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19名涉外在逃人员归案


 发布时间:2020-11-26 19:03:55

该市景县警方成功破获社会人员驾驶悍马、路虎等豪车冲撞校园,打砸教学设施,并致多名师生受伤案。目前,以潘某为首的重大寻衅滋事团伙等5人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查扣涉案悍马、路虎、宝马等高档越野车4部。今年2月7日,景县某中学校园内发生一起寻衅滋事案。数名社会人员驾驶豪车撞开学校大门,并在校内持械滋事,恐吓在校师生。数间教室的门窗及物品被砸坏,多名师生不同程度受伤。此案在社会上造成了恶劣影响,引发衡水市公安机关主要负责人高度重视,并将其列为挂牌督办案件。景县警方迅速成立专案组,经过深入摸排走访,锁定了以潘某为首的寻衅滋事团伙。经过大量前期工作,景县警方于9月29日对潘某等涉案犯罪嫌疑人展开集中收网。当晚9时许,四个抓捕组同时行动,将潘某、李某等4名犯罪嫌疑人抓获,并查扣悍马、路虎、宝马等涉案车辆4部。

审理中,4名犯罪嫌疑人对今年2月7日扰乱校园正常秩序,驾车撞毁学校大门、持械滋事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根据审理情况,专案组对新发现的案件主犯闫某上网追逃,并派民警远赴海南省进行抓捕。10月7日,涉案主犯闫某在海南三亚被警方抓获归案。目前,潘某等5名犯罪嫌疑人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之中。(完)。

对于在逃人员来讲亦如此;长期逃亡在外,中秋节为解思念家人之苦,悄悄潜回家中。福建省连江警方13日对外透露,该局在中秋展开的专项追逃行动中,抓获在逃人员25人。连江警方透露,该局充分利用中秋佳节在逃人员思乡思亲之情,把握追逃的有利时机,先后有25人落网;其中,伤害案在逃7人,抢劫在逃2人,盗窃案在逃2人,其他逃犯14人。“你们警察不过中秋节呀?大老远跑来抓捕,你们回家过节该多好啊!”12日,抢劫在逃犯吴某彬被抓获时如是感叹道。在此次抓获中,该局还抓获了多次抢劫渔船的“海上大盗”谢某应。11日,连江公安局黄岐边防派出所根据抓逃方案,到因抢劫杀人案潜逃20年的谢某应(男,67岁,黄岐镇人)家中动员投案自首时,发现只有妇女留守的家中摆放一双男人的鞋子,谢某应家属应对盘问时闪烁其辞神情紧张。警方立即依法对房间进行搜查,在房间角落处抓获谢某应。经审讯查明,犯罪嫌疑人谢某应伙同他人分别于1991年3月29日在浙江北麂海面抢劫“浙瑞渔11058号”渔船,将该船4名水手全部沉海,并炸沉该船;于1991年3月30日在浙江北麂下沃口海面抢劫“浙瑞渔11089号”;于1991年4月6日在东引以东海面抢劫一艘日本钓鱼船。

(完)。

乘客掉进列车与站台间的夹缝里,造成髌骨骨折,铁路部门不仅没有积极对受害人进行安抚治疗,对于赔偿也是一拖再拖。一年多过去了,受害人遭受了肉体的疼痛和生意的损失,不料等来的却是要与素有“铁大哥”之称的铁路法院对簿公堂。2010年6月29日21时许,武汉——兰州的K864列车停靠河南许昌站,发生一起人为失误造成的踩踏事件,当时,五名乘客不同程度受伤。事故原因是列车员没有按规定放踏板,更没有维持秩序,导致前面的乘客还没有站稳,就被后面的乘客挤下了车厢,掉进了车厢与站台的夹缝里。五名受伤乘客中,肖女士受伤最为严重,髌骨骨折,住院治疗210天。肖女士回忆,她们掉进夹缝后,向站在旁边的列车员寻求帮助,不料列车员却回了句“找车站人员”,无奈,受伤旅客只得忍着膝盖剧痛自己爬上站台,等待救援,而其中一名高中生则腿上流满了鲜血,车站人员不仅视而不见,并且还催促他们赶快出站。“我坐在站台等家人时,多次向火车站工作人员求救,却无一人回应。最后,儿子和其朋友赶到后,在儿子的要求下,火车站工作人员才拨打了120急救电话,从出事到送到许昌公疗医院,耗时1个多小时,后经医生诊断为髌骨骨折。

”肖女士说。住院期间,肖女士曾和该车站工作人员进行联系,想具体谈谈解决事宜,可是肖女士住院210天,直至出院却仍未见铁路部门赔偿。“后来在我多次要求下,兰州站方面,在2010年春节前夕来了几名工作人员,将我叫到了许昌火车站,几名工作人员拿出一堆条款,说即使造成死亡,也只赔付很少一部分。见了2次面后,兰州站工作人员以赶回家过年为由,要求年后继续谈,可半年过去了 ,我再也没有见过兰州站方面来人,也没有和我电话联系过。” 肖女士无奈地说。“铁路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负全责,可我住院210天,铁路部门从未主动慰问过,着实让人很心寒。不仅如此,自己季节性的生意也因此被迫暂停,老公为了照顾我,从信阳老家赶到许昌陪护,家里的电动车店也被迫关门,经济损失达到10万元以上。这次意外,不仅是金钱上的损失,精神上和身体上也受到了摧残。虽然出院已经半年了 ,但腿部膝盖仍然时有无力和酸疼,以前我外出做生意,跑再远也不感觉到累,但现在上几层楼就需要家人搀扶。” 肖女士称。据了解, 直至2011年7月份,许昌站的人员才与肖女士取得了联系,称兰州站表示只赔付3万元,如不接受,可到铁路法院起诉。

近日,记者就此事采访郑州铁路局许昌站,该站相关人员称,站里和受害人进行了多次协调,但由于受害人要求赔偿数额太高没有达成协议。事故应该由兰州站赔偿,许昌站只能先垫付赔偿,年底再与兰州方面结算。“根据上级答复,这个事故除治疗费外,最多赔偿3万元,如果受害人不同意,可以到法院起诉,但别超过一年诉讼时间,这已经告知受害人。”这名人员称。受害者质疑,自己受伤是铁路人员不按规程工作而导致的,且已认定是铁路部门全责,但为何迟迟得不到公平的赔偿?况且,一位普通的老百姓被指定要求与有号称“铁老大”的铁路部门对簿公堂,这样的调解方式,无疑是让一个“矮子”去与“巨人”较量,铁路部门赔偿咋就这么难? 记者发稿时,又与兰州铁路局客运段有关人员取得了联系。客运段有关人员表示,由于赔偿数额分歧太大,导致事件迟迟没有得到解决,不过,他们将尽快安排相关人员解决此事。(完)。

人员 警方 清网

上一篇: 物业巡逻车非法安装警灯 车后喷“治安巡防”字样

下一篇: 男子强行闯关撞伤民警 阻碍执行公务被拘10日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54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