评论:万亿国富如何化为国民幸福


 发布时间:2020-11-01 09:35:44

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表示,PPP项目叫好不叫座是一种误读或误解。他解释,PPP项目本身需要可行性研究,需要前期充分的论证准备,而且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实际上要利益共享,风险分担,需要一定的反应时间。史耀斌分析,造成这种误读的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项目本身需要可行性研究,需要前期充分的论证准备,社会资本也要对项目进行充分了解,测算项目合作获得多少权益。项目如何实施和运营,只有充分评估以后,社会资本才会真正下定决心和政府合作,这是需要一定时间的。第二,从国际经验看,一般PPP项目从开始立项到准备,需要6个月或者一年的时间,如果没有进行前期论证、准备,仓促上马,不仅仅是政府公共服务效果不佳,而且也会影响社会资本效益。PPP说到底还是一个新生事物,尽管国外已经流行多年,但对我们来讲,这种大规模在公共服务领域推广PPP模式,还是一个新生事物,因此这些项目推出去以后,社会资本,也就是市场应该有一个反应期,这个反应期的长短根据实际情况也是长短不一的。

第三个原因,PPP项目是一个新生事物,而且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实际上要利益共享,风险分担,在利益共享上,有些社会资本会有想法,能不能真正收到效益,因此需要反应时间,进行评估,所以项目真正签约落地的时间有差异,因此恐怕不是一推出去两万亿,那么两万亿就全部签约,这也是有其合理原因的。史耀斌介绍,对于这些问题,财政部作为PPP工作的主管政府部门要统筹协调,采取了多种措施,财政部要保证社会资本能够有充足的信心和政府合作,参与PPP项目。目前财政部正在研究将政府合同支付责任纳入到政府的预算管理和中期财政规划。今后社会资本担心政府的支付责任落实不到位问题,将得到解决。

“金融危机已经使中国入境游人数出现明显下滑,国家旅游局为了拉动国内旅游市场,已向相关部门提交了‘国民休闲计划’。”这是国家旅游局官员日前披露的消息。据悉,该计划旨在采取具体措施倡导奖励旅游(对优秀员工)、福利旅游(对低收入群体,企业可把奖励旅游、福利旅游支出列入其经营成本)、修学旅游(对学生群体)、银发旅游(对离退休人员)等,引导国民休闲旅游沿着正常、安全、持续的方向发展。“国民休闲计划”,至少听上去很美。当触目惊心的“过劳死”事件并不罕见的时候,中国民众才发现自己原来也是需要休息的。而当“休息”一旦升格为“休闲”,那一份强烈的幸福感真是难以阻挡。从权利的构成而言,劳动是权利,休息也是权利。

对于人的完整关怀,理当是在劳动与休息之间取得一个平衡。随着生产力的进步,更多的休息权利被要求、被实现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这一切显然都是从权利的角度说事,但却不一定是“国民休闲计划”的本意所在。所谓“国民休闲计划”,置换为“国民旅游计划”,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妥。在经济趋向下行的时候,一切刺激性、扩张性经济对策都显得底气十足。这份“国民休闲计划”自然也是其中之一,其本意在于刺激旅游行业的增长,而非关切民生权利的实现,最好不要会错了意思。这不是从道义上的较真,而是直接关系到这项计划的成败。黄金周计划乘兴而来,败兴而去,足以作为前车之鉴。在亚洲金融危机之后,黄金周计划于1999年开始实施时一片叫好,到近几年来却几乎成了众矢之的。

其症结就在于,它不是基于权利的考虑,而完全是一个功利化的制度设计。黄金周计划实施之初的被高估,是因为它确实大大刺激了国内旅游市场。而此后它的被抨击,是因为它给交通等行业带来了严重的压力。变化的不是黄金周制度本身,而是经济形势的冷暖,在紧缩状态下它大受欢迎,到了过热状态下它一定会饱受诟病。人们在忙于阐述自己主张的时候,不自觉地都将黄金周作为了一种调整经济周期的手段,却忘了公众休息权利本身,它的始乱终弃的命运就在所难免了。惟一让人意外的是,在刚刚把黄金周踹翻在地的时候,经济周期却奇迹般地重演了。当我们又一次想要从黄金周那里榨取黄金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多少有点不好意思了,惭愧之余只好换一种“国民休闲计划”的说法吧。

不过,客观地说,区别还是有的。黄金周制度侧重于旅游时间的开发,拿出了五一、十一让人们出门旅游。而“国民休闲计划”倾向于目标人群的开发,比如优秀员工、低收入群体、学生群体、离退休人员等等。时间资源的利用,至少从时间总量上看,已经很难逆转。取消黄金周的时间,已经被零散地分配到传统节日之中。在工具化的思维模式下,黄金周的复辟不是没有可能。更让人悲观之处还在于,动员目标人群旅游似乎并不容易。低收入群体是愿意要真金白银的工资,还是愿意空着肚子旅游,这是个问题。而奖励旅游的提法,很可能打开潘多拉魔盒,让公款旅游借尸还魂。休息、休假、休闲,事关经济刺激,更涉及民众长远的福利与权益。

这些方面的制度设计,不能仅仅局限于功利化、工具化的考量,而应当放宽眼界为民众提供更为稳定的利益预期和消费动力。否则,“国民休闲计划”不仅无法避免黄金周制度的命运,而且其拉动旅游市场的效果也值得怀疑。(周东飞)。

国富 社会 国民

上一篇: “全球负债钟”显示全球政府负债已破35万亿美元

下一篇: 中国联通:全面排查不限量套餐宣传不规范行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4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