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皮少年父亲节书信寄天国 “多谢你关心我”


 发布时间:2021-02-23 00:59:45

18日传赌王何鸿燊病情恶化,引来一众传媒赶到港安医院守候,何鸿燊女儿何超琼、何超凤及何超蕸于晚上8时许离开时未有回应半句。之后,何超琼出席新车活动时才开腔,她说:“爸爸现在每日增加运动量锻练体能,例如踩10几分钟电动单车,踢脚等舒展筋骨的动作。”“依照营养师的餐单,要每日增加卡路里,因为瘦了10几磅。” 何超琼说,“跟以往运动量比较的话,康复就未足八成,而病情是无问题的,未知中秋节前能否出院。现在子女会轮流陪他,但不会带食物去。”何超琼笑指最近带了何超仪有份录像的《美女厨房》给赌王解闷,赌王一看为之精神起来,也无要求快些出院,自己知道自己事,大家都是为他好。而何超云昨晚以短发新形象亮相,并说赌王初时都认不到她,要她拨起头发才认到。她透露父亲有打麻将玩十三么,她为多点时间陪父亲,向学校请多两星期假。她说曾叫父亲快些出院,却被说黐线,但父亲都有赞她乖女。

香港一名曾因贪污而入狱的警员再惹官非,被18岁亲生女儿指证6岁开始被其性侵犯,案件24日在高院开审。事主被辩方大律师盘问时承认,父亲入狱后家庭出现剧变,要靠综援生活,胞姐离家出走,母亲患上抑郁症,归根究底是因为父亲做错,父亲出狱后与其关系恶劣。现年45岁、在投资公司任职的被告被控非礼及乱伦共5项罪名,指他于1996年至2006年间,两次非礼幼女,又三度跟幼女性交。事主供称,被告前两次性侵犯乃在她6岁及8岁时发生,被告叫她到睡房替他按摩,但其间却伸手入她的衣服内摸她的胸及下体。至1999年、事主9岁时,她替被告按摩期间,被告性侵犯她,事主称当时感到下体痛楚,但不知被侵犯。事主又指在2005至2006年,被告曾两次走进其房间性侵犯她。她又指由于母亲身体不好,不想家里吵架,才忍气吞声没有投诉。直至2008年4月,她被父母及舅父指偷去家中40元,事主跟他们大吵一场后搬离寓所并报警,揭发父亲恶行。事主接受辩方大律师盘问时承认,自父亲出狱后二人关系恶劣,父女因事主拍拖而经常吵架,最后令她与拍拖数月的男友分手,她也认为父亲已不值得尊敬。

香港屯门友爱邨一名父亲疑被女儿没收手机并禁止离家,昨(26日)晨在家抛纸条落街求救,由保安员发现报警。警员其后上门调查,因父女同称曾遭对方袭击,警方列作“普通袭击”案处理,将父女一并拘捕。被捕父女姓杨,分别66及30岁,同报称受伤及不适,事后送院敷治及验伤。现场为友爱邨爱曦楼27楼一单位,杨某与妻女一家三口同住,其中杨妻体弱多病,女儿则行径古怪,常因琐事与父争吵致“家庭不合”,街坊均习以为常。消息称,前日父女又因事争吵,其间父亲感头晕,要求女儿报警,但女儿拒绝,双方因而大打出手,混乱间女儿曾掷杯击伤父亲手臂,其后争吵暂时平息。至昨晨7时许,父亲再次表示不适,要求女儿报警,但遭拒绝及没收手机;其间父亲用纸张写上住址及求救字句,连同衣服一同掉落街求救,屋苑保安员巡经发现求救字条,报警揭发案件。

香港一位父亲发现儿子在住所疑吸食毒品后昏迷,为免爱儿再受毒品摧残,日后难以自拔,毅然大义灭亲报警求助,警员将涉藏毒青年拘捕,并追查毒品来源。被捕男子姓郭、22岁,与56岁父亲及家人同住荃湾曹公坊博德楼一单位。据悉,郭染“索K”毒恶习多年,曾趁家人不察,偷偷在房中索K。家人近来发现及多番劝喻,但他始终不肯戒掉恶习,令家人担心,故经常留意其行为。26日近零时,郭父发现儿子整晚躲在房间,进房查看,见儿子躺卧床上,鼻孔沾有白色粉末,疑受药物影响陷入半昏迷,相信儿子又再索K,为免爱儿受毒品侵害,遂报警求助。

警员接报到场时,半昏迷青年已回复清醒,警员在房间检获一包约重半克怀疑K毒及一粒药丸,经调查后以藏毒罪将其拘捕,但他拒绝送院检验,被带署扣查。

香港一名病人家属22日公开投诉,指其79岁肝癌父亲今年10月在玛丽医院住院留医时,在病房内出现气促、头晕、抽筋等征状,儿子目睹父亲渐渐失去知觉,急如热锅上的蚂蚁,不停奔波向护士求救,“但护士只给他换尿片、量血压,3个钟头后才有实习医生来!” 结果,老翁抢救后不治。家属质疑院方“冷血”延误救治,又质问“是否认为我父亲肝癌没得救,就救都不救?”院方则声称已经立刻救治,个案已交死因庭跟进。丧父的罗先生说,79岁的父亲在2005年确诊患肝癌,入住玛丽治疗,出院后返黄大仙家中与家人同住,“他是抗癌勇士,一直很积极吃药治疗,我们应该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孝顺他、尽儿子的责任,没想有市民在明爱医院正门病发不救,但有医院在病房内病发也不救!” 罗先生说,父亲今年9月因剥掉两颗牙后流血不止而住院两天,及至10月6日,“父亲突然抬不起手,我担心他中风,于是飞的士去玛丽。急症室医生建议他入院,当晚住内科D6病房,排期到脑内科检查。”出事后,有专科医生分析其剖尸报告,认为罗父很可能是脑部出血导致半边身麻痹。罗先生说,翌日,“父亲状态不错,妹妹还买了河粉给他吃,没想到那是我们最后的天伦乐……”他说,他约于10月8日下午5时15分前往探病,发现父亲开始呕吐,于是通知护士。

但他声称,“护士只说医生已经为他检验肠胃,并开药让他服食,但没有叫医生来救人。”及至晚上6时,“父亲更头晕、大腿痛,我不停向护士通报病情,但她说医生在看新症,没空,只帮他换尿布,我妹妹忍不住立刻打电话投诉。”医管局指当时护士检查后认为病人稳定。直至晚上约8时15分,“有一名见习医生来到,发现父亲嘴歪了,才发现他严重抽筋,情况危险。那医生急到后颈通红,喃喃自语一边冲入电脑房,一边说‘不是这么厉害吧,不是这么厉害吧?’。”医管局指罗父当时右半身瘫痪。8时50分后,罗心跳曾三度停顿,需接受心肺复苏法救治,但延至10月9日凌晨零时14分,因心跳第四度停顿不治。医管局称,验尸结果显示罗患有严重的冠状动脉心脏病、肝硬化、多重肝细胞癌和急性大脑梗塞,但没腹内出血或内脏破穿现象,事件已转介死因庭处理。罗先生批评说:“明爱医院有病人死在门口不救,但我父亲躺在病房,我在3个小时内不停通报,病情一直恶化,我看着父亲慢慢枯死,一直没有医生来救她,医院竟然回复我说‘及时救治’?我永远都记得!香港医学这么进步,但那些医护知不知道怎样才算好医护?”他声言保留追究权利,协助他申诉的立法会议员冯检基表示,希望院方能够向事主详细交代事件。

父亲 仙林 父亲节

上一篇: 香港楼价飙升租房不易 价格5年上涨70%

下一篇: 港澳委员热议政协工作报告:应多做年轻人工作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0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