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危机肆虐欧洲 德国“大哥”不好做


 发布时间:2020-11-22 05:03:21

财政部和国内银行业已就私人债权人自愿参与第二轮希腊救助计划达成一致,涉及金额为32亿欧元(约合46亿美元)。当天,朔伊布勒在与德国金融界高管会谈后强调,有关细节将在本周日前最终敲定。据悉,德国银行共持有约100亿欧元(约合145亿美元)希腊国债,各金融企业将本着自愿的原则同意债务延期,以避免希腊债务重组,导致欧元区债务危机进一步恶化。去年5月,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出台1100亿欧元(约合1597亿美元)希腊救助计划,其中向希腊提供的第五笔款项原定今年6月底前拨付,但由于希腊未能按期实现减赤和经济改革目标,这笔款目前尚未给付。欧盟强调,若要获得下一批贷款,希腊议会必须通过新的经济调整方案。希腊议会6月29日以微弱多数通过政府提出的经济调整方案,又于30日通过一项法案,以便执行经济调整方案,获得摆脱债务危机急需的救援贷款。按计划,欧元区财长将在7月3日举行的特别会议上作出是否向希腊发放下一笔贷款的决定,并在11日召开的月度例会上讨论对希腊的第二轮援助问题。

(记者胡小兵)。

“债务上限”危机再次困扰美国,美国财政部长杰克 卢26日表示,如果国会不采取行动提高债务上限,金融动荡局面更加严峻,并且美国极有可能在十月中旬丧失借贷能力。为此,美国政府需立即行动,民主党、共和党要达成共识,消除债务上限危机。报道指出,10月中旬近在迟尺,国会倍感压力重重。在此之前,国会不得不就支出预算计划和提高债务上限方案进行协商,从而达成一致。但是,倘若协商失败,美国可能会面临即时现金短缺,财政部债务违约,社会保障和公共支出减少等一系列困境。卢在致函共和党众议院议长约翰 博纳时称:“国会需要尽快采取措施,履行其责,避免债务违约问题。”他继续称:“国会要在10月中旬前采取行动,以免后患无穷。” 不过,报道表示,共和党利用“债务上限”为契机,推动公共支出减少,与他们在2011年行为如出一辙。还有一些共和党人士旨在推迟奥巴马总统签署的医疗保健改革。奥巴马和民主党则表示,在债务上限问题上,不会就此协商。报道指出,当前债务上限危机在年初刚刚稍有缓解,5月份又再度浮出水面,迫使政府只能用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维持正常的政府运作和债务偿还工作,比如暂停向政府养老金发行国债。

卢表示:“这些措施只能撑到10月中旬,我们也不能估算耗尽现金的准确日期。” 报道进一步指出,债务上限争议不断,并且十分复杂。国会会期短,届时通过立法保证美国政府平稳度过9月。倘若立法未能通过,联邦政府或将“关门大吉”,暂时不会有国债违约风险。议院筹款委员会资深民主党人桑德尔 莱文表示:“共和党需放弃边缘政策,回归国会,进行协商,从而最终达成共识。”(实习编译:王晏如, 审稿:李娜)。

针对外界关注的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问题,财政部部长楼继伟28日表示,将进一步加强高风险地区债务监管并督促地方研究制定逐步化解的措施,严格控制地方政府新增债务。受国务院委托,楼继伟向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作关于今年以来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楼继伟表示,下一步将强化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有效防范财政金融风险。楼继伟指出,将坚决制止地方政府及所属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团体、融资平台公司违法担保承诺或违规融资行为。健全债权债务人对账机制,做好债务数据统计工作,全面动态监控地方政府性债务情况。同时,将地方政府债务分类纳入预算管理,研究制定地方政府债务风险预警办法,建立规范的地方政府举债融资机制,完善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制度,提高政府财政运行透明度,努力防范财政金融风险。记者韩洁、陈菲。

本报维也纳电 记者谢飞报道:惠誉近日确认了奥地利AAA级的主权信用评级,并将奥地利的展望评级定为“稳定”。今年,为了救助海珀银行,奥地利公共债务不断增加,预计将超过经济总量的80%。惠誉认为奥地利总体债务水平仍有下降趋势,且该国经济基本面良好,失业率、经济增速等都处在较为理想的状态。但是,进一步稳定财政仍是奥地利政府目前面临的重要任务。与此同时,惠誉对奥地利今年经济增速预期为1.3%,并有望在短时间内将债务水平降至欧盟规定的60%以下。

据路透社21日援引一位欧盟官员的话称,希腊与国际债权人已达成协议,债权人将在短期内重返希腊,与希腊政府就养老金、税收和劳动力市场结构性改革进行谈判,以使得希腊能获得更低利率的贷款。据悉,希腊需要在今年三季度前获得一笔新的贷款,用来偿还届时将到期的860亿欧元债务。然而去年年底雅典发生的罢工还是打击了债权人信心。目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主要欧元区国家就希腊的债务问题存在矛盾,其中就包括如何使经济运转更有效率以及使公共财政可持续发展。IMF认为,希腊的养老金制度应该进行一次比此前任何一次都更深入的改革,而希腊则坚决拒绝针对养老金的改革。一些欧元区国家则表示,目前达成的改革已足以使希腊达到并保持其目标,即从2018年起债务只占GDP的3.5%。对此IMF却表示,在进一步进行税收和劳动力市场改革的情况下,目前的改革也只能产生1.5%的盈余。

此外,IMF认为希腊需要大量的债务减免,而多数欧元区国家却并不如此认为。(张枕河)。

希腊 债务 欧洲

上一篇: 武汉城市三环公路全线贯通 大武汉交通全面改观

下一篇: “泛亚”风波引发行业思考 大宗商品交易监管难题待解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3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