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生日宴的“慈善元素”值得肯定


 发布时间:2020-11-22 03:24:30

2016年至2017年间,中国城市社会捐赠呈增长态势,北京、广州、深圳、上海等城市的综合指数位居全国前列。第五届“中国城市公益慈善指数”从社会捐赠、志愿服务、政府支持等方面和“结构”“规模”“贡献”“可持续性”四个维度,对中国内地221个样本城市上述两年的公益慈善事业进行分析。样本覆盖人口达6.35亿,占全国总人口近五成,具备一定代表性。数据显示,过去两年间,在社会捐赠方面,样本城市2017年的社会捐赠总额为660.1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86%。在志愿服务方面,样本城市的注册志愿者人数为6218.77万人,同比2016年增长15.87%;年度志愿服务总时长为17.94亿小时,相当于近90万名普通职工全年的工作时长。根据指数分析结果,中国内地各地区慈善事业发展水平还存在较大差异。在综合指数得分前100位的城市里,东部占七成;在得分前10位的城市中,东部占8席,西部和中部各1席,可见东部城市慈善事业的发展水平明显高于中西部地区。

此外,数据显示,东部城市的慈善事业发展比较均衡,而中西部城市的慈善发展水平参差不齐。从省份来看,综合指数得分前100位的城市中,江苏省、浙江省、广东省等五省的城市占比近七成,显见慈善事业发展水平与区域经济发展水平密切相关。中国慈善联合会称,越来越多城市意识到慈善事业的重要性并将其纳入政府顶层设计中。如广州市提出创建“慈善之城”等,全国已经有十几个城市开始在政策引导、资金扶持等方面全方位打造“慈善城市”。

美国是发达世界中贫富分化最大的国家,对富人也特别优遇。其中的一条,就是富人的税特别低。奥巴马刚刚说给富人加点税,共和党就口诛笔伐,说这是“阶级斗争”。如今美国最富的人,联邦所得税率仅为35%。由于这个阶层大部分财富来自投资,缴纳的是资本增值税,税率就更低,15%封顶,实际还要低不少。这就导致了巴菲特所说的他的税率比他的秘书还低的现象。最近《纽约时报》发表一篇文章,讲纽约富人上世纪60年代和今天的生活对比,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对富人的税率优惠对他们生活的影响。1966年,收入过10万美元(相当于今日的70万美元)的美国家庭,所得税率为70%。这已经让当时的富人欢天喜地了。要知道,这个税率,是两年前从90%的水平刚砍下来的。至于长期的资本增值税,1966年是14%,如今仅8.85%。

显然,富人手里留下的钱多多了。可惜,从税里省下的钱,要花在房子上。1966年,在纽约上等区的高层中买套一卧的公寓还不到两万美元,三卧的不到八万美元。换算成今天的美元价值,就分别是22万美元和60万美元。但是,如今同样地点同样建筑中一卧将近94万美元,三卧要180万美元。这也难怪,许多华尔街的成功人士,居然觉得纽约住不起、不属于他们。比如,一位年收入高达35万美元的市场经理就哀叹,他所希望的纽约生活不在他所能承受的范围之内。如今占领华尔街运动风起云涌,对华尔街一片喊杀声,政府不停调查金融黑幕,各大金融集团被迫限制奖金红利的额度,华尔街弥漫起一片悲催的气氛来。相比之下,也许上世纪60年代多缴税少花钱买房的日子更舒适些。一些保守派经济学家,不喜欢福利,不喜欢医保,不喜欢奖学金,抛出了不少理论,其中有些还不乏洞见。

比如,为什么医疗那么贵?因为医保太慷慨,反正病人不花自己的钱看病,医院要价高大家照样来。这样就只有涨价的动机,没有降价的竞争压力。大学费用为什么攀升?最近有研究指出,关键在于奖学金太优厚。如果你拿别人的钱支付大学费用,当然要挑肥拣瘦,哪个贵上哪个,不会想着怎么节约。一句话,买方钱多了,需求大了,价格就会提高。纽约的房价,当然是大家从自己的腰包里支付的,不能和上面的例子相提并论。但也并非没有共同的逻辑。当富人越来越富、政府又对富人格外慷慨、大砍税率时,富人手头的钱就出奇的多。钱一多,自然挥金如土。在纽约这种金融中心,富人云集,大家都挥金如土地往里挤,自然就把房价抬得高不可攀了。最终,富人也并不能享受与其财富相应的生活质量。薛涌,旅美学者。

富人 慈善 宴会

上一篇: 中国纺织工业发展的新形态正在酝酿形成

下一篇: 百度双管齐下 两大核心生态带动未来增长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2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