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总统府敦促美国不要干涉菲律宾事务


 发布时间:2020-10-20 22:03:39

菲律宾大选今日拉开序幕,将选出新一任总统、副总统、新一届国会和约1.7万名地方官员,菲政坛面临“大换血”。在总统选举中,以自由党候选人阿基诺三世的呼声最高,预料他将以压倒性胜利击败另两名主要对手──执政国民党候选人、商业巨头比利亚尔和群众力量党候选人、前总统埃斯特拉达。近期两项民调显示,阿基诺三世获得了39%至42%的支持率,而比利亚尔和埃斯特拉达各自获得20%的支持率。现年50岁的阿基诺三世是菲律宾已故前总统阿基诺夫人之子,2006年3月起出任自由党副主席。报道认为,他的“走红”体现出菲律宾家族政治的威力。阿基诺三世也坦言,竞选总统是为了继承父母的遗志。

他认为,腐败是导致贫穷和民众对政府缺乏信任的主要原因。他将竞选重点放在根除腐败和缩小贫富差距上,并承诺,当选后将致力于打击腐败、消除贫困、提振经济、促进就业、提高教育和医疗水平。不过,对手却讥讽阿基诺三世只是幸运地系出名门,没有行政及商业经验,担任议员和参议员也没有显着政绩。另外两名候选人埃斯特拉达与比利亚尔上星期五在马尼拉其它地区举行拉票会。他们在竞选纲领中不约而同地突出了打击腐败和消除贫困的内容。报道指出,这次菲律宾大选存在四大悬念。悬念一:首次“自动化选举”能否成功? 采用电子计票是此次大选的看点之一,此前菲律宾历届选举都采用人工计票。然而,报道认为,自从菲政府决定采用这一现代化计票方法后,批评声不绝于耳。

原因是当大部分光学扫描读票机被运送到各投票站时,选前测试却发现一些技术问题尚未解决。尽管光学扫描读票机厂商日前宣布,已找到读票机出故障的问题所在,但选民仍对这次自动化计票选举能否成功心存疑虑。悬念二:暴力事件会否超过往届? 报道称,近年来,菲律宾每次选举都受到暴力事件的干扰。警方数据显示,2004年大选期间,共有148人在相关暴力事件中丧生。自今年1月10日竞选活动正式开幕,菲律宾全国已有27人死于和选举有关的暴力事件。而在去年11月发生的玛京达瑙省政治屠杀案中,57人遇害。随着选举日趋白热化,人们担心暴力活动会再次升级。悬念三:选举贿赂现象能否得到遏制? 从历史上看,金钱在菲律宾历次选举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民调机构“社会气象站”的调查显示,71%的菲律宾人认为这次大选将发生收买选票的事情,51%的人担心计票工作中会发生舞弊现象。分析人士认为,尽管当局信誓旦旦,但完全避免贿选,几乎不可能。悬念四:会否出现军人掌权局面? 报道指出,菲律宾现任总统阿罗约的任期至今年6月30日结束,但反对派阵营指责她正试图绕过法律规定,继续执政。菲官方断然否认阿罗约试图连任的说法,并警告一旦大选失控导致政局混乱,军方可能接管政权。这一表态引起各界对阿罗约可能借用军队力量继续掌权的担忧。阿罗约10日一早便投出自己的选票,并参加国会众议院的议员选举。分析人士认为这位即将卸任的女总统有意成为众议院议长。

造成至少12人身亡。事件发生后,多国政要纷纷发声谴责此恐怖行径,法国及全球范围内的伊斯兰组织也进行了强烈谴责。这起发生在新年伊始的恐怖袭击事件再度折射出反恐面临的严峻形势以及在国际社会积极推动反恐合作的必要性。从纽约到马德里,从伦敦到波士顿,再到此次的巴黎,恐怖威胁的阴云已笼罩多个西方国家。不同于有“恐怖主义重灾区”之称的动荡地区,近年来,一些被视为“安全乐土”的西方国家也屡遭恐袭之伤,个中原因值得分析。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问题专家李伟向中新社记者表示,一直以来,国际恐怖势力针对的矛头主要是美国和西方国家。人们之所以惯常认为这些国家的安全形势较稳定,是因为这些国家整体上应对的是外来形态的恐怖主义威胁。在加强本国的安全防范措施后,这种恐怖威胁一定程度上具有可控性。然而,随着“伊斯兰国”以及国际恐怖势力活动再度猖獗,恐怖主义对西方国家境内少数族裔、移民后裔的影响越来越大,这些国家此前主要应对外来恐怖威胁的模式难以应对本土恐怖势力与国际恐怖主义相勾连的恐怖活动。因此,就造成了一些西方国家不断遭遇袭击的现状。

李伟称,从国际恐怖主义兴起以来,美国和西方国家在国际关系上的一些做法,包括植入式民主,向外输出意识形态等与一些国家产生了矛盾和冲突。恐怖势力则借助这些矛盾冲突吸引更多的人加入恐怖活动行列,从而将打击美国和西方作为主要的“战略目标”。法国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俄罗斯、美国、德国等多国政要纷纷发声谴责。俄罗斯总统普京称俄方将继续与国际社会积极合作,共同应对恐怖威胁。美国总统奥巴马称美法两国一直“肩并肩”打击恐怖分子,并将提供一切必要援助协助捉拿恐怖分子。德国总理默克尔对发生在巴黎的袭击感到震惊,并称在这个艰难时刻,将和法国朋友紧紧站在一起。此外,欧盟委员会、欧洲理事会也纷纷表示将与法国并肩行动,坚决打击恐怖主义。对此,李伟认为,反恐需要国际社会普遍合作,但各方表态和实际具体行动还存有差距。一方面大家共同谴责恐怖主义,另一方面,国际社会在打击恐怖主义特别是在反恐国际合作上还存在较大分歧。李伟称,虽然国际社会在形式上越来越重视合作,但实际上却没有真正遏制恐怖势力的发展和蔓延。这其中最根源因素在于,西方国家在反恐问题上有自己的“标准”,这和发展中国家有分歧。

李伟强调,反恐需要国际社会的广泛合作,但国际合作的分歧又制约了合作的广度和深度。此次恐怖袭击事件的发生震惊了法国民众,也引发了各界对法国长期以来移民融入政策和外交政策的反思。李伟表示,利用矛盾冲突是恐怖主义能继续存在发展的重要因素。恐怖主义往往同民族问题、宗教问题联系在一起,恐怖势力也会将国际关系中的矛盾问题作为吸引人参与恐怖活动的重要方面。从2006年起,《查利周刊》不断刊登一系列隐喻讽刺伊斯兰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画,2012年刊登的几幅讽刺穆罕默德的漫画也曾引发世界广大穆斯林的强烈不满。恐怖势力恰恰利用了这一点,把自己装扮成“维护宗教急先锋”的角色,以此为掩护实施恐怖活动的实质。包括伊斯兰各界组织的众声谴责表明,用恐怖、暴力的方式实施“报复”,必遭唾弃。李伟同时指出,西方国家的自身优越感体现在包括文化、文明、宗教、民族和种族等多个方面,这使得这些国家的少数族裔、移民后裔也包括其它国家的宗教受到一定程度上的歧视和边缘化。这也成为刺激引发恐怖主义的深层因素。李伟最后强调,在当今文明、文化、宗教多元化的情况下,西方国家应该承认多元性存在是合理的,文明和宗教间没有优劣之分,否则这些矛盾问题的基础仍然是恐怖主义活动发展的土壤。

(完)。

恐怖主义 菲律宾 美国

上一篇: 2015美国最赚钱十大职业出炉 医疗行业薪资最高

下一篇: 诺贝尔和平奖即将揭晓 日本护宪团体等受瞩目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54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