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蓬安“11·22”杀人案告破 嫌犯畏罪自杀


 发布时间:2020-11-24 17:26:38

记者23日19时从四川省南充市蓬安县公安局获悉,经过公安机关22小时艰苦工作,造成4人死亡的蓬安县“11·22”命案告破,该案犯罪嫌疑人贾运锋,在杀死邓琼花、胡娟和张某等3名家人之后畏罪自杀。22日晚,蓬安县徐家镇东街61号3楼2号住房内发生了一起4人死亡命案。4名死者为:邓琼花(女,47岁,蓬安县徐家镇人)、贾运锋(男,47岁,南充市嘉陵区人,系邓琼花现任丈夫、也是其第三任丈夫)、胡娟(女,26岁,系邓琼花第一任丈夫儿媳)、张某(女,14岁,初二学生,系邓琼花与第二任丈夫所生之女)。案件发生后,南充市、蓬安县两级公安机关抽调精干力量60余人,迅速开展现场勘验、尸体检验和调查走访。经过公安机关22小时艰苦工作,案件成功告破。

警方查明,贾运锋系邓琼花的第三任丈夫,两人于2006年在成都务工时相识,2010年初结为夫妻。贾运锋喜欢酗酒,加之脾气暴躁,常与邓琼花及邓琼花与前夫所生儿子唐某、儿媳胡娟因家庭琐事发生口角,甚至持刀相向。22日19时30分许,贾运锋在家里边喝酒边和家人看电视时,突然向其继女张某提起前几天用10元钱换零钞少了1元钱的事,并与张某发生争吵。邓琼花、胡娟怕吵醒出生才17天的新生儿先后出面制止,进而引发与贾运锋更强烈的争执。贾运锋恼羞成怒,一掌推倒邓琼花,并用随身携带的单刃折叠刀先后依次将邓琼花、张某和胡娟捅倒在地,随后自杀身亡。(记者黄毅)。

记者23日中午从四川省南充市蓬安县公安局获悉,22日20时许,蓬安县徐家镇东街61号3楼2号住房内发生了一起4人死亡命案。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侦办中。4名死者为:邓琼花(女,47岁,蓬安县徐家镇人)、贾运锋(男,47岁,南充市嘉陵区人,系邓琼花现任丈夫、也是第三任丈夫)、胡娟(女,26岁,系邓琼花第一任丈夫儿媳)、张某(女,14岁,初二学生,系邓琼花与第二任丈夫所生之女)。命案发生后,南充市公安局、蓬安县公安局迅速组织精干警力赶赴现场连夜开展案侦工作。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侦办中。(记者黄毅)。

记者23日中午从四川省南充市蓬安县公安局获悉,22日20时许,蓬安县徐家镇东街61号3楼2号住房内发生了一起4人死亡命案。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侦办中。4名死者为:邓琼花(女,47岁,蓬安县徐家镇人)、贾运锋(男,47岁,南充市嘉陵区人,系邓琼花现任丈夫、也是第三任丈夫)、胡娟(女,26岁,系邓琼花第一任丈夫儿媳)、张某(女,14岁,初二学生,系邓琼花与第二任丈夫所生之女)。命案发生后,南充市公安局、蓬安县公安局迅速组织精干警力赶赴现场连夜开展案侦工作。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侦办中。(记者黄毅)。

南充市蓬安县徐家镇发生一起四人死亡命案。因家庭琐事发生口角,丈夫持刀将妻子、儿媳、继女杀死,随后自杀身亡。南充市、蓬安县两级公安机关经过22小时调查,案件成功告破。警方查明,4名死者分别是邓琼花、贾运锋、胡某(邓琼花第一任丈夫儿媳,当时正在家中“坐月子”),张某(邓琼花与第二任丈夫所生之女)。贾运锋系邓琼花第三任丈夫,贾运锋喜欢酗酒,常与邓琼花及邓琼花与前夫所生儿子唐某、儿媳胡某因家庭琐事发生口角。11月22日晚上7点半,贾运锋在家喝酒时,向其继女张某提起用10元钱换零钞少了1元钱的事,并与张某争吵。邓琼花、胡某怕吵醒刚出生17天的新生儿,出面制止,进而引发争执。贾运锋恼羞成怒,用随身携带的单刃折叠刀先后捅死邓琼花、张某和胡某,随后自杀身亡。华西城市读本记者张肇婷。

蓬安县徐家镇发生死亡4人的恶性刑事案件,南充市、蓬安县两级公安机关抽调精干力量60余人,经过22个小时的艰苦工作,案件于23日成功告破。记者于24日走访事发现场,访问社区干部、邻居、死者亲属等。现场还原:9岁勇敢少年携3岁侄女逃生后并报警 11月22日晚上7点半,贾运锋(邓琼花的第三任丈夫)在家喝酒时,向其继女张某(邓琼花与第二任丈夫所生的女儿)提起用10元钱换零钞少了1元钱的事,并与张某争吵。邓琼花、胡某(邓琼花儿媳)怕吵醒刚出生17天的新生儿,出面制止,进而引发争执。

贾运锋恼羞成怒,用随身携带的单刃折叠刀先后捅死邓琼花、张某和胡某,随后自杀身亡。目睹继父贾运锋捅死妈妈邓琼花、嫂子胡某、姐姐张某的9岁少年张同学(邓琼花与第二任丈夫所生的儿子,小学三年级学生)却并没有吓傻,他拉着3岁侄女(邓琼花与第一任丈夫所生儿子唐某的女儿)藏在一个角落,怕侄女发出声音,还用手捂住了侄女的嘴,等到继父贾运锋自杀后不再动弹了才拉着侄女跑了出来,并给远在成都务工的同母异父的哥哥唐某(邓琼花与第一任丈夫所生的儿子,死者胡某的丈夫)打了电话后报警。

李某:贾运锋吃独食,爱喝酒,有时也打老婆 贾运锋在成都从事室内装修的工作,主要是帮人贴地板砖,妻子邓琼花打下手。他们租住在双流县九江镇大井村,李某也租住在那里。李某说:“我和他家门对门,但后来他家搬走了,尽管只相处了几个月,但还是了解一些,他爱喝酒,每晚都要喝,喝白酒居多,偶尔也喝些啤酒,下酒菜很简单,就是一些比如鸡脚这样的卤菜,只是一个人吃,还没有等妻子把饭做好,自己就吃完了,有时没吃完的一二个鸡脚还拿去冻在房东老板的冰箱里。” 在今年7月份的时候,李某晚上下班回家,听到邓琼花在家里哭,就去劝贾运锋:“老贾呢,说就说嘛,莫打人嘛,打伤了还不是得自己花钱去看。

”贾运锋却很凶地说,“这是我的家务事,不要你管。”李某见贾运锋这种凶巴巴的态度,就没有再劝,“后来好久,我都不敢让我孙子去他家玩了,我怕他打我孙子。” 说到贾运锋,李某说,他要抽烟,作为邻居相处也会说笑打招呼。“他性格不内向,嘴巴会说。” 在李某的印象里,邓琼花多少有点怕贾运锋,“邓琼花基本上不谈自己的家里事,每次耍一会儿,都要被贾运锋叫回家。” 唐某某:贾运锋喝白酒至少半斤以上 脾气暴躁 唐某某是邓琼花第一任丈夫的二哥,他和弟弟一起在徐家镇政府专门用来接待死者亲属的旅馆里劝说自己的侄儿唐某,唐某在母亲邓琼花和妻子胡某遇难的当晚从成都赶了回来,尽管两天过去了,但是还是没有缓过神来。

唐某某说:“他还极度的悲痛,本来有些内向的他更不愿意多说。” 当记者问起贾运锋时,唐某某说:“我们把贾运锋当兄弟看待,每年过年他回家我都要请他吃饭,喝酒喝得,白酒半斤以上,平时就是个大嗓门,一喝多了脾气就暴躁。” 唐某某的弟弟:尽管贾运锋个子不大 却掌控家中经济大权 唐某某的弟弟说贾运锋最多不过1米6,个子不高,但体力不错。前几天在徐家镇的街上,他遇见了贾运锋,“离过年还早嘛,这么早回来做啥?”贾运锋说,“自己与前妻的女儿出了车祸,是回来打官司的。”据在成都一块儿务工时租住在一个房东家里的李某证实,贾运锋确实从成都回来不久,不到两个月时间。

在南充嘉陵区三会镇的老家,贾运锋还有一个母亲和兄弟在那里居住,唐某某的弟弟说。邓琼花与第二任丈夫所生的女儿张某,暑假时在成都打了十几天暑假工,挣了500元,都是交给贾运锋的。邓琼花挣的钱也是他去结账。李某说,邓琼花基本上没有什么用钱的地方,就连每天要吃的菜也是贾运锋自个儿买回来。茶馆老板沈某某:贾运锋爱打斗地主 事发当日无异常 出事的那天下午4点多,他从幼儿园接回孙女后就来到茶馆里,沈某某说,“没得这么多人,就叫了两个人来和他打斗地主,就是打一元,叫打二元都不得来。

打到下午6点20左右就回家了。他还是和往常一样,一点征兆都没有,平时看起来也是多好的一个人,笑咪咪的,看起来老实和诚恳,穿着很朴素,看不出来会做出这种骇人听闻的事来。” 徐家镇街道书记尹正勇:各级领导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善后工作有条不紊 尹正勇说,派出所20点27分接到报警,自己接到派出所通知后于20点35分赶到事发现场。随后镇上领导、县上相关部门领导,市、县公安局的同志都相继赶了过来。县长赵小轻高度重视,并于现场工作到次日凌晨4点。成立善后安抚工作小组7个。刚出生17天的婴儿当晚在场镇找了一个刚生了小孩子的妇女帮忙喂奶,第二天8点就送到了妇幼保健院。

当晚给逃生出来的二个小孩检查了身体。街道社区还会组织现场募捐及给张同学申请孤儿救助等。对目睹了血腥现场的两个小孩子的心理辅导更是迫在眉睫。记者在旅馆里看到由亲属陪同的两个孩子,9岁的张同学也沉默不语,3岁的小女孩有些感冒,圈尔井村书记伍瑜正忙着给倒热水冲感冒冲剂。尹书记说,已联系学校了,要从多方面照顾这两个孩子,尽量让他们早些走出这个阴影。在旅馆,死者亲属唐某某对政府的善后工作表示很满意。他说:“县、镇党委政府、圈尔井村委、街道社区对此事很重视,由于天气变冷,立即给唐某、和两个小孩子各添置了新衣,吃、住也是关怀备至。

” 圈尔井村支部书记伍瑜说:惨案属实 并非网上炒作“灭门 ” 邓琼花一家尽管现在住在了徐家场镇上,但户籍还在圈尔井村,因此圈尔井村委的三职干部全程陪同做好唐某及唐某亲属的安抚工作。村支书伍瑜说,出现这个事情我们每个人都感到很悲痛,网上说的灭门很不正确,据词典解释“灭门”是指户口注册在内(全家)的所有成员均被杀害,但事实并非如此,希望媒体还原事实的同时,更要让大家重视关注这种再婚重组的家庭,希望这种惨剧不再重演。(记者 刘留)。

琼花 贾运锋 蓬安县

上一篇: 情侣打造完整假证产业链 从出生到死亡囊括一生

下一篇: 山西发布打击食药犯罪战果 “毒猪血”曾致1死18伤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1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