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投毒案被告人:只想让他难受一下而已


 发布时间:2020-11-25 12:52:21

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引人关注的山东招远“麦当劳杀人案”。中新网记者21日7时在位于烟台市芝罘区通世路的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看到,现场安保严密,执勤特警荷枪实弹,众多媒体人员“长枪短炮”在审判庭外等候。上午8时前,旁听人员陆续通过安检有序进入法庭,旁听人员有被告人亲属、被害人亲属、媒体记者、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社会各界人士共92人。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庭庭长吴卫灿担任审判长,烟台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宋钢、姜增堃、代理检察员刘艳霞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也请了9名律师。审判长宣布开庭后,法庭逐一核实了被告人身份。随后,审判长宣布进行法庭调查。公诉人宣读起诉书,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帆、张立冬、吕迎春、张航、张巧联犯故意杀人罪,被告人吕迎春、张帆、张立冬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

被告人张帆、张立冬、吕迎春犯数罪,应当数罪并罚。法庭针对起诉书指控的故意杀人罪进行了调查。公诉人、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分别对被告人张帆、张立冬、吕迎春、张航、张巧联进行了讯问或发问。然后,在审判长主持下,针对五被告人故意杀人的犯罪事实,由控辩双方向法庭进行举证。公诉机关向法庭出示了证人证言;视听资料、电子数据;勘验、检查笔录;物证;鉴定意见;书证;被告人供述和辩解等7组证据。法庭组织控辩双方进行了质证。中午12时05分,审判长宣布休庭三十分钟。今年5月28日晚,张立冬等6人(其中1人未成年)在招远市一家麦当劳快餐店就餐时,向被害人索要电话号码遭拒绝,张立冬等6人遂对其殴打,致被害人受伤死亡。(完)。

记者第一时间采访了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院长、刑法学研究中心主任、刑法学教授刘宪权教授。针对林森浩辩护人提出的“故意伤害罪”、“过失致人死亡罪”的说法,刘宪权做了细致分析,并表示这两种说法都难以成立。“其实,‘故意伤害致人死亡’与‘过失致人死亡’这两个观点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行为人对死亡结果都是过失的,也即行为人对危害结果的发生持否定态度。”刘宪权说,在故意犯罪中,直接故意对危害结果的发生持肯定态度,间接故意对危害结果的发生持既不肯定也不否定的态度。“只有过失犯罪,行为人从内心来说,是希望这种结果不要发生的,也即危害结果的发生实际上违背了行为人的意愿。” 刘宪权指出,本案中林森浩在实施明显“加害行为”时,对危害结果的发生其实是“心里非常清楚”,且林森浩此前做过相关动物实验,但他仍然实施犯罪,这就排除了其对危害结果持否定态度的可能性。

同时刘宪权指出,在黄洋喝下有毒饮用水后,经历了从中毒到死亡的一段较长时间。在此期间,林森浩如果对危害结果持否定态度的话,只要稍微采取一些措施,早些讲出真相,黄洋的死亡后果可能就不会发生。但林森浩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如果说仅仅是给黄洋开玩笑,那只是林森浩的个人辩解。就本案看来,林森浩最后冷静地等待黄洋死亡,其主观恶性程度确实很高。” 刘宪权强调,故意伤害致死中的“伤害故意”通常是在直接故意的情况下发生,比如行为人用刀在受害人非要害部位进行划割,且受害人的死亡实际上违背了行为人的意愿等。而在本案中,林森浩采用的是用毒物侵害对方,对于最后出现的结果林森浩自己其实都难以加以控制,所以其主观上不可能只是具有“明确的伤害故意”。

至于“过失致人死亡”,刘宪权认为这种说法也不能成立,因为本案中林森浩有明显的加害行为,并最终导致黄洋死亡。“在这种情况下,过失致人死亡不可能成立。”。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1月5号,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发布一则简短的开庭公告,让复旦投毒案的时间轴在这几天里再次被媒体推到公众眼前。从事件发生直到昨天宣判,647天的时间里,在争议,煎熬,泪水,愤怒,悔恨等诸多情绪伴随下,审判继续,舆论争论不止,黄洋和林森浩的两个家庭伤痕累累。去年2月18号,案件一审宣判,林森浩因故意杀害室友黄洋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随后林森浩提起上诉。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裁定最终需经死刑复核程序核准后发生法律效力。现场声: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五条规定,本裁定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宣判完毕,将上诉人林森浩还押,闭庭。宣判词中称:维持原判,对黄洋死于爆发性乙型肝炎的质证意见不予采信。宣判声落下,黄洋父母亲情绪失控,痛哭不止。一直站着聆听审判的林父,听到宣判跌落在椅子里,在呆坐数十分钟后,一言不发地离开现场。林森浩的辩护律师斯伟江告诉记者,之前在与林森浩见面时,林森浩看上去是平静的,其实身体是在发抖。

斯伟江:他应该……怎么说呢,看上去是平静的,但是身体在发抖,虽然他已经做好一切准备。平静面对,万一有死刑的话还是要平静面对。斯伟江表示,对于这个结果,也给林家人打过预防针: 斯伟江:已经跟林森浩说 做好两手准备嘛,如果维持原判的话,我们在向最高人民法院在死刑复核的时候再提出疑点。因为他二审判决书没有回答疑点,所有疑点都没有回答。黄洋一家人的态度则早已明确,“希望能够维持原判决”是黄父唯一能够接受的结果。得知判决结果后,黄洋的母亲因为心动过速,心脏病突发,被直接送往医院,父亲则痛哭不止。黄洋父母的诉讼代理人叶萍:大家都在安慰她,让她尽量平复情绪,(黄洋)爸爸也在哭,他们一直期盼的是二审能够依法维持一审判决,所以这个结果对他们来说,是意料之中的。但是其实也并不是满不满意高不高兴,黄洋妈妈听到这个消息也是心脏病突发嘛,她也挺悲痛的。面对“维持原判”的二审裁定,辩方律师斯伟江认为本案量刑过重,辩护人希望最高法院能查明事实,依法将本案发回重审或者改判。斯伟江:非常遗憾,但是我相信这不是结束,因为还有最高法院的死刑复核,我相信最高人民法院(那里)还是有希望。

黄洋父母的诉讼代理人叶萍则认为,一审判决事实很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在得知判决结果后,林森浩发布手写声明,称,自己真的不是故意杀人,将聘请律师在最高院死刑复核阶段陈述二审提出的疑点。林森浩在声明中再次向黄洋父母道歉,并表示愿意将自己的遗体捐赠给医院。在宣判前,辩方律师斯伟江曾表示,比起结果,更期待判决书的内容——他们更希望二审判决书中,辩方提出的诸多质疑能得到回答。此前,二审过程中出现的诸多新证据一度被舆论视为“逆转性的”,这些新证据的提出为何最终没能实现“逆转”?“维持原判”的二审裁定该如何解读? 去年12月8号,二审开庭,持续十四个小时的庭审焦点有三:一,林森浩是否是故意杀人。二、所投毒物是否是“二甲基亚硝胺”。三、黄洋是否死于爆发性乙肝。在二审宣判后,辩方律师斯伟江对判决书内容表示失望: 斯伟江:没有回答质疑,所以这个不是一份合格的判决书。至少你得回答这些问题,澄清所有疑点。法律规定是排除所有怀疑嘛。黄洋父母的诉讼代理人叶萍则认为,二审判决书对辩护律师提出的问题已经进行了全面、充分的回答: 叶萍:关于所投的毒物是什么,所有证据都指向是二甲基亚硝胺,第二他们质疑的死因,也是前段时间大家都非常关心的,对于死因也有充分的证据证明确实死于二甲基亚硝胺中毒引发的肝衰竭引起全身衰竭。

我觉得这个问题已经回答的非常清楚。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洪道德指出,最终二审判决维持原判,意味着在二审过程中辩方提出的诸多质疑并没有能得到客观证据的印证: 洪道德:维持原判说明两点:第一是二审认为,一审判决判处死刑并没有罚过其罪,第二是,二审期间没有发现对被告人有利的事实或情节。就是说二审过程中,被告人一方拿出来的所谓新的说法,新的意见都没有得到事实来印证。所谓的新的说法新的意见,比如说被告人说没有杀人的故意,他是开玩笑,并没有证据来证明这个说法,恰恰事实表情他就是蓄意杀人,为什么呢,因为被害人处于病危,对他进行抢救过程当中时,他一直隐瞒被害人真实的病因,导致丧失抢救的黄金时间。再比如被害人不是死于中毒,而是死于乙肝爆发(的说法),这种也只是一个说法,毫无客观证据来印证。(记者潘毅 周洪)。

林森 黄洋 被告人

上一篇: 八旬翁提供场所“拉皮条” 容留卖淫获刑三年

下一篇: 南京一大妈接到诈骗电话 躲宾馆清点存折欲汇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66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