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探望病父回家路上疑遭性侵杀害 警方正在调查


 发布时间:2021-04-09 00:15:26

同时,死者家属委托律师提起总额共计123万余元的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死者丈夫蔡世勇也将赶回平南县参加庭审。民警酒后闯入米粉店 开枪打死怀孕女店主 2013年10月28日,广西平南县大鹏镇发生一起杀人案,该县公安局民警胡平酒后在该镇某米粉店购买食品时,只因米粉店不卖奶茶,遂拔枪打死已怀有身孕的女店主,其丈夫中枪侥幸未死。案件发生后,涉案民警胡平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并被检察机关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提起公诉,6名有关责任人被停职调查。据中央政法委2014年2月11日通报,平南县原副县长、公安局长周贤,公安局原政委李坚分别受到撤销党内职务、行政撤职处分,其他相关责任人分别受到党纪政纪处理。

据报道,涉案民警的家属曾试图通过经济赔偿取得被害人谅解,但被受害人家属拒绝。当地政府部门也曾提出赔偿计划,并和被害人家属进行协商,当事人家属一度拒绝赔偿。2013年10月31日,当地政府曾将死者吴英娘家、婆家亲属召集到一处,商议先行赔偿问题。蔡世勇的姐夫赖先生表示,政府提出的赔偿金额70余万,包括死者赔偿金、孩子抚养费等。当地政府的这一行为引发公众质疑:加害人为醉酒民警,政府为何埋单?2013年11月3日,贵港市副市长、平南县委书记黄星荣接受采访时称,考虑到诉讼时间较长,为了尽快让受害者得到补偿,计划由政府出面先行支付,事后再由犯罪嫌疑人偿还政府。

死者家属索赔123万 或得不到精神抚慰金 广西警察枪杀孕妇案曾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在案发后的3个多月的时间内,始终未走上司法程序,被网友戏称为“2013年十大烂尾案件”。除了涉案民警最终判决结果,受害人家属的索赔金额也受到关注。因此前受害人家属拒绝涉案民警家属赔偿,此次提出123万元赔偿,能否获得法院支持尚存疑问。据受害人家属的代理律师陈逸洋介绍,吴英的父母还提起了总额共计123万余元的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诉讼。包括死者吴英的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的扶养费、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吴英的丈夫蔡世勇的医药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补贴、伙食补贴、交通费以及精神损害抚慰金等。

据媒体报道,受害人吴英的哥哥、受伤店主蔡世勇及其姐夫赖先生称,此前他们已经从当地政府处收到70万元的赔偿,但受害人家属未能详细说明该笔钱的性质。有法律人士指出,从法律上说,刑事附带民事赔偿应该按照法律的有关规定和标准进行赔偿,但是和普通的民事伤害案件不同,刑事案件中的犯罪嫌疑人要受到刑事处罚,依法律不会再有精神赔偿金。

一男子乘坐出租车至科学岛路公交二公司附近时,突然行凶,持刀抢劫后驾车离去。4个小时后,男子来到公安机关自首,自称抢劫的初衷是为了“求坐牢”。男子凌晨自首求坐牢 “我要自首,我刚抢了一辆出租车。”2月11日凌晨1时许,包河刑警三队值班室里,突然冒出一声低沉男音。值班民警被这突兀的一句话吓了一跳,凑近男子观察起来:湿漉漉的头发贴在头皮上,衣着整齐,身上没有酒气,眼神没有闪躲。凭借多年的经验,民警判断这其中有不同寻常的故事。民警迅速将男子控制住,立即开始问询。审讯中,男子十分配合,甚至一五一十地将自己的身份和行为交代清楚,“我想坐牢!”交代完后,他长吸一口气,斩钉截铁地说道。而伴随着他的交代,民警开始了紧张的调查取证,案情很快真相大白。的姐遇抢劫钱车皆失 时间回溯到5个小时前,10日晚20时许,的姐梁大姐在包河苑附近拉载了一位中年男乘客,“个子不高,不到一米七,穿着咖啡色外套。”按照乘客的要求,梁大姐开车向着新华学院驰去。乘客很健谈,从他的口中,梁大姐获悉,对方也是一名司机 半个多小时后,梁大姐将车缓缓停在路边,此时乘客犹豫了一下,很快改变了目的地。

在他的不断指引下,出租车很快驶往了科学岛路上的公交二公司,此时刚过21时。“把身上的钱都掏给我。”快到目的地时,梁大姐突然被乘客叫停,她耐心地等着对方付钱结账,然而等来的却是他从怀中掏出的匕首。感受到脖子上刀刃的冰凉,梁大姐下意识地挣扎起来,“你不要命了,我只要钱。”男子一声厉喝,用力将她从驾驶座内推下车去。梁大姐只好交出全部的500多元车费,随后男子威胁着夺过梁大姐的手机,并扔进草丛中,“我不伤你性命,车我先开走,等我走了,你就报警。”说罢,男子一加油门离开。幸遇好心人及时报警 空无一人的路旁,梁大姐在漆黑的草丛中怎么也找不到手机,只好沿着马路步行。幸运的是,没过多久,她就遇上了驾车回家的张先生。刚见到梁大姐时,张先生被她的模样吓了一跳,“周围光线很暗,又比较安静。突然从路上跑出来一个哭喊不停的人,再一看头发有些凌乱,脸色煞白。”如果不是车上恰好还坐着几个同事,张先生甚至都不敢停车询问。在张先生等人的宽慰下,梁大姐将自己的遭遇说了出来。听说出租车被劫,众人连忙报警。闻讯赶来的民警很快在草丛中找到了梁大姐的手机,并通知她的家人。

弃车而逃后直奔浴场 就在民警部署拦截寻找梁大姐的出租车时,抢车的男子早已弃车而逃。从农业示范园出来之后,男子驾车沿着西二环一路狂奔,最终停在靠近清溪路的位置。下车后又匆匆打车离开。揣着抢来的钱,男子来到一家浴场,洗完澡吃完宵夜后,他又想起抢车时对梁大姐说的话,“你要不报警,我自己去自首。”再一联想抢车的初衷,穿戴完毕后,打车来到包河刑警三队投案自首。根据男子的交代,民警很快带着他出发寻找被他丢弃的出租车。民警在西二环、潜山路一带来回绕了半天,终于找到这辆停在路边、车门没锁、车灯大开的出租车。经过与指挥中心核实,确认正是梁女士遭劫的车。由于案件发生在蜀山辖区,凌晨3时许,现场民警接到指挥中心指令,将案件移交到蜀山刑警大队办理。沉迷赌博人财两失抢劫求解脱 从案发到自首,短短几个小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让男子的思想发生了如此大的转变,又是什么原因让他在民警面前说出“我想坐牢”的惊人之语。随着调查的深入,一切慢慢浮出水面。原来,男子姓邢,今年41岁,有着一份司机的固定工作,也曾经有着一个幸福的家庭。但是因为赌博,这一切都成为过去。不久前,妻子因为难以忍受他的赌博恶习,与他办理了离婚手续,儿子也离他而去。

然而,这却并没有让他醒悟,反倒更让他沉迷赌博之中,欠下了近五万元的外债,“从银行贷了4万元,分期支付,每月要还2000多元。”据邢某交代,家庭的破裂和背负的债务让他心情很是郁闷,加之案发前几天他一直没有上班,亲戚朋友却无一人关心,让他的心里更是失衡,这才萌生了抢劫求坐牢的想法。在他看来,这是他寻求自我解脱和引起亲友注意的唯一方法。(本报记者 王伟)。

阿华 大姐 家属

上一篇: 新规震慑“老赖” 中国法院致力破解执行难题

下一篇: 广西叔侄“联手” 3年飞车抢夺金项链近50起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6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