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卧车中忘锁门 男子钱财被偷光


 发布时间:2021-01-15 02:38:51

昨天凌晨5点,南京市秦淮区乔虹苑21栋门前的河边,一名黑衣男子仰面朝天地躺在草地上,附近居民走近后发现,该男子左手拿着一把裁纸刀,右手臂血淋淋的,估计已经身亡,随即报警。很快,秦淮特巡警和秦虹派出所的民警赶到现场查看,一名接报赶来的120急救人员检查确认,该男子已经身亡,随后刑警大队对现场进行了勘察,发现该男子年龄大约40岁,倒在地上时,左手拿着一把裁纸刀,右手臂鲜血淋漓,手腕处可见白骨肌腱,旁边的石柱上有不少喷溅状的血迹。民警从该男子裤兜里找到一只皮夹及钥匙,但没有发现他的身份信息。据警方初步调查,该男子系割腕自杀。目前秦淮警方还在进一步调查该男子死因。(记者 范晓林 实习生 唐琳)。

男子正在从下水道捞取地沟油。李伟超 摄 近日,有市民报料称,晚上在沙埔头路湘妃阁餐厅后巷,经常看到有人掏地沟油。“他们每天从那里捞取大量暗淡浑浊、略呈红色的膏状物,见到都恶心!”而这一情景,在同一地点,读者周先生已路遇多次,却一直苦于不知向哪个部门举报。捞油者多在晚上行动 周先生就住在锦厦社区沙埔头,沙埔头路后面巷子是他每天上下班的必经之路。出于工作原因,他每天都早出晚归,而正是晚上9时到11时这个时间段,周先生屡次目睹同一个男子在下水道内捞取地沟油。“最近常看到有个人,在这附近的井盖旁捞油。”在周先生的指引下,记者来到沙埔头路后面的一处下水道井盖旁。在这个圆形的井盖周围,残留不少油垢污渍,明显是长期捞取地沟油撒漏所致。过了半个小时,一辆布满油污的小四轮面包车在沙埔头路停下来,从车里走下一名身着蓝衣,提着两个沾满油污塑胶桶的中年男子,来到井盖旁,用铁钩拉来井盖后就旁若无人地用过滤网和水瓢将水、油等物质简单分离后,将油脂物放入桶内,满了再往小货车上的大桶内倾倒。

周先生称,这名蓝衣男子已经在此打捞了很长一段时日。“每天晚上9时到10时许,只要我走到这里,就基本上能碰见他。最近早上6时许上班,也能碰上个三四次。”周先生补充道,这附近餐馆的下水道几乎都被该男子“光顾”过。顺着周先生手指的方向,记者发现,沙埔头路商铺后面,绝大部分餐馆的下水井盖都污秽不堪,油迹斑斑。夜里行人稀少,这成为中年男子选择此时段“作业”的主要原因。“前段时间打捞时,如果来人了该男子还会停下来,等人走了再继续干,但是最近即使我故意从他旁边走过,他也不当一回事。”周先生说。称用地沟油制作肥皂 观看一段时间后,记者假装路人走到该男子旁边近距离观察:下水道的水面距地面只有尺许,上面漂浮着一层厚厚的油脂。男子小心地用木棍前端的铁碗把油脂弄到一起,然后轻轻地一舀,小铁碗里便有了半碗,他抬起手就往脚边的水桶里倒。那小铁碗被专门钉了许多小孔,离开水面的时候不断有水漏出来,一分钟不到,水面上便没有了油脂的“踪影”。

“哦,这油挺脏的,是用来喂猪的吧?”记者问。男子先是警惕地看了记者一眼,“不是,长安不让养猪,而且油猪也不吃,是用来提炼的。”男子一边“掏油”一边说。“这么脏的东西能炼出什么啊?”“能,听说这东西可以提炼出柴油,还可以提炼肥皂、饲料,现在的科技很发达。”男子开始高谈阔论,“现在柴油很紧张,好多车都加不上油呢。” “掏出来东西都往哪儿送呢?”记者继续问道,男子沉默了一下,说平时都有人找他们收,一般不去送。之后该男子提着小半桶地沟油走回车上。记者随机采访了几家餐馆的员工,面对“下水管道有无人来清理或者打捞油垢”的询问,员工们或含糊其辞连称不知情,或避而不答。发现掏油者可到信访办投诉 如果有人将地沟油偷偷进行加工,摇身将其变成餐桌上的“食用油”,后果不堪设想。就算是如该男子所说,用来制作肥皂,也需要通过提纯、精炼、皂化、盐析、洗涤、整理、成型等程序,目的是消除残留的甘油、色素等杂质才能安全使用。

一旦发现提炼、加工及出售地沟油的情况,市民该向哪个部门举报?这个问题让周先生犯了难。记者从有关部门了解到,长安镇不允许有人在辖区内存放和加工地沟油,所以十分支持市民发现和举办地沟油,发现有人掏“地沟油可以打电话到镇信访办,由信访反馈到有关部门联合处理。

男子 车门 驾驶座

上一篇: 甘肃凉州警方端掉张贴不雅小广告窝点 查获1.2万张

下一篇: 中央国家机关举报网站正式开通 提倡实名举报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1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