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售假学生证团伙20余人落网 票贩称倒票只赚不赔


 发布时间:2020-10-18 12:17:50

记者从乌鲁木齐铁路公安处刑警支队获悉,警方破获首起针对拾花工制贩假火车票案,抓获2名涉嫌倒卖伪造有价票证案的犯罪嫌疑人。11月24日,乌铁公安处刑警支队侦查员在乌鲁木齐市青峰路某家属院旁的一自建出租房内抓获2名涉嫌倒卖伪造有价票证案的犯罪嫌疑人,并控制一名可疑女子,当场发现短途城际列车票5张。11月20日,乌鲁木齐南站派出所接到5名旅客报称在火车南站广场一名中年男子处购买了5张乌鲁木齐南站至略阳的K545次列车无座火车票,票价278.5元,每张以330元购买的,共计5张1650元。在进站被告知无此次列车时,才知购买的是假火车票。而此前一天,已接到有3名旅客在退票时,经实名制购票系统查询发现持有的火车票系伪造车票的案件。接连的两起案件引起了乌铁公安局、处两级领导的高度重视,要求务必铲除毒瘤,净化旅客乘车环境。

乌鲁木齐铁路公安处立即抽调精干警力成立专案组开展侦查工作。经过侦查,发现一名长期活动在乌鲁木齐南站周边的男子范某某有重大作案嫌疑,侦查人员采取技术手段,对范某某进行了跟踪调查,在掌握其一定犯罪嫌疑证据后,专案组立即行动,最终在青峰路某家属院旁的一自建出租房内抓获犯罪嫌疑人范某某和朱某某。在抓捕过程中,一名十分可疑的徐姓女子突然出现,称自己是来找人,却支支吾吾说不清找谁,徐姓女子各种表现让铁路警方产生了怀疑,经过公安网查询该徐姓女子二年前因伪造火车票被判刑一年,今年6月份刚被释放,为了确保案件顺利侦破,徐姓女子被警方控制。经过警方连夜审讯,范某某终于松口,供述自己09年因贩卖假票入狱服刑期间认识了制作假票的绰号为“小州”的男子。范某某出狱后在乌鲁木齐火车南站偶遇“小州”,两人一拍即合,开始合作制贩火车票。

流程为范某某先到乌鲁木齐火车南站站前广场收集急于回家的拾花工的身份证,“小州”每日晚上7点派一名女性到范某某所租房屋送假票和收取身份证,“小州”制作一张假票收取范某某100元。据范某某交代“小州”有专门的打印机和电脑,假票制作精细,九成像真票。由范某某的情人朱某某负责购买短程城际列车车票,带领拾花工通过城际列车进站口进站,在候车室将假车票发给拾花工,从而躲避了实名制购票系统的检查。经案件审查确定,两人已完成4笔交易,共计制贩假票17张,均为乌鲁木齐南至郑州、商丘的硬座、无座车票。由于范某无法提供“小州”的真实姓名、住址以及联系方式,导致线索暂时中断。11月25日13时许,警方通过技术手段发现徐某某与朱某某有着十分频繁的联系记录,在事实证据面前,范某某终于交代徐某某即为“小州”派来送票的女性。

至此,徐某某的真实身份暴露。目前,此案还在进一步侦破中。(完)。

南京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第二大队向社会公布:25日凌晨在该市发生翻车交通事故的17岁少女徐某,将受到1050元罚款及五日行政拘留的处罚。同时,记者从交管部门获悉,在25日事故现场,徐某向交警出示的并不是美国驾照,而是她的美国学生证。8月25凌晨1时许,在南京市中山东路75号门口由东向西方向,一辆北京牌照的别克轿车撞到绿化带后侧翻,一名着装暴露的女子从驾驶室爬出。据事后交警调查,事发当日徐某的母亲不在家,徐某偷偷地拿了母亲的车钥匙把车开出来。交警调查后还发现,在事发当日,徐某向交警出示的所谓“美国驾照”,其实是她在美国的学生证。南京交警二大队副大队长葛川平说:“根据我们后来翻译,它是一个在美国上学的学生证,并不是她所说的驾驶证。

” 对于这次事故造成的影响,徐某发出多条微博公开道歉,表示“当时并不知道有记者拍摄,所说的话只是在跟警察闲聊,不希望因为我的着装和态度让我的朋友家人受到牵连”。(完)。

小两口倒卖火车票案:“执法正确”背后凸显铁路垄断逻辑 近日,广东佛山一对新婚夫妇帮助农民工网上订票,因每张加收10元手续费,且总额较大构成“倒卖车票情节严重”而面临刑事处罚。消息一出便引起网民广泛争议,更有因此购票成功的农民工为他们叫屈。广东铁路警方回应称,该店未经铁路部门备案,也无工商税务执照,属于非法代售点。笔者在网上搜索“倒卖火车票”关键词,发现因相同事由被警方处理的“票贩子”远不止广东这对小夫妻。根据我国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警方处理有法可依,执法完全正确。但是,以往人人喊打的“票贩子”如今却受舆论同情,不得不引起我们深思。那么,一票难求、倒卖车票,及执法正确的背后,到底是怎样的逻辑? 铁道部是目前唯一仍兼负政企双重职能的部委,不仅负责顶层监管,而且控制下属实体单位的人、财、物,几乎垄断了该行业的所有权力。

这样的后果之一就是车票发售缺乏竞争,导致效率低下。目前普通旅客购买火车票有车站、代售点、网络及电话四种途径,但看似多样的通道背后依然由铁道部全权掌控,只需坐等旅客主动上门。这样的后果就是车站人满为患、网络及电话系统流量过大濒临崩溃,增加旅客购票成本。虽然互联网和电话订票服务的开通,确实起到为物理网点分流的作用,但实际上这仍然是售票利益在铁路系统内的重新分配,并不改变车票的供需矛盾。尤其是该两种方式预售期比车站和代售点提前两天,反而在一定程度上对购票旅客形成技术歧视。大多数不具备条件的农民工不仅无法享受优先购票机会,反而可能因此无法买到热门方向车票。即使还有余票,却又可能因为物理网点分布有限,而付出较高的时间和费用代价。因此,有人敏锐察觉其中的商机,帮助农民工通过网上或电话订票,并收取手续费以获利。

然而,在实施实名制之后,理论上不会再出现提前大量囤积车票向不特定人群出售的情况,对“倒票”的界定也许有必要进行重新界定:这对夫妻的所谓“倒票”行为,到底是市场的自我修正,还是对市场秩序的扰乱? 在警方执法正确的背后,铁路系统更加贴近市场的改革,以及相关法律法规的与时俱进才是治本之道。(胡旭)。

国民 学生证 火车票

上一篇: 上海金融审判白皮书:去年近2.4亿赃款未能追回

下一篇: 居民与邻居不和 在其鱼塘投毒致近6000斤鱼死亡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36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