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对暴力扬言的宽容是对公共安全的怠慢失责


 发布时间:2020-10-18 18:54:05

今天上午,北京市公安局在房山区举行处置恐怖暴力演练。刑侦、治安、特警、消防等部门以及999卫生急救力量共计600余人参加。上午9时,演练正式开始。市公安局接到多人在房山区长阳镇某商场附近非法聚集滋事并出现打砸抢烧行为的报警,立即启动预案,调派警力并协调999卫生急救力量赶赴现场。当现场聚集人员达到100多人时,部分人员的行为越来越激烈,他们持木棍猛击一辆汽车,将其掀翻,并点燃一些可燃物。随着现场打砸、暴力抗法等违法犯罪行为越来越猛烈,指挥部果断决策,立即部署警力开展取证、强制驱散。最终,涉嫌违法犯罪的滋事人员被控制,其余人员被疏散。演练于9时30分结束。

在网络公共空间,扬言危害公共安全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对暴力扬言的宽容不可取,它不是一种民主素养,而恰恰相反,是对公共安全的怠慢和失责 对在网络上扬言实施暴力,究竟该怎么看?是视之为“玩笑”,以所谓包容的态度,一笑了之;还是把带有威胁公共安全意味的信息,视作“潜在危险要素”进行审查处理。或许很多人觉得,谁会那么傻,实施暴力行为还会提前预告?但国内外大量事实恰恰证明了,扬言暴力和实施暴力有着密切的联系。2009年,一名17岁少年在德国斯图加特附近小镇制造了射杀15人的校园血案。由于此前该少年在网上的暴力言论没有受到重视,当地政府和警方受到舆论的质疑。而在韩国首尔,有3名不满18岁的青少年在网上与网友对骂,后来把该网友约到某公园用刀刺死。这些都说明,若忽视网络扬言暴力行为,可能就会使事关公众的公共安全受损害。现行法律也对如何处理网络暴力言论提供了准则。首先,并非只有实施破坏的行动才会引发社会危害,发表扬言暴力的言论也会造成公众恐慌、社会恐怖。所以,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也须承担法律责任。而对扬言危害公共安全的言论,不能用“宪法不仅保护正确的言论,也保护错误的言论”作为免除主体责任的依据。在法律上,从来没有扬言危害公共安全可以免责的规定。

否则的话,谁都可以扬言爆炸、投毒、杀人。其次,在法律层面更应注意,发表言论也可能成为刑法禁止的危害行为。言论本身不是犯罪行为,但发表言论是一种身体活动,属于人有意识地表达意志的举动。如果其所为具有社会危害性,就有可能构成犯罪。也不能笼统地把所有的“说话”都归为个体性的思想流露。在个人日记中、在小范围的思想交流中倾诉自己的想法,不应当以言治罪。然而,凡是在互联网空间公开发表传播文字、图像、音频、视频,都是发表言论的行为。微博、微信是对外开放的个人空间,发表言论的人必须对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据媒体报道,美国佛罗里达州迈阿密市一名20岁男子曾因在网上发布扬言刺杀总统奥巴马的帖子,而被逮捕并遭到起诉。我国宪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但其言论不能违反国家法律、危害公共安全,也不能侵害他人的合法权利。我国刑法禁止的是在客观上危害社会的行为,对无害的玩笑甚至善意的“恶搞”并没有乱加干涉。但每个人都必须把握网上行为的尺度,绝不能因为是在网上“说说而已”就可以不承担责任。当然,强调发表危害社会的言论必须承担相应的责任的同时,也要看到其危害的具体法益是什么。由于危害法益的种类和危害的程度各不相同,制裁时不能“一刀切”。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追究责任,而不失尺度。

随着虚拟空间与现实世界日益交融,还是要弄清一些似是而非的逻辑。比如,有人认为,对网络暴力“玩笑”的宽容,就是对说话权利的保护;再比如,要保护言论自由,最好奉行不干涉主义,任各种“玩笑”或谣言自生自灭。对此,需要请发表此类观点的人设身处地想一想:您能够容忍针对自身而又不知来源、到处流传的暴力扬言吗?您能够在充满暴力扬言且针对自身的环境中踏实地生活吗? 显然,在网络公共空间,扬言危害公共安全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任何人、任何时候,都不能以言论自由或所谓“玩笑”为借口扬言暴力,更不能把对扬言暴力的所谓“宽容”当作民主加以推崇。对暴力扬言的宽容不可取,它不是一种民主素养,而恰恰相反,是对公共安全的怠慢和失责。(汤啸天 上海政法学院编审 上海市法学会副秘书长)。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公开审理昆明火车站“3·01”严重暴力恐怖犯罪案件,并当庭裁定,驳回玉山·买买提的上诉,维持一审对依斯坎达尔·艾海提、吐尔洪·托合尼亚孜、玉山·买买提的死刑判决以及判处帕提古丽·托合提无期徒刑的判决。暴力恐怖分子难逃法律的严惩。“3·01”严重暴力恐怖犯罪案件造成的伤痛依然历历在目。面对恐怖主义威胁,我们应当围绕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总目标和重大任务,提速反恐立法、健全工作机制,高举法治利剑,斩断暴恐活动的黑手,铲除滋生恐怖主义的土壤。当前我国反恐怖主义斗争形势严峻复杂。去年以来,发生在北京、昆明、新疆等地的暴力恐怖案件,暴徒残害无辜生命、破坏公共财产、挑战人类良知,对国家安全与社会稳定构成了严重威胁,迫切需要推进反恐法治予以应对。

恐怖主义是各族人民共同的敌人。近年来,我国采取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法治措施,《关于加强反恐怖工作有关问题的决定》《国家安全法实施细则》《反洗钱法》等相继出台,加大了预防和惩治恐怖活动的力度,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的稳定发展。近日召开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审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恐怖主义法(草案)》,草案规定建立国家反恐怖主义情报中心和跨部门情报信息运行机制,这无疑将进一步完善反恐怖法律制度,推动中国参与国际反恐怖主义合作。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了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这涉及改革发展稳定、治党治国治军等各个领域,也将为反恐法治化注入新保障、新动力、新机遇。有法可依,才能在反恐工作中占据主动。加快反恐立法,彰显了中央依法治国、坚决打击恐怖主义的决心和魄力,对完善反恐怖主义工作体制机制和防范处置措施,提高反恐怖主义工作能力水平,维护国家安全、公共安全、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意义重大。

我们应当看到,专门性反恐法律当综合刑事、民事和行政法律等多类型法律手段,解决反恐工作涉及的各种法律和社会问题,系统地提出应对之策,打一场多部门协同作战的反恐之战。高举法治之剑推进反恐,也当进一步完善防范、应对的体制机制。2013年8月,国家反恐怖协调小组升格为国家反恐怖工作领导小组,让工作机制更为健全,协调各职能部门更为有力。对公民权利和生命财产安全的保障是依法治国的归依,更是反恐立法的核心价值追求。通过健全反恐立法,鼓励公民参与反恐,从源头对恐怖活动釜底抽薪,做到早发现、早预警、早挫败,才能最大限度消除暴力恐怖主义的现实威胁,铲除滋生暴力恐怖活动的土壤。(记者吉哲鹏)。

扬言 暴力 言论

上一篇: 丈夫无证驾车被查 妻子胡搅蛮缠“营救”

下一篇: 国际反家暴日无锡法院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3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