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东京商工调查 日元贬值打击近半数日本企业


 发布时间:2021-04-09 01:16:30

唯有时时处处以公众切身利益为重,才可能实行全方位改革。否则,难保不因为简单、粗陋,甚至因为刻意地遗忘、刻意地突出、刻意地简单与粗陋,延续乃至造成对公众切身利益的更大程度的伤害,形成不改革百姓苦,改革则百姓更苦的恶性循环。现行以城镇在岗职工、即财政供养人员及大型国企与部分合资企业员工的平均收入为社会平均收入的工资统计制度弊端明显,早已成为公众不满的对象。但因之实行改革,却务须为全方位的改革,而不能单纯为扩大统计范围、实行全覆盖统计的改革,否则是错上加错。因为既有模式之弊,深深渗透进各项制度设计中,特别对弱势群体,已经造成了实质性伤害。以社会化养老体系为例,费用征缴及养老金发放,皆与或主要与城镇在岗职工平均工资挂钩。大致说来,与彼时之设计初衷,主要为解决国有、集体企业的养老问题,而并非为解决全社会的养老问题有关。统计标准就这样被绑架。如果单纯扩大统计范围、实行全覆盖统计,将私营企业从业者与个体工商户包括在内,自然更可能实现数据的真实。毫无疑问,有弱势群体渗入,数据将大幅下滑。于是问题出来了:劳动者及企业此前是以被人为抬高的工资标准为基数来缴纳各项社会保障费用的,能够享有的社会保障,自然也是以此较高的基数为基础,并形成平衡的。

现在,通过统计制度改革,回归数据的真实,如果维持原有返还模式不变,与真实数据挂钩,则劳动者及企业此前在社会保障方面的支出与改革后的回报,不能成公平的比例,用社会保障费率乘以被人为抬高的基数与真实数据之间的差额,便形成为劳动者及企业在社会保障方面的不公平、不合理负担,或者说是没有任何回馈的特别税!数额之巨,可能要以万亿为单位计算。(《人民日报》) 仅在社会化养老层面上,单纯统计方式的改革,就可能演变为洗去部分弱势劳动者及企业收入、公平回报权益的改革。因为财政供养人员的各项社会保障依然处于封闭运行状态,与公共财政挂钩而不是与平均工资挂钩,被洗去收入以及公平回报权益的只可能是弱势群体。尤为可怕的是,理论上说,平均收入还应将农民包括进来,一旦成为现实,数据将再次巨幅下滑,一洗再洗,纳入社会保障体系的劳动者养老金之最重要的基础养老金部分,大部会被洗掉,劳动者及企业此前之付出,相当部分会清零归于虚无。因此,就社会化养老体系论,必须放弃与平均工资挂钩的现有模式,与国际接轨,实现缴费及养老金发放与个人实际收入、实际缴纳金额挂钩。

一则更能够实现享有保障的公平。因为过于与社会平均工资挂钩,现有模式下,实际越是少交越占便宜,越是多交反而越吃亏,在变相鼓励个人与企业偷逃;二则不会无端加重弱势群体负担,以致逼迫其弃保。弱势群体之收入水平本来与社会平均工资差距甚大,何况后者还大幅被人为抬高了,即便是允许以60%的比例交纳,可能也远远超出了弱势群体的支付能力,交不起,则只能弃保。尽管弃保必然造成老无可养,但现在都顾不了生活了,还顾得上养老吗? 这样,也就很容易处理上述遗留问题,因为标准被人为抬高、劳动者及企业此前之超标准负担能顺利转化为届时更高标准的养老金返还,绝不致化为虚无,被清零、洗掉。实行全方位改革之源,为时时处处以公众切身利益为重;唯有时时处处以公众切身利益为重,才可能实行全方位改革。否则,难保不因为简单、粗陋,甚至因为刻意地遗忘、刻意地突出、刻意地简单与粗陋,延续乃至造成对公众切身利益的更大程度的伤害,形成不改革百姓苦,改革则百姓更苦的恶性循环。(许斌)。

中央企业这几年负债率保持稳定,9月末负债率比年初下降0.2个百分点。从结构来看带息负债规模可控,带息负债占总负债比例比较低。多数企业负债率都实现下降。总的判断是,中央企业债务风险总体可控,多数企业的资本结构是稳健状态。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今日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2017年三季度中央企业经济运行情况。有记者问,近期,国务院常务会议把国企降杠杆作为去杠杆的重中之重。请介绍一下,中央企业在降杠杆、减负债、控风险方面的情况? 对此,沈莹指出,降低企业杠杆率也是中央企业贯彻落实稳中求进总基调的一个重要举措。也是企业实现健康发展的内在要求。党中央、国务院对国有企业的降杠杆工作非常重视,做了系统部署,特别强调要把国有企业降杠杆作为去杠杆的重中之重。她介绍,国资委高度重视中央企业的杠杆管理工作,特别是债务风险控制工作,在2009年就探索建立中央企业的债务风险管控机制,实行“五控制”,包括控行业标准,根据不同的行业设不同的警戒线;控财务杠杆就是对高杠杆的企业分三类进行管控,包括重点关注、重点监控、特别监管三类,从负债规模和负债率两个方面“双管控”;还有控投资规模、控风险业务、控财务风险。

她明确,上述措施的总体效果还是非常不错的。中央企业这几年经营规模发展比较快,但负债率保持稳定,9月末,中央企业负债率比年初下降0.2个百分点。从结构来看,带息负债规模也是可控的,带息负债占总负债比例是比较低的。多数企业负债率都实现下降。总的判断是,中央企业债务风险总体可控,多数企业的资本结构是稳健状态。她进一步指出,下一步,按照国家关于国有企业降杠杆的总体工作要求,国资委正在研究下一步的工作对策。我们也把降杠杆、减负债作为中央企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个重要任务来抓。这个过程中,我们要抓住当前稳中向好、企业效益好转的有力时机,积极稳妥推动中央企业降杠杆、减负债工作。具体有几个方面的安排: 一是推动企业强化内部管理。杠杆的问题,实际上是企业管理的一个重要方面。我们将通过持续开展瘦身健体、提质增效工作,使企业经营效益进一步提升,继续延伸中央企业自去年四季度以来经济效益持续提升的态势,增强企业资本积累能力。

同时,积极盘活存量资源,提高企业存量资源的使用效率,特别是通过加快资金周转、减少低效占用,提高资金使用效率。比如,我们通过推动中央企业集团内部通过资金集中管理来减少资金的沉淀;通过更加严格的资金的开支标准的管控,落实资金使用的责任,提高资金的效率和效益。从管理的角度来讲,就是让存量资源更好地产生效益。二是推动优化企业的资本结构。从企业来讲,衡量企业杠杆的指标主要是资产负债率,资产负债率也是衡量企业资本结构的重要指标。优化资本结构就要增加直接融资,直接融资就要通过上市的增发、混合所有制的改革、引进投资者、加大企业之间的资本合作等方式开展多渠道的股权融资。开辟多种渠道筹集直接融资的资金。同时加强重大项目的融资渠道的开拓,建立多渠道降低企业债务的机制,优化资本结构。总的来说,要用好资本市场、用好存量资金,通过各种方式来组合现有资源,增加我们企业直接融资的比例。

三是充实企业资本规模。一个方面从国资委来讲积极开展国有资本投资运营试点工作,通过投资运营试点工作探索多渠道的补充国有资本的机制。同时也积极开展市场化债转股,探索创新市场化债转股的模式。目前,中央企业在有关部门的配合下,债转股工作取得一定成效,有36家有意向而且条件较好的央企正在开展这项工作,14家已经签订了债转股协议,达到4400多亿的规模。四是管控好企业债务风险。管控风险就是要继续完善债务风险的管控机制,要从负债规模、负债率“双管控”的角度对企业投资、资金使用开支等方面要加强管理,特别是要提高企业创现能力,对企业的债券风险要进行摸底清查。同时做好去产能和“僵尸企业”的债务处置工作。

企业 日本 日元

上一篇: 中国赋予更多城市地方立法权 明确"税收法定"原则

下一篇: 国内彩电业或迎30年来首次负增长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46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