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一带一路”是香港法律界的重大机遇


 发布时间:2021-02-23 00:59:52

香港姑娘李晓颖开始了在北京的驻站记者生涯,如今她已称得上是香港记者中的“北京通”。对于这座城市,她说,北京就像相处了很久的男朋友,或许没有最初的激情,但是已经习惯了对方,成为人生中很重要的一部分。2014年全国“两会”总理记者会上,李晓颖得到了提问机会,是那次记者会上唯一向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提问的香港记者。李晓颖说,在北京,她有了与在香港不同的体验,也有了“更宏观的视角”。2003年,做记者仅两年的李晓颖第一次来到北京,采访中国民用航空总局局长让她异常兴奋。一个想法自然而然地产生:如果留下,将可以更近距离接触当地新闻,或许有机会采访到更多大人物。回香港后她立刻申请,2004年8月开始驻京生涯,“刚开始是让我在北京呆三个月,然后回香港工作两个月。后因北京有很多新闻,更需要我,所以慢慢就成为常驻记者,没想到一做就是十年。” 刚到北京,李晓颖就感受到生活上的不适应,因为即便是乌冬面这种在香港很普遍的食品在北京都很难买到,而出售新鲜面包的面包房当时也不多见,她只能逐渐开始尝试北京的饮食。

但生活上的问题立刻淹没在忙碌的工作中。李晓颖很快发觉,她有些“忙不过来”,政治、军事、体育、娱乐,几乎所有领域她都要涉猎。有人建议李晓颖挑选一个领域深入研究,但她觉得很难做到,毕竟这里的新闻太多,“飞速发展的中国受到全世界瞩目,而北京作为国家的中心,正是记者施展拳脚的地方。因此,工作越忙,就越觉得来北京的选择是正确的。” 2004年的雅典奥运期间,对体育没什么了解的李晓颖,接连采访了刘翔、李婷、孙甜甜等奥运冠军;2011年“瓦良格号”航母首航,她通宵守候拍到了独家照片,很多重大的时刻,都少不了这个瘦弱的姑娘的身影。而对商界、政界、军界重要人物的专访更让她颇有成就感。细数一次次采访经历,有过冲突,也常得到启发,李晓颖都会把它们当作宝贵的人生经历,“目前我的人生三分之一在这里度过,这座城市给了我很多难忘的时刻。” 在北京的十年,也让李晓颖对国家有了更明晰的理解,“不管是否喜欢,但是我始终认为我们是一家人,我的采访工作也是对这个国家的推动。” 目前的李晓颖,依然在北京享受着记者职业带来的快乐。

经常有朋友问她为什么在一个地方呆那么久,她的回答是,“北京还有太多值得采访的东西等待我,好奇心让我舍不得离开。” 对于未来,李晓颖选择拒绝去规划:“人生不需要规划,规划了也没有用。我找到了一个很喜欢的职业,又来到了一个充满新闻的城市,虽然收入微薄,但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这就足够了。”(完)。

香港前律政司司长梁爱诗本周投书香港媒体指出,“一带一路”建设和“走出去”战略是香港法律界的重大机遇,因为这一过程会涉及大量合同,香港可凭借法律优势,争取香港的法律成为合同的适用法,争取香港法院和其他机构成为合同纠纷解决地,香港律师可贡献自己的智慧和努力。此文标题为《“一带一路”的愿景与香港》,摘发如下: 香港法律体系比较完备、广为国际社会认可,这是不争的事实。香港法律就是“一国两制”的体现,它包括英国、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普通法系的形式和内涵。近年来,越来越多的跨国合同,包括内地企业与他国企业签署的合同,都选择香港法作为他们合同的适用法。因为许多国家熟识普通法,但不懂中国法律,这也反映了各国商界对香港法律的信任和肯定。香港法律是一个开放的体系,只要合同双方选择,就可以将香港法律约定为合同的适用法,同时也可以选择香港法院或其他香港争端解决机构处理合同纠纷。香港律师不仅仅对香港法律熟悉,更重要的是他们对中西法律体系和合同条款都不陌生。

多年与各国律师打交道,他们对各类合同的行文、细节的把控、权利义务的拿捏、条款的措辞等,都相当娴熟,况且自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香港的法律服务已对外开放,世界各国的律师多在香港设有分行,客户可随时取得外国法律咨询。他们也可借香港踏入内地市场。香港律师不仅对普通法系国家比较了解,对大陆法系也不生疏,包括对伊斯兰国家的法律体系和融资方式也渐渐认识。香港政府控股的香港按揭证券有限公司就成功发行了伊斯兰债券。此外,香港律师还有双语的便利,为中外交流、法律条文理解、交易谈判等提供了方便。实际上,香港律师能够提供的、与此相关联的一个更大便利,是他们对中西文化的深层次的理解,这也是他们有能力对合同双方不同要求作出精准分析的基础,并与内地客户分享,协助他们作出准确判断。“一带一路”建设和“走出去”战略所涉及国家、民族和地区是各种各样的,他们之间不单文化有异、语言不同、习性相远,而且还涉及不同信仰和民族敏感问题。香港多年来习惯与不同民族相处,彼此包容,也习惯与各文化团体打交道,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香港律师在不同文化族群融资、商贸、交往方面,诚信和善于理解的特性取得广泛好评,是居中协调、取信各方的良好人选。香港作为国际仲裁中心,拥有国际知名、不同国籍的仲裁员。在法律纠纷解决机制上,香港不但有信得过的法院体系,还有国际认可的调解程式,以便各国商界有效、合理地解决他们的合同纠纷,实际上,各路商户已经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愿意把他们之间的合同纠纷,交由香港法院、仲裁庭、调解机构解决。国家根据“一带一路”和“走出去”大战略的需要,可考虑在香港建立一个专门服务“一带一路”的法律纠纷处理中心。我相信,类似这种构思,也可以用于其他行业。

香港 法律 律师

上一篇: 香港历史博物馆叙说“藏品的故事”

下一篇: 外交部驻港公署促美勿干预香港事务 指美报告罔顾事实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97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