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严打“靠山吃山”的明规则


 发布时间:2020-11-30 09:19:47

中组部牵头抽查核实领导干部个人事项报告情况,近日查出了一批“问题官员”,5名拟提拔中管干部,数十名厅局级、县处级考察对象被取消提拔资格。抽查机制及处理力度警示领导干部,隐瞒虚报个人事项,是必须严加追究的政治失信失德行为。长期以来,一些地方“只填报不核实”让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流于形式。有些地方官员填报时,愿意报就报,不愿意报就不报,敏感的就虚假填报。而有的单位在组织填报时,也虚与委蛇地应付,有的申报表格甚至限定申报房产数量不能超过三套。最终,填报好的表格往往又被束之高阁,无人核实和追究。这样的一纸表格,自然形不成实质性的约束。难怪姚木根、魏鹏远等案发后,有公众感慨,“申报表上一个样,现实又是另一个样”。此次中组部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工作的通知》,增加不少硬举措,使这项监督制度开始真正体现出威慑力。首先官员报了就要看实不实,尤其是重点核查拟提拔、拟列 入后备干部的官员,堵住个别人“边腐边升”的通道。

其次,出现假报、虚报、少报现象,当事人不仅要承担责任,还要对“心里有鬼”进行深究。虽然目前抽查的范围还有限,但足以让领导干部感到戒尺在侧、利剑在悬。官员执掌公权力,公众有权利知晓其财产等信息。因此,对官员个人事项申报,不应止于“抽查核实”。下一步,应当在合适的时机探索官员财产公示制度,晒出申报表,让权力在阳光下更好地运行。甘泉。

浙江省温州港集团被指自2006年起连续以津补贴、加班费及拆迁领导小组慰问等名目,为温州乐清市北白象镇政府领导小组发放工资,至2012年6月,共计239万余元。截至发稿前,记者就支付报酬一事分别向温州港集团与北白象镇领导成员进行采访,未得到任何正面回应。对记者采访,相关人员可以不予回应。不过,不予回应,失去的是澄清和辩解机会(如果有可澄清、辩解之处),未必是明智选择。《审计报告》白纸黑字摆在面前,此时,无论对当事者本人还是其上级部门来说,以负责任的态度正视事实,给公众一个交代,都是必须做到的。先弄清这么几个问题吧: 第一,镇领导是否领了这笔钱?每个人领了多少? 《审计报告》记载了239万余元的具体组成,不知这笔明细账是否得到当事人的确认。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哪笔钱认哪笔钱不认,也听听他们意见。另外,目前记载的,只是一个流入多名镇领导腰包的钱款总数。每一个人拿了多少,必须查清。第二,从企业领钱的同时,是否还从镇政府领钱? 报道援引一位知情人士的说法,称“这类情况并不少见”。比如,温州港集团下属的大小门岛公司为洞头县领导小组成员支出300万元以上的政策处理费用。可见,在当地,公务人员从企业领钱,不是个别现象。

其中的是非稍后廓清,不过,即使从企业领钱,也有行为底线,即“在温州港集团这边拿了补贴费用之后,镇政府那边就不能再拿了”。于是,接下来的追问就是:这些从企业拿了钱的官员,是否还从镇政府领了钱?如果事实是有人拿了“双份钱”,那么,他需要承受的,可能远比退钱复杂。最后说说,官员从企业拿钱为什么不正当?在当地,从企业拿钱,不再是个别不规矩者所为,而是已成“常态”,甚至有“政策处理费”这样的特定称谓。审计官员“在温州港集团这边拿了补贴费用之后,镇政府那边就不能再拿了”的表态似乎意味着,在他看来,只要不拿“双份”,从哪里拿差别不大。而《审计报告》发布后,当地县政府发文这样解释“政策处理费”的正当性:“拆迁、政策处理需要当地人的配合”。“拆迁、政策处理需要当地人的配合”,是事实,但它不是从企业拿钱的理由。表面看,配合企业实施拆迁等工作,为企业作了贡献,但实质上,它仍是而且只是政府在履行公共管理职能。如果客观上有利于企业可以成为从它那里拿钱的根据,一些人拿钱的地方可能就多多了。一旦给钱成了企业对官员“配合”的回报,那么,为了得到“更好配合”争相多给钱,便是可预见的场景。官员的中立,将难以指望。对于这一事件,我不想像一些网友那样急着下“权钱交易”的结论。

但既然可疑,彻底查清就是唯一的选择。(李曙明)。

当地检察机关日前依法对3名处科级官员决定逮捕。通报称,决定逮捕的3名处科级官员分别为原防城港市审计局党组成员、总审计师陈有良(男,51岁,副处级);原防城海关缉私分局侦查科副科长周锦(男,35岁,副科级);原广西海警总队北海906艇教导员龚海琳(男,43岁,正科级,时任东兴海关缉私分局竹山二中队教导员兼机动队负责人)。通报称,上述3人被检察机关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决定逮捕。目前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完)。

随着反腐力度的加大,中央纪委不仅对违法违纪的省部级官员和央企高管该出手时就出手,也开始在自己身上“动刀”。今年以来,已有4名中央纪委官员被查。对此,不少网友表示,“自净”既是宣誓反腐决心,又是实事求是,让反腐行动更有底气。“打铁还要自身硬。”微博网友“金陵八卦洲”,从年初一名基层巡视员被查就开始关注中央纪委的内部反腐。他认为,这实际上是在检验反腐行动到底是不是一阵风。“高歌猛进的同时,到底是刮去了表层的泡沫,还是深入水底,连根拔掉毒草,我想这是每个民众都关心的问题。” 人民网强国论坛“法眼观察148”表示,这种清查力度表示了对监督者的监督是不含糊的。“随着一批官员落马,老百姓在了解中央纪委决心的同时,也担心反腐寻租空间的加大。”如果在反腐大旗的掩护下行苟且之事,按下葫芦浮起瓢,反腐势头减弱是小,纪检监察工作失信于民则事关重大。“毕竟在这样的关键时刻,谁都不愿意看到人民寄予厚望的反腐前功尽弃。

” “以前很少有这样自净的举动,王岐山对自己也是下狠手啊。” 中华网论坛网友“卫星斌”评论。“大家都看过电影《无间道》,恐怕内部反腐的力度比外部还要困难,如果‘内鬼’的操纵不被发觉,纪检监察工作就是费力空转。”王岐山这样做等于承认“衙门无净土”,“但我却因此更信任他领导的反腐工作了,真刀真枪的交锋不可能靠‘高大全’来忽悠敌人,纯钢的‘剑锋’才能势如破竹。” “‘刑不上大夫’在今朝成为历史了吧。”新华网论坛“李人牛”评论。“看来以后纪检系统从上到下都要自觉当‘黑脸包公’了。清洁了队伍,那些在大领导面前‘游刃有余’的纪委干部就应该多想想自己头上的剑了。”他认为如果中央纪委能够身体力行地践行反腐,在民众的支持下,“再牛的靠山都靠不住了。” 新华网“未来守望者”表示,虽然纪检部门在某种程度上是官场的对立面。但是,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曾是山西省纪委书记,四川省政协主席李崇喜也曾任该省纪委书记。

“这些有纪检干部履历的地方官员落马,人们也许会问,是不是反腐到哪里,就应该有监督该部门的‘内鬼’被揪出?”目前纪检监察系统这种“自清”行动应该是解决人们隐忧的开始。搜狐新闻客户端一位来自深圳的网友认为官场“私谊”没有禁区。“反腐至今,中央各系统在反腐问题上是否有坚定的共识,‘打虎’机构本身能否真正做到‘公正明’、‘廉生威’,是大家目下都在关注的。中央纪委着手清理利益勾结,更应肯定他们的断腕决心。” 听说中央纪检监察机关成立了“纪检监察干部监察室”,网易新闻“liuqihua2003”认为,这某种程度上是“依法、依规来治理贪官污吏,把人治的因素减小到最小。”他认为,由此能看到,本次反腐的目标绝不仅仅是吓阻贪腐官员,而是边反边从根本上建立权力的监督机制。“惩戒贪官不是目的,而是自下唤起民众参与权力监督的意识,自上建立约束权力的机制。这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点评整理 孙震。

权力 官员 规则

上一篇: 浙江一公园发生命案 犯罪嫌疑人已落网

下一篇: 因敬酒等琐事心生不满 夫妻街头殴打并扒光女伴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0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