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花钱多享受 杭州“穷游一族”春游很精


 发布时间:2020-10-18 15:40:14

位于杭州拱墅区京杭大运河边的西岸国际艺术区迎来一辆旅游大巴,一群年轻人从车上鱼贯而出,顿时被眼前的一栋栋上世纪遗留下来的工业建筑所吸引,纷纷取出相机争相留影。这些经过艺术化处理后的老厂房、老仓库,一转身成了颇具现代气息的创意基地。日前,记者在采访中获悉,随着杭州文化创意产业的不断发展,各具特色的LOFT创意产业园区也成了“五一”旅游的新亮点。这是一个来自江苏扬州的旅游团,团员基本上都是二、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导游小杨对记者说:“这个旅游点是临时加上的,原本并不包括在旅行的行程当中,昨天晚上有几个游客提出想看看杭州的创意社区,很多人对这个想法表现了很浓厚的兴趣,所以我们临时增加了这个点。

”据西岸国际艺术区现场管理人员介绍,“五一”期间已经有好几批游客前来该园区参观。据了解,最近几年,杭州创意产业发展迅速,一批极具特色的创意产业园区纷纷出现,而这些创意社区与传统的艺术区又有着很大的不同。往往是将工业文明时期遗留下来的陈旧建筑进行再次利用,改变其使用功能,经艺术化的处理后,变得和环境既和谐又时尚。按照工作、居住、休闲的模式,把原本粗糙破旧的工业设施,转型为城市中富有创意的文化中心,甚至成为城市艺术文化的新地标。“现在全国都在搞创意,流行头脑风暴,但是真正有成就的也不外乎北京、上海等地,而杭州最近几年在这方面取得成就是有目共睹的。”在杭州LOFT49创意基地,一位从事广告设计的游客说道,“作为靠创意吃饭的广告人,我觉得即使是出来旅游也不能忘记工作,来这些运作得很出色的地方看看,也许就能产生智慧的火花。

”在这些园区内,书画展、摄影展等艺术展常年对外开放,而许多名家长期留守创作,众多知名创意企业入驻也成了吸引游人的因素之一。记者在采访中也发现,不仅是杭州拱墅区西岸艺术区和LOFT49,包括A8艺术公社、西湖创意谷、之江文化创意园、湘湖文化创意产业园等在内的一大批创意基地都吸引了许多游客的目光。到杭州创意基地游览的客人都对这一类新兴的产业形式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创意基地俨然成了这个“五一”杭州旅游的一大亮点,未来发展的潜力无限。(完)。

就像坐过山车似的。”1月10日,是除夕前一天1月21日火车票开始发售的日子,春运探亲流最高峰的时段莫过于此。在北京工作的黑龙江姑娘井小姐通过电话预订抢到一张最为紧俏的东北线动车票。井小姐说,这是她在北京工作5年后第一次通过自己努力,买到直达家乡“不加价、不加量”的火车票。春运心情一:伤心 “我曾因没买到火车票在办公室哭了一下午。” “去年是曲线救国,买火车票到沈阳,在朋友家住一夜后换车回的家;前年是找的票贩子;2009年是爸妈掏钱帮买的机票;2008年是坐从泰州途径北京到哈尔滨的过路车,无座票,幸好上车时有空座。”井小姐的家在距离哈尔滨车程4小时的一个小县城,因为路途遥远,假期寥寥,她几乎每年都只有春节一次回家机会。回想过去4年的春运旅程,单单订票这个环节,就让她眉头紧锁,一脸愁容。

“我每年都会在能够订票的第一时间出现在车票代售点甚至火车站售票窗口,但从来从来没买到过直达哈尔滨的火车票,哪怕我顶风冒雪排在很靠前的位置。”东北方向的火车票从来都是紧俏之物,特别是终点站为哈尔滨方向的火车票,往往在车票预订开始后就瞬间被抢光,很难买到卧铺或动车车票,有时甚至连硬座都难抢到。“前年因为没订到火车票,我坐在办公室里哭了一个下午,老板实在看不下去了,偷偷塞给我一个1000块钱的红包,说是让我去买机票。”井小姐说,那年因为认识了个旅行社的朋友,说可以帮她搞到动车票,另外一个同事说她有十足把握的“关系”可以买到合适的票。于是,在放票第一天排队购票无果后,井小姐开始静等她的“双保险”出结果。但在离预订回家日期还差2天的时候,她的“双保险”突然变得完全没谱了。

旅行社的朋友开始电话不接、短信不回,而同事的“关系”也开始闪烁其词,一直在说“耐心等等、再等等”。放假前一天,井小姐的车票还没有影踪。而当时的机票,除了2000多块钱的全价头等舱,已经没有其他选择。井小姐在几个机票查询网站和火车票转让网站转悠一下午,四处碰壁,她终于在收到妈妈“订到票了吗”的短信后“崩溃”。“当时眼泪瞬间就涌出来了,还不好意思让同事看见,就自己在小格子间里抽泣。越哭越委屈,就越止不住。” 井小姐说,后来她全然不顾及老板就在隔壁的情况,四处打电话找票贩子,语气和声调也渐渐失控。“一张票面价值285的动车票他们敢再加300块钱往出卖,你说他们要不要脸?”井小姐想从网站上转让火车票的信息中寻找到一个非黄牛的卖家,始终无果。“后来,我老板把我叫到办公室,单独给了我一个1000块钱的红包。

说是因为工作努力特别给我奖励,让我买机票回家。”井小姐说,当时她觉得特别不好意思,这1000块钱极有可能是老板自掏腰包拿的。但她还是果断地道了谢,把红包揣进口袋。不过,她还是没舍得去买机票,最后跟一个票贩子砍价,以多加200元的价格买到了回家的票。“跟票贩子打交道的乘客绝对是弱势群体,卖方市场中,铁老大最牛,票贩子第二牛。爱买不买,态度恶劣,一锤子买卖的他们又不需要回头客。而且一直到车开前,乘客都得担心票是假的,根本不会有权威机构给车票验证真伪。” 春运心情二:纠结 “也不是买不起机票,只是实在舍不得” 井小姐供职于北京的一家网络公司,月薪四五千元足够支付一张飞机票钱,但她不到万不得已,从来舍不得买机票回家,特别是全价票。“说得直接点,就是舍不得钱。

2000块钱,买个小相机或手机好不好呢?就算经济舱的1000多块钱,比正常车票多700多块钱,也够小长假出去玩一圈的了。” 和井小姐一样,很多在北京核心商务区上班的小白领,拿着不高不低的薪水,争扎在已经“脱贫”和尚未“致富”的夹层地带。井小姐们已经不能像出毕业学生般心甘情愿挤硬座、哪怕站票回家也hold得住,但又觉得打“飞的”对自己来说,还是件相对奢侈的事情。“坐飞机回家还有个问题,到了三九天,说不上是啥天气。万一赶上下雪,起也起不了,落也落不下,心里更着急。”井小姐说,有一年爸妈掏钱帮她定的回家的机票,当她从住的地方去机场时,爸爸也从家里出发开车去哈尔滨机场接她。但当她到机场以后被告知因为南方冻雨,航空公司的飞机都被困在了广州、杭州,航班取消大半。

她的航班虽未取消,但起飞时间无限拖后。“我被拉到宾馆休息时,爸爸就在机场的停车场里睡了半宿。” 所以,多种原因综合下来,井小姐还是觉得坐火车回家最经济便捷。

穷游 小姐 杭州

上一篇: 业绩大戏提前上演 “三新”概念股或成追捧焦点

下一篇: 甘肃省兰天系列小麦新品种选育取得突破性进展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9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