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合组织成员国将优先落实交通能源等合作项目


 发布时间:2021-04-09 01:26:31

【时评】我们不能失去更多的“阿里巴巴” 《中国经济周刊》特约评论员 葛丰 中国本土电商巨头阿里巴巴登陆美股,按照招股计划估算,这宗IPO最高融资规模可达243亿美元,创造美股最高融资额纪录。阿里巴巴路演期间即获追捧。今年上半年,通过阿里巴巴平台完成的交易额占到中国零售总额的8%,而且更重要的是,这样一家巨无霸式的企业目前仍处于快速增长中,其交易量与收入均以年均50%左右速度上升,利润上升则还要更快。阿里巴巴堪称改写了中国内地零售业态(其实还包括相关产业,譬如物流、IT、通信、支付、商业地产,等等,甚至还影响到居民生活、社交方式),也是深度契合中国经济转型趋向的“国宝级”企业。

其登陆美股固然可看作中国经济不断融入且逐渐反哺全球经济体系又一例证,但另一方面,只要稍稍回头看看中国A股优质上市资源如此之少,中国内地投资者长期投资回报率如此之低,我们就不能不对阿里巴巴舍近求远深以为憾。阿里巴巴的“外资企业”身份(境外注册)以及二元制股权结构,是其与A股市场现行规则间最直接的抵牾处,而由此所牵扯出的,实则还是中国内地迄今仍在纠结的金融与经济何者为先,以及稳定与发展如何实现辩证统一等更具普遍性与长远性的大课题、大挑战。相比于经济,金融是第二性的,也就是说,一个运转良好的金融体系,终究是要以服务、服从于实体经济为目的的,但是反观中国的情况却是,基于种种政策考量,中国的金融体系与经济单位被人为安排为国有/非国有二元分立,这其中,对于国有金融机构(垄断把持正规金融体系)与国有企业(对经济增长贡献率已经退至50%以下)而言,金融供给的规模与价格都是“超经济”的,而对于非国有金融机构与非国有企业而言,其在现有制度框架内总是处处处于被抑制的状态。

如今的阿里巴巴当然已无需受制于融资瓶颈,然而,大量代表产业发展方向的初创型企业却因A股现行规则的不能灵活变通而挣扎在扭曲的金融生态中。譬如有资料显示,目前中国的中小企业数量已经占到企业总数的99%,产值、利税、吸纳就业人数分别占到全部企业的60%、40%以及70%以上,但是目前80%的中小企业主要依靠自有资金来开办和扩张,90%以上的初始资本来源于其主要的所有者、合伙发起人和家庭。中小企业在创业前5年中得到的贷款,只占银行贷款总额的1%,而银行贷款,又是中国所有资金供给渠道中最主要的组成部分。

导致这种现象的原因除了根深蒂固的所有制偏好,另有对市场“欲说还羞”的不信任以及对进展过快可能导致系统性风险的过度忧惧。但问题是,静态的稳定终究是一种低水平的稳定,缺乏生机勃勃的实体经济坚实支撑的金融体系终究又有多少稳定与安全可言? 我们也许可以“失去”一个阿里巴巴,但我们无论如何,无法承受失去一批成长中的“阿里巴巴”之痛。

在广州召开今年第一次会议的亚太经合组织工商咨询理事会(ABAC)对外发布了会议成果,并表达了来自APEC各成员经济体的众多工商界人士的期待。他们呼吁,加快实现贸易便利化,以更高的效率促进商业发展,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刺激经济增长。ABAC是亚太地区工商界参与APEC的主要渠道,也是APEC中唯一代表工商界的常设机构,该机构每年会直接向APEC各经济体最高领导人呈交咨询报告,传达来自工商界的声音。在本次主题为“21个经济体,21世纪共同繁荣”的会议上,ABAC确定了今年的五个要务,其中包括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加强食品与能源安全,给中小企业可持续发展创造更好的发展环境。ABAC区域经济一体化工作组表示,将会通过推动经济体内实现单一窗口大通关以及建立AEO(通关优惠待遇)运作机制,来推进亚太地区贸易往来的便捷。目前,他们将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谈判作为工作的重心。与此同时,他们还将致力推进服务贸易的自由化,促进政策法规一致性,以实现区域投资便利化。

在“可持续发展”领域上,ABAC今年将重点关注食品安全、能源安全、水资源安全及相关的环境产品与服务。而对于中小微型企业,ABAC将会继续协助他们争取更加积极有效的政策措施,并增强相互合作的包容性。ABAC还首次把关注女性在企业地位的议题纳入讨论,以消除贸易往来中存在的性别不平等因素。而今年的ABAC年度中小企业峰会将会在秘鲁和美国檀香山举行。ABAC成员力争在年底前取得切实成果,并通过在亚太区域实现平衡、创新、包容、可持续及稳健的增长,争取在实现“21世纪共同繁荣”这个目标上取得重大进展。(完)。

这意味着中国的消费市场具有极大的广度和深度。特别是在经济复苏的环境下,在政府政策的推动下,各个层次的消费增长都表现出强劲的动力。就投资而言,基金主要关注以下几个方面:消费升级驱动下的传媒、旅游、服装、地产、汽车等方面的需求将继续改善;家电、家具等销量的增长;通胀压力加大将拉动可选消费品(特别是奢侈品)价格的上涨;农村市场的进一步强化和深化将继续推动家电、经济型汽车等需求的增长;海外市场好转将拉动纺织服装、家具家电等产品的出口持续改善。值得注意的是,部分基金经理表示,目前来看,大消费类个股估值不低,对于涨幅应有理性预期。“逆市增持”二线地产股 房地产调控政策自12月开始密集出台,房地产板块“跌跌不休”,成为四季度以来表现最差的板块。

在宏观调控压力影响下,基金减持房地产股意愿十分坚决。然而,从年报数据来看,对于增长迅猛的二线房地产公司,基金则表现出了相当浓厚的兴趣。基金投资二线地产股的特点可以归结为两个字:扎堆。第一种情况是,多家基金扎堆某二线地产股。例如,福星股份被基金“全控”,前十大流通股东全为基金身影,这种现象并不多见,10只基金共计持股数占流通股总股本的25.39%。其中,包括富兰克林国海弹性市值、华夏红利、广发大盘、汇添富焦点、中邮核心成长和汇添富优势精选均为4季度大举建仓跻身该股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在泛海建设上,7只基金扎堆其中,包括华夏蓝筹核心、易方达价值精选、博时价值增长、融通新蓝筹等4只基金均在去年四季度进行了增仓,大成蓝筹稳健和华夏盛世精选则为新建仓。

在卧龙地产上,8只基金扎堆,其中嘉实稳健、广发大盘、广发聚丰、嘉实策略增长、天弘精选、工银瑞信红利、中银持续增长和中银动态策略均为去年4季度大举建仓。扎堆的另一种表现则为,同一家基金公司旗下的多只基金扎堆某二线地产股。例如,渝开发为华夏基金的独门重仓股,其年报显示,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华夏基金旗下7只基金齐现身。和去年三季末相比,华夏大盘精选、华夏优势增长、华夏策略、基金兴华4只基金持股不变,而华夏蓝筹核心、华夏红利和基金兴和3只基金为四季度最新入驻。中天城投在去年4季度遭遇华夏基金和汇添富基金的集体抢筹,从该股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来看,华夏系基金占据4席,汇添富旗下基金占据3席。

刚“摘帽”的鲁商置业年报则成为易方达的重仓股,其前十大流通股东中,易方达旗下5只基金占据5个席位,除易方达科汇为最新进驻外,其余早已潜伏其中的另外4只基金则均在4季度进行加仓。冠城大通则成为嘉实基金的重仓股,从该股年报来看,嘉实基金旗下4基金在去年4季度集体“抢筹”,其中包括嘉实稳健、嘉实策略增长、嘉实服务增值行业和嘉实研究精选。对于基金青睐二线地产股,天治基金研究总监吴占峰表示,二线地产公司的差异非常大,各自的土地储备、拿地能力、开发能力差异非常大,不像一些龙头地产股这么透明,因此对于二线地产股的投资不能一概而论。一些二线地产股的营业模式、资产状况等不太透明,可能会蕴含一些机会,但也有比较大的风险,需要仔细甄别。

“密集潜伏”区域热点 从海南岛到西藏、从新疆到重庆、从珠海横琴到安徽,资本市场的区域板块概念汹涌澎湃,各个板块依次开花,各种“龙头”轮番被“炒”。随着“两会”的召开,基金等机构更是加大了对区域板块的关注热情。从部分区域热点上市公司的2010年年报中可以发现,部分“先知先觉”者早已潜伏其中,获利颇丰,而多家基金扎堆热点区域龙头股的现象尤为突出。例如,表现亮眼的新疆板块中,特变电工、中泰化学、美克股份以及青松建化等,多只基金在去年4季度就已潜伏其中。其中,青松建化被5只基金重仓持有,嘉实主题精选、富国天瑞强势地区、泰达荷银行业精选等3只基金均为去年4季度最新“进驻”。

此外,还有6只基金扎堆持有特变电工,其中,兴业趋势、嘉实主题精选、易方达50指基、银华核心价值精选等4只基金均为最新“进驻”。美克股份也是受到6只基金的青睐,华夏行业精选、中海分红增利以及汇添富焦点等3只基金为最新“进驻”。4只基金“潜伏”进入中泰化学,其中兴业社会责任、嘉实回报灵活配置和嘉实主题精选为最新“进驻”。从安徽板块上市公司的年报可以看出,基金扎堆现象亦非常明显。例如,皖维高新年报显示,前十大流通股东中,基金就占据了8席。其中,广发稳健增长、华夏盛世精选、金鑫证券、兴华证券为4季度最新“进驻”。合肥百货前十大流通股东中,基金同样占据8席,其中,汇添富均衡和华夏盛世精选均为去年4季度最新跻身进入。

虽然多数基金也认为,在经济向上政策向下、市场缺乏整体性机会的条件下,区域板块由于受政策的持续支持而有望成为贯穿全年的投资热点。但在区域经济的主题投资遭遇轮番“炒作”之后,部分基金经理对该主题投资流露出谨慎的一面。海富通基金认为,福建、新疆、海南等热点板块并不能完全笼统投资,而是需要将区域概念贯穿至具体的优势和特色行业中,比如新疆的传统优势在于自然资源、福建在于台海之间的经贸交流等,相关上市公司需要进一步的调研和分析。招商基金研究部副总监陈玉辉亦表示,对于区域经济的主题投资,市场上确实存在着较多的噪音,所以需要认真挖掘确实受益、成长性良好、有投资价值的上市公司。

但区域主题的炒作也蕴藏着一定的风险,一是在资金的推波助澜下,区域板块上市公司呈现普涨行情,许多公司股价已经脱离基本面,估值已经显著高估;二是区域规划和振兴,尤其是产业转移和产业结构升级是国家面临的长期艰巨任务,存在一定不确定性,而上市公司作为微观经营主体也可能面临预期落空的风险。(记者 吴晓婧)。

成员国 区域 经济

上一篇: 2018金砖国家青年创客大赛(中国赛区)在昆明开赛

下一篇: 海南政银企合作促优质医疗资源延伸到贫困地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1.51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