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四名厅级干部因涉嫌受贿等被依法立案侦查


 发布时间:2020-10-18 12:18:05

福建省三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了福建全省法院少年审判工作会议,旨在完善少年法庭审判制度,更好的用“爱与法”护航未成年人成长。据悉,我国第一个少年法庭成立于1984年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30年来,少年法庭现已发展成为人民法院的重要审判机构。2006年8月,福建省三明市作为第一批全国法院未成年人案件综合审判庭试点单位,揭开了福建省少年法庭发展的序幕。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4年,福建省各级法院少年法庭共判处未成年罪犯14937人,其中免于刑事处罚287人,适用缓刑4162人。

审结涉未成年人民事案件14544件,审结涉未成年人行政案件25件。五年来,未成年人犯罪人数在犯罪总人数中所占比例逐年下降,重新犯罪率均控制在1%以内。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何鸣称,由于未成年人群体的特殊性,少年法庭不仅要对未成年被告人进行司法保护,更要注重其心理上的疏导与陪护。2012年,福建省三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创新试行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附条件缓刑。即根据未成年被告人的实际情况,在缓刑考验期间,可在特定区域、场所、从事特定活动。

活动主要以参加技能培训、继续回校学习、从事义工劳动、禁止酗酒上网等为主。在当天会议上播放的视频中,一位结束附条件缓刑回到社会的未成年人说出了自己的心声,他说:“如果自己没有被执行附条件缓刑,自己回到社会后还是不会去接受教育。在每天无所事事的情况下,又会滋生坏念头,重新犯罪。在缓刑期间,我回校学习了,这让我学到了本领,回到社会就有了自己的立足之地,不会再去犯罪。”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马新岚称,下一步,福建省全省法院将进一步加强少年审判专门机构和专业化审判队伍建设,全面完善少年法庭审判制度。

(完)。

4日,记者从南充市人民检察院获悉,由该院立案侦查的仪陇县原副县长陈鹏涉嫌贪污、受贿犯罪一案,日前已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同时,该院也对近期其他案件进行了通报: 南部县二中原校长杨顺孝,因涉嫌受贿犯罪,南充市人民检察院已对其立案侦查,目前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一步进行中。南充市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的蓬安县建设局局长唐华涉嫌受贿犯罪一案,日前已由营山县人民检察院侦查终结;西充县民政局老龄办主任彭虎文涉嫌受贿犯罪一案;嘉陵区地方税务局基建办工作人员罗国兴涉嫌受贿犯罪一案,日前已由嘉陵区人民检察院侦查终结,均被移送审查起诉。仪陇县杨桥镇党委书记、镇人大主席、仪陇县第九届政协常委刘凌东涉嫌受贿犯罪一案,日前已由仪陇县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一步进行中。

仪陇县住房和城乡建设规划局总规划师罗君涉嫌受贿犯罪一案,日前已由仪陇县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一步进行中。(记者 刘虎)。

浙江、河南三名厅级干部涉嫌受贿犯罪等被检察机关依法立案侦查: 日前,经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浙江省绍兴市人民检察院决定,依法对浙江省宁波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洪嘉祥(正厅级)涉嫌受贿犯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日前,河南省人民检察院决定,依法对河南省濮阳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雷凌霄(正厅级)涉嫌受贿、贪污犯罪立案侦查;依法指定河南省洛阳市人民检察院管辖,并采取强制措施。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日前,河南省人民检察院决定,依法对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原党委书记张立奎(正厅级)涉嫌受贿犯罪立案侦查;依法指定河南省安阳市人民检察院管辖,并采取强制措施。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

据中山市人民检察院官方微信“正义中山”发布,昨日,中山市第二市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对中山市三角镇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原局长李某阳涉嫌受贿罪一案提起公诉。经查,2002年至2013年间,被告人李某阳利用担任中山市三角镇财政所所长、三角镇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的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并非法收受贿赂。前日,中山市第二市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对中山市小榄镇城镇建设发展总公司办公室原主任、工程管理部原经理庞某标涉嫌受贿罪一案提起公诉。经查,2011年至2012年,被告人庞某标在担任中山市小榄镇城镇建设发展总公司办公室主任、工程管理部经理期间,利用代表单位负责对小榄镇部分建设工程进行监督、管理的职务之便,为工程承建方谋取利益并非法收受贿赂。(记者张翔宇 通讯员钟荐轩)。

假如莫某果真被殴打致死,那么打人者须负法律责任,难道90万就可以使所有人的责任一笔勾销? 新华网记者16日从广西桂林市公安局宣传部门获悉,针对广西一家都市报报道,阳朔县在押疑犯莫某在看守所内身亡,公安机关协议补偿90万元,并要求此事“莫张扬”一事,桂林市公安局已介入调查。如果阳朔公安局依法办事,就该按照2011年颁布的《看守所在押人员死亡处理规定》(下称“规定”),与当地人民检察院和民政部门分工负责此事的处理。不仅分别层报公安部、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局的死亡调查结论应报告同级人民检察院,而且同级人民检察院还应当对公安机关的调查结论进行审查。如果家属对结论有异议或疑义,可以要求人民检察院进行复议;仍有异议,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提请复核。但是在报道中,不知是记者采访的疏忽还是什么情况,我们看不到当地两级人民检察院有何作为。如果当地两级人民检察院真在放任公安局“独自负责”,则无疑是渎职的。也或许当地两级人民检察院均认为,莫某真的是正常发病死亡,他们并不必要介入调查。

而如果莫某真是非正常死亡,莫的家属还有上访和向媒体述说冤屈的救济路径。事情如果闹到“上访”、“截访”、“媒体关注”,则不管莫某是否冤死,调查者必定沦为被调查者。这兴许是当地公安局和检察院最不愿意看到和接受的现实,于是一个“几全其美”、“皆大欢喜”的办法出来了:阳朔县公安局补偿90万元,条件是不管冤死与否,不能对外声张这件事情。不过这个处理方案留给公众很多疑问,假如莫某果真被殴打致死,那么不管打人者是被押人员还是看守所干警,均须负法律责任,主要管理人员还须负领导责任。而通过这个90万元,难道可以使所有人的责任一笔勾销?如果莫某是正常死亡,则公安机关何以能够放任其家属获得不义之财?第二,这个90万元从何而来?属于国家赔偿吗?但报道中分明说的是“补偿”。难道是相关责任人“集资”买罪? 任大刚(媒体人)。

福建省 人民检察院 依法

上一篇: 沪名邸违建遭7次曝光仍难拆 被指财大气粗最难管

下一篇: 广东查处曝光中山等地四宗违法用地典型案件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6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