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将签署全国停火协议 否认“中国干涉”言论


 发布时间:2020-10-20 18:52:12

泰国政府副总理比里亚通受总理巴育的委托,会见了中泰百名精英代表团。在会见中,比里亚通副总理详细介绍了现任政府在发展中泰经贸关系方面一些新思路和新政策。并回答了环球时报记者的提问。中泰两国于1975年建立外交关系,比里亚通副总理说,在过去的40年里中泰关系一直没有脱离过“友好”的主线。去年年底,巴育总理访华实现与中国最高领导人的会见,这意味着中泰关系正越来越好。而且,中泰双方在政治、经济、安全及民间交往方面更良好的关系。中泰更大的收获则是中国与东南亚的联系愈加紧密。据泰中文化经济协会一位副会长透露,作为本次中泰青年精英活动的组织方之一,该协会此前向总理府提出是否能给予参观的机会,总理府应允表明泰国政府对中泰青年活动的重视。经济话题是本次中泰青年活动的一项主要内容。中泰青年精英代表参加了泰国开泰银行有关泰国经济投资论坛活动,并参观了泰国证券交易所。此次主管泰国经济的比里亚通副总理接见中泰青年代表,也让后者有机会进一步深入了解泰国现任政府在经济、投资方面的政策。据比里亚通副总理介绍,泰中贸易额一直在稳步上升。15年前,泰国出口到中国的规模只占总量的2%,但2014年泰国出口中国增长到12%,列在泰国出口国第一位,超过美国、欧洲和日本。

因此泰国出口市场中,中国的地位非常重要。与此同时,泰国从中国的进口量也不小。泰中相互投资都在增加,比如泰国的砂糖工厂在中国投资办厂已达6个,而且泰国还向中国出口原材料,中国再加工。中国从泰国进口最多的还是橡胶,通常一年400万吨。如果没有中国的进口,泰国橡胶业也不会发展这么好、这么快。但是本届泰国政府并没有安于现状,而是寻求在国外投资上的突破。据悉,泰国正在修改外国在泰投资法规,以鼓励和方便更多外资能进入泰国。用比里亚通副总理的话说就是之前泰国是重视重工业和农业,但未来投资发展方向将有改变。高科技行业投资将加大,对重工业的投资将减少。比如说减少一般农产品,增加、重视环保绿色食品。汽车零配件生产逐渐减少,增加高科技产品零配件的生产。在节省能源方面,泰国未来也将注重。之所以要促进高科技行业发展,是因为泰国当前也出现缺少技术工人的困境。一位泰国青年企业家向《环球时报》记者介绍说,他的工厂现在雇了30多位印度工人,因为他的厂子生产的是有一定要求的高科技产品配件,需要精通英文和生产制造技术。泰国当地符合要求的工人很难雇到,稍微熟练的就被日本韩国企业挖走。应该说,在泰国经济发展方面,本届政府开始走上转型之路。

对此,环球时报记者向比里亚通副总理提问,中国政府总理李克强在刚开幕的今年两会上表示,中国经济将进一步加大转型努力。高科技、新能源等也是中国未来发展的重点,这是否意味着中泰将有更大的合作机遇?高铁的合作是否就是这种机遇?比里亚通副总理回答道,泰中两国之间投资合作未来有很多机遇。泰国有优势行业可以去中国,中国有优势的企业可来泰国。同时,投资还要考虑市场潜力,要进一步抓住机会实现扩展。在科技方面,中国肯定比泰国领先一步,中国在泰国扩展自己的市场是自然的。中国在高铁技术方面有着雄厚的实力和经验,泰国在这方面肯定要依靠中国,这也符合中国21世纪丝绸之路向南延伸的战略,对泰中双方来说,这是一个双赢。【环球时报记者 胡锦洋】。

前身为中国大宗商品交易员的任杰瑞,对澳大利亚矿业繁荣期结束的传言表示不屑。任杰瑞说:“如果你知道该朝哪个方向看,澳大利亚还有大把的金钱和机会。”任杰瑞的私人控股公司Australian Oil & Gas持有7000万英亩土地勘探权中75%的股权。利用在中国工业领域的人脉,任杰瑞获得了向中国出口铁矿石、钛铁矿和其他矿物等订单,且多数是通过北部较为宽松的达尔文港。达尔文是距离亚洲最近的澳大利亚城市。他的一家公司本月将开始向中国出口用于制造铝合金飞机零部件和油漆颜料的钛铁矿。他的另外两家公司准备挖掘铁矿石,还有一家企业已经开始提供用于食品包装的铝箔容器。

跨过一座临时搭建的木桥,便可抵达近年来闻名遐迩的千年佛塔遗址。步入遗址区,可见高大挺拔的古老榴莲树下,一个方形佛塔底座遗址十分醒目,不远处有工人在施工挖掘。8月27日记者专程前来探访,随行的当地华裔、关爱慕亚拉占碑千年佛塔会创办人蔡邦胜居士指着前面一大队人马告诉记者:“今天来此考察的有印尼前外交部长哈山、占碑省省长哈山巴斯里以及印尼大学教授、考古系学生。他们考察完后将在占碑省就千年佛塔文化举行研讨会。” 这位祖籍中国潮州的华裔介绍说,根据历史记载,占碑的佛塔早在公元664年唐朝就已建设,成为室利威查雅王朝国王祭拜的重地。印尼国家历史文物研究中心在1981年开始对其遗址进行调查研究,发现约有80处佛塔遗址被埋于地下,此后陆续对4个遗址进行挖掘,显示出这是印尼古代马来王朝在亚洲的一所最大型的佛教学府,占地2612公顷,因为是学府,其建筑格式与日惹的婆罗浮屠完全不同,其中包括了师生的生活区和祭拜区。他引领记者来到离哥拉洞(KEDATON)佛塔底座约200米处的一口古井前介绍说:“这口‘古井’是今年6月印尼大学的学生和教授们在作学术研究佛塔时发现的。古井的结构特别,内外围有分别,尤其是其内围还砌上瓷砖,可见当时这里是佛教活动主要地点。

” 随行的印尼大学考古系教授阿古斯阿里斯慕兰大告诉记者,中国唐朝佛教义净高僧于7世纪曾到过三佛齐学经,他在书中描述过“在围墙围住的环境里,千多僧伽聚精学习与祈祷”的情景。在印度尼西亚苏南省三佛齐境内佛塔,甚至苏北省、北干一带佛塔,都没有围墙围住,只有占碑的佛塔,每座都有围墙围住。以此,推测中国唐朝义净高僧当时看到的景观是占碑的佛塔。所以义净高僧于7世纪所到的三佛齐应该是所属的占碑佛塔地带。何况占碑佛塔地带其中的佛塔Candi Kembar Batu挖掘时,发现有中国唐朝的开元通宝铜币。除此之外,也发现宋朝绍定四年(公元1231年)刻有中文字的锣(Gong),以及中国古代各种文物。蔡邦胜说,今待确证的是公元671年唐朝高僧义净僧人曾来过此取经,故当时慕亚拉占碑与中国已有往来,另外待考证的是阿提峡尊者在1012年为了到印度学习佛法,先到金州学习梵文达12年之久,然后再到印度学习佛法,它所到的金州岛就是现在的苏门答腊岛,而所到之地可能是慕亚拉占碑。他以此推想占碑佛塔地带的历史应该比中国西藏的佛教圣地更早,中国西藏佛教是由密宗莲花大师(Padmasambhana)于公历第8世纪首次传进的。公历9世纪期间,孟加拉国高僧Atisha尊者,他是王子,据悉,他也曾居住占碑佛塔地带12年之久。

Atisha尊者此之后居住在西藏(1041年至1054),最后在西藏辞世。蔡邦胜先生指出,这些古代佛塔的历史遗物,大部份是公元7世纪到9世纪前后的唐宋朝运来的瓷器、铜像和当地红砖筑建的佛教佛塔及相关文物,这显示出这片在峇当哈利河边的古迹是一所一千多年前在印尼的大型佛教大学,说明当时印尼室利威查雅王朝和古马来文明在当地蓬勃发展,曾经是亚洲文明和佛教文化的中心。首次来这考察的印尼大学中文系教授武妍丽参观佛塔后对记者表示,她从中国古籍《四库全书》里了解到,印尼和中国的交往较早可追溯到汉朝时期,那时爪哇人先是去中国“朝贡”,至唐朝时才有中国人来到爪哇交流。由此可见印尼中国交往历史之悠久。告别占碑时,这位在苏门答腊岛经营3A牌咖啡十分出名的蔡邦胜居士说,每每千年佛塔有活动或有考察团来,他都不惜投入财力物力鼎力支持。他十分渴望国内外专家的考证能对当地省政府申办慕阿拉占碑千年佛塔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创造有利的条件。他更希望中国的考古专家能前来探讨这个和中国文化与世界文化有关联而被遗忘的千年佛塔,这样对促进中印尼友谊以及当地的旅游业,造福占碑人民将起着积极的作用。(完)。

缅甸 全国 中国

上一篇: 伊朗声明称5名英国人系误闯伊朗 已将其释放(图)

下一篇: 奥兰多环球影城再扩张 新收购101英亩土地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0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