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罹癌弟弟服刑 福建晋江看守所特批两人相见


 发布时间:2021-02-24 02:22:51

湖北省京山看守所狱医许松就将正式退休。这位10年间自掏腰包给“兄弟伙儿”加餐的“许伯”,让众多的“迷途者”恋恋不舍。今年60岁的许松,是湖北省京山县看守所里一名普通的狱医,在这里一呆就是10年,再过20几天,就是他正式退休的日子。26日,许松照常在巡诊后来到看守所的小厨房,电磁炉上是一锅热气腾腾的白萝卜炖鸡。早上5点起床,许松自己在家将食材做成半熟,再带到看守所接着熬,这样一来,即节省了时间又保证了汤味浓香。到了午饭时间,许松端着熬好的汤送到病号室,从厨房到病号室有100米,许松走了10年,这锅汤也送了10年。他自掏腰包为病号加餐的买菜费用也早已无法统计。1994年,从沈阳军区某集团军主治军医岗位上转业后,许松回到京山县公安局做了一名法医。2002年12月,县公安局党委又将他调至京山县看守所担任狱医一职,成为所里唯一的一名狱医。

认真负责、有干劲,刚进入看守所,许松对在押人员做了几个月的调研,他发现因为长期关在监室内晒不到太阳,犯人普遍身体素质较差,最严重的还形成格林巴综合症。他将情况反映给领导,领导同意他开设小灶,为病号做营养餐,但犯人的伙食费用本就有限,根本不可能再增加款项为犯人补充营养。眼睁睁看着他们脸色苍白、身体虚弱,许松不忍心,没有钱怎么办?自己掏!每个月一千多块的工资里,菜钱占了三分之一,除了狱医,许松又兼职做了厨师。“鸡在鸡笼里关久了也扑腾翅膀,何况是人,坐牢是很累的事。”在看守所工作了十年,许松知道坐牢的滋味。判了刑的犯人是不允许出监室的,困在10几平米的小监室,除了放风口就是睡觉的地儿,苦闷、痛苦、孤独、守望是这里生活的常态。有位上级看守所所长因渎职罪曾被关押在这里,他当过领头羊,曾是湖北省监管战线上的一面旗帜,以前天天管制下属、制服犯人,如今自己倒成了被管教对象。

他写了一封“绝命书”,充满对自身的厌弃和绝望,几次出现自杀行为。作为长者,许松以自己的阅历帮他分析问题,深入思想找出问题所在,然后寻找解决办法。这样的“引入式”心理辅导,一次次为犯人解开了心理枷锁。每逢中秋节、春节,时有几个犯人狂躁起来,语气酸溜:“今天过节,你们舒服啊!”许松笑着:“你们过节不能回家,我也和你们一样,我们一起生活。” 临床医生、心理医生、营养调剂师、监管民警,一份工作四种身份,对工作的极强责任心让许松难免对家庭疏忽。今年,许松的岳母因脑出血后遗症瘫痪在床,许松的姐姐母女俩同时患尿毒症晚期,每隔一天就要做次透析。尽管每天中午要赶去医院照看姐姐和侄女,但他从没间断给犯人做饭。就是这样一位老人,用精湛的医疗技术挽救了11名危重人犯的生命,用人性化的管教方法和高尚的人格魅力征服了形形色色的“迷途者”。他叫犯人“兄弟伙儿”,犯人称他“许伯”。

在看守所他是一道温暖的阳光,温暖着他的“兄弟伙儿”。(完)。

弟弟持斧将哥哥劈死。当地警方接警后10个小时将嫌疑人李某抓捕归案。据警方介绍,10月10日晚10时30分 ,三江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群众报警,称高基乡弓江村地六屯发生一起命案。警方立即出警对案情进行分析,并部署警力分组守卡、追捕。警方连夜对几个山头进行地毯式搜索,由于夜间能见度低,加之山林地形复杂,搜索难度很大。经一个晚上不间断搜索,11日上午9时30许,一小分队民警在一山上水田处发现嫌疑人踪迹。当赶来的增援的民警将李某围住后,惊慌失措捡起地上的竹篙企图反抗,但很快被民警制服。经审查警方获悉,嫌疑人李某是死者的亲弟弟。10月10日晚,李某到哥哥家吃饭喝酒,酒过三巡两人发生言语冲突,李某哥哥用斧头敲伤李某的肩膀。斧头随后被李某夺去,当哥哥走进自己房间准备休息时,李某持斧头跟了进去,哥哥见状便大声呵斥“你难道还敢劈死我?”李某借着酒劲,挥起锋利的斧头朝哥哥的右脖子连砍数下,致其哥哥当场倒在血泊中死亡。杀人后李某仅穿着一条短裤惊慌逃跑,在山上水田处被追踪而来的民警抓获。

目前,犯罪嫌疑人李某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仍在进一步调查当中。(完)。

河南省伊川县人民法院审理一起蹊跷绑架案件,发现其中一名被告人全涛在犯案时使用的是,其孪生哥哥全海的姓名,而让人诧异的是其哥哥全海因故意杀人在陕西定边犯案,使用的竟是孪生弟弟全涛的名字。兄弟二人本打算通过互换身份使自己逃脱法网,最终还是双双锒铛入狱。经查,2011年11月27日,全涛伙同李三等四人携带枪支、电警棍、辣椒喷剂等作案工具,驾驶长安之星面包车从洛阳跟踪被害人胡大至胡在伊川县城的住处附近,强行将其拉到车上,在对其蒙眼、捆绑手脚后,带至李三在洛阳市瀍河区机务段家属院的租住处,并从胡大身上搜得浪琴手表、农业银行信用卡等物品。当晚,全涛等人让胡给其家属打电话索要赎金,胡让公司会计往其农行账户上汇了10万元。之后,李三持胡大的农行卡在洛阳提取现金2万元,后又到郑州刷卡购买金条、金项链等物,消费共计153836.4元。

据介绍,案件在审理过程中被告人全涛一直自称全海,但法院办案法官偶然在某电视台报道中发现节目中的被告人叫全涛,与本案被告长相一模一样,其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刑。后经法院核实发现,哥哥全海曾冒充弟弟全涛的名字到处犯案,而哥哥意想不到的是弟弟全涛同样也冒充哥哥的名字到处犯案。最终,哥哥全海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弟弟全涛因绑架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文中人物系化名)。

哥哥 弟弟 看守所

上一篇: 福建宁德一官员侵吞公款近175万元 获刑19年

下一篇: 温州一尿毒症患者当街贩毒被抓 挟病"叫板"民警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47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