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主犯量刑轻 湖北一母亲冰存儿子遗体两年讨公道


 发布时间:2021-02-23 01:00:03

我有个亲戚在政府部门工作,帮你找找关系一点问题也没有,不过这年头办事可要‘送礼’”、“可以,只要你能把事情办成,钱不是问题。”一个70多岁的农村老汉,连初中都没毕业,竟然在3年内以同样的方式骗取亲戚12.8万元。8月22日,江西省德安县公安局警方依法将涉嫌诈骗的犯罪嫌疑人罗某刑事拘留。吹嘘能搞“指标” 2009年4月的一天,罗某到表弟付某家玩,闲聊中罗某称自己家有个亲戚在政府部门工作,很有权,能够帮忙办事。付某见表哥有这样的大“关系”,也见缝插针提出要求:听说县城可能要增加“的士”车,能不能给我的儿子搞个“指标”,好让他有个职业赚点钱。罗某大手一挥,满口答应,但是“指标”到底应该怎么办,自己心里却没有底。问一下“的士”司机不就知道了吗?两天后,罗某在县城办事的过程中,特意打了一辆“的士”,向司机详细询问了申请出租车营运指标的程序和条件,司机告诉罗某办这个事要找很多部门,还要“送礼”、“包红包”。

回家后,罗某就把打听到的“内部消息”告诉了付某,老实的付某一想,这年头办事肯定要花钱,于是当即拿出1万元现金交给罗某,并授权罗某全权处理此事。赌博输掉“礼金” 收到钱后,罗某找到供职于政府部门的某领导,并拿出付某给的1万元钱行贿,当场遭到严词拒绝。碰了一鼻子灰的罗某觉得很没有面子,但如果就这样回去,岂不被付某笑话,于是罗某就隐瞒了此事。罗某平时好赌,之前赌博输了很多钱。“可能平常因为身上钱不多上场都没有底气,今天兜里有1万元,一定能够扳本回来”,想着想着,罗某找到赌友“开了工”。可是,天不遂人愿,本没有扳回来,还把付某给的1万元也输掉了。罗某的霉运还没有结束。几天后,罗某受村里族人委托到邻近的瑞昌市去联系修族谱事宜,途中乘坐班车时,身上2万元修族谱的经费也被小偷偷走了。这些钱可是等着急用的,怎么弥补呢? 3年骗走12.8万 罗某左思右想,还是找到付某。因为前面发生的事付某都不知情,所以当罗某再次提出要花钱找关系时,付某仍然对罗某的办事能力深信不疑,如数按照要求给了钱。

就这样,从2009年4月到2012年3月,罗某先后以帮忙搞出租车“指标”要花钱找人为名,多次从付某手中骗走人民币共计12.8万元。今年7月,付某得知县里的出租车指标已分配完毕,其中并没有自己儿子,于是一再逼问罗某,罗某迫不得已承认了自己诈骗的事实,并写下了欠条。8月14日,因无力偿还欠款,付某向公安机关报了案。8月22日,德安警方依法传唤了罗某,经讯问,罗某对自己诈骗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据了解,罗某诈骗得来的钱款,除用来偿还被偷的修族谱经费2万元外,其余均被其赌博输掉。(完)。

一名六旬老人在工棚被杀害。警方接警后,两小时将凶手擒获。29日早上6时许,宜昌市夷陵区公安分局接到报警:夷陵区某砖厂内一名老年妇女死于工棚,现场有大量血迹。接警后,警方立即启动命案侦破机制,赶赴现场展开调查。经侦查专班民警现场勘查,初步确认此案为他杀,且性质恶劣。侦查专班立即分组进行侦查,一组留在现场收集相关证据,一组围绕死者社会关系进行排查,一组围绕案发地周边视频监控进行搜索。很快,现场组传来消息,该砖厂工人易某失踪,警方在其工棚内发现可疑血迹,易某有重大嫌疑。专班立即针对易某展开追捕,发现易某已往当阳方向逃窜,夷陵区警方立即组织警力追捕,两小时后,警方将易某抓获。经初步侦查,犯罪嫌疑人易某(男,54岁,夷陵区黄花镇人),单身多年,在该厂工作。4月28日晚,易某因经济问题与死者发生争执,恼羞成怒的易某持刀将其杀害,随后连夜潜逃。目前,易某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夷陵区警方已依法将其刑事拘留。

(完)。

当乔国正骑着自行车从居住的院子里出来,看见穿着制服的警察出现在面前,用河南话喊出自己名字时,在外潜逃近11年的他丝毫没有害怕,相反,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感。【主犯的忏悔】 ●逃亡期间每天都在痛苦中煎熬 2001年1月份的一天,得知一个团伙成员被抓获的消息后,乔国正惶恐逃窜。据乔国正介绍,自己曾挖过煤开过矿,后来,在登封开矿赔了几万块。心情烦闷的乔国正在开矿合伙人的撺掇下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在逃跑途中,我从不敢长时间坐车,也不敢进入车站,害怕被抓。每次遇见大型路口或者车辆快要进站时,我都要下车从小路步行一段,然后再在下一段路上坐一段车。如此几天,我终于逃出了河南。”乔国正在面对东方今报记者的采访时这样说。

乔国正先后逃至河北、新疆、陕西、山西等地,由于平顶山警方始终没有放松追捕,多年来他一直四处漂泊。最后,心力交瘁的乔国正逃至山西省运城市盐湖区,隐姓埋名,化名张三进入了郊区一果园内打工。“逃亡期间,我每时每刻都在痛苦中煎熬”,“将近4000个日日夜夜啊,那滋味没有人能体会得到”。乔国正说,自己平时根本不敢与其他人谈论自己的家乡、亲人。●被抓了有种说不出的轻松感 为避免其他人的怀疑,每年春节的时候,他就谎称自己回老家了,其实他白天一直在外游逛,偶尔去打些零工,晚上再偷偷从庄园侧门进入庄园休息,也不敢开灯,饿了,就啃点方便面;渴了,就喝点凉水。刚到果园工作的时候,每月工资只有300元,生病了,没钱也不敢上医院;想家了,只能躺在木板床上,望着天花板想想;知道老父亲生病了没钱医治,只能独自流泪而不敢回家;儿子结婚了,他也不敢回去;已经当上爷爷的乔国正,至今也没有见到过孙子一面。

“虽然十多年前我逃过了追捕,但每天都过得心惊胆战。特别是在得知几名主犯被判死刑后,心里说不出是啥滋味,一听到警笛声我就心惊肉跳,每次都跑到果园里躲起来。这些年来,听到陌生的河南人说话,我都会低着头绕着走。十多年来,这样的场景我已经想象了无数次,以后终于不用担心害怕了。只是,我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小孩,是我害了他们啊。”说到这里,乔国正深深低下了头,再也不发一言。“当我从院子里出来,看见穿着制服的警察出现在面前,用河南话喊我的名字时,说实话,我的第一感觉不是害怕而是突然有了一种说不出的轻松感。”乔国正说。【案件回放】 “村官”8年抢劫300起 2000年11月25日夜,平顶山市石龙区天平煤矿,源发个体煤矿一井、二井,金地来个体煤矿被5名持枪、持刀凶徒洗劫,1人被杀。

经警方查实,该案是以乔国正为首的犯罪团伙所为。自1993年以来,该犯罪团伙在平顶山市多地先后抢劫作案300多起,抢劫现金150余万元,伤害无辜120余人,其中杀死6人,致重伤残疾30余人。2001年年初,警方根据掌握的线索,一举将乔军政、孙国兵等人抓获,而主犯乔国正等3人则闻风潜逃。让人惊诧的是,犯罪分子中的孙国兵是刘河村村委副主任、任潮是刘河村会计兼文书、郭柱是刘河村电工、李坤义是刘河村治保主任兼民调主任、乔军政是刘河村计生主任。2001年1月至今,平顶山市警方始终没有放弃对乔国正等人的抓捕,并最终于2011年7月13日在山西省运城市将隐姓埋名的乔国正捉拿归案。(□东方今报记者王俊生通讯员张伟伟杜和辉/文图)。

罗某 主犯 易某

上一篇: 杭州杀人在逃嫌犯进京列车上落网 手上缠纱布引注意

下一篇: 温州一尿毒症患者当街贩毒被抓 挟病"叫板"民警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7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