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疫情已有36人死亡 埃博拉疫情为何反复出现


 发布时间:2020-10-30 09:30:15

国际免疫学会议(International Congress of Immunology)25日在澳大利亚墨尔本举行。出席该会的权威专家表示,虽然全球现有大量研究团队正在研制抵抗寨卡病毒的疫苗及抗体,但疫苗在近期上市的希望渺茫,并且,预计在疫苗上市之前,会有将近9000万年轻女性和数百万的婴儿感染此病毒。报道称,巴西布坦坦研究所(Brazil’s Butantan Institute)的所长卡列(Jorge Kalil)表示,流行病学研究结果表明,寨卡病毒将会在4年内全面爆发,而此前在高风险地区曾感染过此病毒的的大多数人将会对它有免疫力。但同时,卡列也说道,这种蚊媒病毒将会在世界其他地区传播,比如亚洲。他表示,“我们会竭尽所能在3年内研制出疫苗,我希望疫苗在3年内可以被投入使用。

” 卡里尔专家的研究所(Prof Kalil’s institute)在寨卡病毒疫苗研究的3个方面处于世界前沿,包括通过检查寨卡病毒的DNA,制成以不再传染的病毒菌株为基础的疫苗,还有通过改造实验性的登革疫苗制成疫苗。该研究所现正将一种抗体转移给马,以验证此抗体是否能抵抗寨卡病毒。

奥地利上奥地利州州长皮林格尔于当地时间20日表示,两名奥地利男子因疑似感染埃博拉病毒住院,上述男子上周刚刚从尼日利亚返回奥地利。皮林格尔说,两名疑似患者的血液采样已被送往德国实验室,预计结果将在当日稍晚时候出炉。两名男子从尼日利亚拉各斯返回奥地利后开始发烧,目前已经被隔离。世界卫生组织19日称,埃博拉病毒已在全球范围内造成1229人死亡,仅在3天内就造成84人死亡。在最近3天内,受感染的病例增加113例,使得总数达到2240人。

法国航空公司19日称,由于对埃博拉病毒爆发的担忧,该公司部分机组人员拒绝登上飞往几内亚、塞拉利昂和尼日利亚的班机。该公司发言人称,原定在这些航班上工作的部分机组人员不愿意履行他们的人物。这位发言人拒绝透露具体的人数,但表示这些航班最终并没有面临人手不足的状况。目前,法航是飞往西非航班数量最多的主要航空公司。在英国航空和阿联酋航空暂停了飞往该地区的航班后,法航允许员工选择他们是否愿意飞往几内亚、塞拉利昂和尼日利亚。

18日,法国一个航空公司联盟提出请愿,呼吁立即停止运行飞往遭埃博拉病毒袭击的国家的航班。目前,埃博拉病毒仍在西非多国肆虐,感染人数不断上升。世界卫生组织8月19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埃博拉疫情已导致1229人死亡。

利比里亚官员当地时间27日称,一名享有极高知名度的利比里亚医生死于埃博拉病毒,另有一位美国医生已感染此病毒,正在接受治疗。非洲多地医务工作者们正在奋力挽救生命,但是他们自己也被病魔所威胁。而此次疫病爆发已经在西非导致670多人丧生,是有记录以来丧生人数最多的一次。利比里亚卫生部高级官员萨缪尔·布里斯本博士(Dr. Samuel Brisbane)感染病毒时,正在利比里亚最大的医院治疗感染埃博拉病毒的患者。他死于当地时间7月26日,一名乌干达医生于7月的早些时候死亡。33岁的美国医生肯特·布朗特利博士(Dr. Kent Brantly)病倒时正在利比里亚帮助应对这场疾病。他目前正在一家蒙罗维亚市的医院里接受高强度的治疗,身体状况稳定。另一名已受感染的美国人是在利比里亚首都工作的传教士,目前正在当地接受隔离治疗,病情危重。尽管面临埃博拉病毒的威胁,她和她的丈夫坚持在利比里亚生活了大约一年的时间。埃博拉病毒传染性极强,是全世界最致命的病毒之一,它还没有已知的有效治疗方式。根据世界卫生组织记录,在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和几内亚,至少已有1201人被感染,672人丧生。

除了在利比里亚造成的死亡人数外,还有319人在几内亚丧生,224人在塞拉利昂丧生。尼日利亚当局在当地时间7月25日称,一名利比里亚人在从蒙罗维亚飞往多哥后死于该病毒。这起死亡案例凸显了在薄弱的检查措施下防止埃博拉感染者旅行的困难性。另外,该病毒感染初期阶段的症状,包括发热和咽喉炎,和其他很多疾病相似,这也加大了控制难度。(实习编译:蒋娇 审稿:聂鲁彬)。

利比里亚总统19日夜间宣布实施宵禁,并命令安全部队隔离一个住有至少5万人的贫民区。该西非国家正在加紧行动,阻止埃博拉病毒在首都传播。目前,在感染埃博拉患者身上使用实验性药物的效果依然不确定。报道称,相关措施推出的背景是,利比里亚有关部门称,该国三名感染了该病毒的卫生工作者在使用了实验性药物后表现出了康复的迹象,不过医学专家告诫说,这种药物是否有效尚不确定。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显示,在这次疫情爆发过程中,几内亚、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和尼日利亚已经至少有1229人因感染埃博拉病毒而死亡,超过2240人患病。

病例数量上升最快的国家是利比里亚,该国死亡病患的数量至少为466人。政府很难在当地对病人进行治疗和隔离,部分原因是公众普遍认为治疗中心是人死的地方,因此心生恐惧。很多病人都被藏在家里,亲戚们有时会把自己的亲人带离治疗中心,同时暴徒偶尔还会袭击卫生工作者。利比里亚总统瑟利夫19日夜间说,下午9点到上午6点是宵禁时间。安全部队也将确保没有人进出西点。西点是这个位于首都的贫民窟的名字。上周末,愤怒的居民攻击了首都一家埃博拉病毒观测中心。她说:“由于民众持续抗拒治疗、坚持传统丧葬习俗、漠视卫生工作者的建议及无视政府警告,我们已经无法控制传播情况。

”她说,结果就是,因为这里人口密集度高,疾病已在蒙罗维亚及附近郊区广泛传播。她后来补充说:“愿上帝保佑我们,愿上帝救这个国家”。三名利比里亚公民目前正接受最近研发出来的ZMapp药物的治疗。这种药物早些时候已经被用于治疗两名美国患者和一名西班牙患者。美国患者病情出现好转,但西班牙患者已经死亡。利比里亚信息部发布公告说,医学专家已经知会该部称,他们取得了显著的进步,患者正显现出十分乐观的康复迹象。专业人士曾说,尚不清楚此前从未被用于人体试验的ZMapp是否有效,即便确实有效果,生产该药物的加利福尼亚制造商也已经说过,未来数月之内都不会有更多供应。

WHO表示,对于在尼日利亚控制住埃博拉病毒的传播应保持谨慎乐观。19日晚间,当地的卫生部门宣布,感染埃博拉病毒的死亡人数已经上升至五例:死者是一名医生,他曾经救治过一个从利比里亚飞赴尼日利亚的染病男性。迄今为止,所有的病患都与这名男子有过关联。WHO警告称,目前无法控制住埃博拉疫情的爆发。该机构说,近期经历表明,治疗所取得的进展非常脆弱,与此同时,埃博拉疫情可能出现另一轮的大爆发,这种风险是确确实实存在的。

博拉 疫情 疫苗

上一篇: 浮动熊猫考拉畅游悉尼情人港迎接“中澳旅游年”

下一篇: 日防卫相应美要求将全力推动普天间问题取得进展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4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