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部分驾校收“包过保险费” 交警部门将严查


 发布时间:2021-02-23 00:59:55

记者通过应聘北京市汉丽轩烤肉超市昌平店服务员和学徒工暗访,发现这家烤肉店确实存在种种乱象:如将客人吃剩的肉,端回后厨整理后再次摆上取餐台;在过道和垃圾桶之间来回踢的死鱼,最终变成了鱼片;已有异味的鱿鱼,被拌入洋葱和调料,“新装”上台。而在汉丽轩烤肉官网上,声称“一直注重菜品质量”,还希望成为“受人尊敬”的餐饮品牌连锁店。(今日《西安日报》) 从央视的3·15晚会到《焦点访谈》再到东方卫视等曝光食品安全问题,触目惊心的背后,几乎每次都是记者的卧底揭开真相,为什么少有一起引起哗然的食品安全事故是监管者卧底发现?监管者的职业良心和责任心究竟去哪儿了?从“过期肉门”到“口水肉门”,为什么监管者们不尴尬,不脸红,不着急呢?记者的“不务正业”和监管者的“正业不务”同样是对食品安全监管机制的讽喻。如果说,“过期肉门”还算是正规大餐饮企业的唯利是图的话,那么一些国内的中小餐饮企业的“口水肉”现象则是长期以来的公开秘密,对食品安全的践踏和忽视比洋快餐供应企业有过之而无不及,用触目惊心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入职无需健康证;客人剩菜整理后再上餐桌;后厨成“禁地”,切菜不洗手,死鱼被来回踢后仍上餐桌;碗盘用量大洗了不消毒;已有异味的鱿鱼,被拌入洋葱和调料,“新装”上台等等的违规操作,其实不仅是北京市汉丽轩烤肉超市昌平店独有的现象,一些黑心的餐馆,如此操作早已经历史悠久,信手拈来,什么食品安全和为食客负责,仅仅是挂在墙上的标语和广告语。

很多人其实也知道,在外面吃饭,厨房不敢看,店家也不想让食客看到厨房的杯盘狼藉和脏乱差,一些有良心和责任心的店家如今都喜欢开办“透明厨房”,让消费者能够清清楚楚看清厨房里究竟是怎么操作的,但是说到底,防“口水肉”再入餐盘不能光靠道德自律,关键靠的是严格的监管制度。面对食品安全的危机四伏的现状,不妨在科技监管上下功夫,借鉴环保部门电子监管排污的经验,为了减少和杜绝“口水肉”学校和餐馆厨房的弄虚作假,不妨在餐饮企业安装电子监控的摄像头,进行联网;当然,重点还是需要监管部门组建更健全的监管队伍,积极迈开双腿,进行多频次的流动检查,对违法者严管重罚。黑心餐饮企业主在“吃不死人”的心理暗示下,屡屡违反食品安全规定,过期肉,口水肉等不安全食品屡屡出现。事后的反思和举一反三,说得最多的就是依法监管和法治,到监管部门拿出一个管用的办法的时候了。(魏青)。

江心补漏未为迟……”吃过午饭,大理白族自治州强制戒毒所学员岑寂和往常一样,开始在“静心工作室”里做线雕,这块名为“浪子回头金不换”的牌匾他已经雕了近一周。“这块匾要挂在生活超市的墙上,希望我们都能临崖收缰,成功回头。”岑寂说。岑寂是大理州强制戒毒所一名普通学员,因吸食毒品于1年前被送到这里强制戒毒。在戒毒的过程中,他跟着老学员学起了线雕,并成为所里小有名气的“线雕家”。“雕刻的时候心很静,什么都不用想。”岑寂告诉记者,心情好的时候,他可以一口气雕8个小时,雕着雕着就忘记了毒瘾。“生理上的毒瘾好戒,心瘾却是魔鬼。相比药物,艺术其实是战胜‘毒瘾’的最好工具。

” 在大理州强制戒毒所里,和岑寂一样想凭艺术和毒瘾“战斗”的人不在少数。为此,戒毒所各大队成立了不少艺术工作室和活动队。业余油画家心寄和19岁的佤族小伙嘎悟所在的第一大队即有一间名为“惜心”的工作室。“工作室的名字是戒毒所警察和学员们一起起的,取意为:珍惜新的开始。”心寄告诉记者,来戒毒所后,他加入了“惜心”工作室,想在重拾爱好的同时,和更多学员抱团和毒瘾战斗。嘎悟是工作室最小的“明星学员”,弹得一手好吉他,总会在休息时给学员唱上一曲。“尽管常常不知如何面对竞争激烈的外界社会,但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不一样的人生。”心寄说,康复后,他希望自己能在大理古城开间工作室,专卖学员们的画。

“成立工作室是希望能帮助学员拥有积极向上的生活心态,更好地融入社会。”大理州强制戒毒所一大队大队长左庆峰介绍说,目前,大理州强制戒毒所6个大队都有各自的工作室和舞蹈队,学员们可以根据自身兴趣,参加书法、手工艺、音乐等各类活动。(本文所涉学员均为化名)(完)。

驾校 学员 记者

上一篇: 团伙循潜规则设连环局 冒充国企老总骗百万回扣

下一篇: 广东信宜打掉一农村恶势力团伙 10人落网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2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