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60名毒贩持枪劫囚车 与警方交火


 发布时间:2020-11-24 10:03:05

在墨西哥与美国交界的边境城市新拉雷多,当局发现至少有23人遭到残忍杀害。当局表示,其中9名受害者的尸体被人悬挂在一座桥上,死者身上有被人折磨过的痕迹。几个小时后,警方又在一辆汽车内发现14具残缺不全的尸体。警方后来在新拉雷多市长办公室外的一个冰盒内,发现了这些人的头颅。墨西哥最大的两个贩毒集团经常在新拉雷多市争夺底盘,以控制通往美国的贩毒走私路线。

澳大利亚一名土著长老因为醉酒开车被捕,却在送往监狱途中,在囚车内被活活热死。西澳大利亚验尸官指出,该囚犯受到的不人道待遇是个“耻辱”,其家人已考虑对当局提出诉讼。这起事故发生在今年1月,46岁的沃德在落网隔天被送往西澳一所监狱。然而,运载他的囚车冷气设备出现故障,导致他在全程360公里中,被关在摄氏高达50度的囚车里。沃德过后被送入医院急救,当时他已陷入昏迷状态。医护人员为他洗了冰水澡后,他的体温依然居高不下,高达41.7摄氏度。医生发现,他的头部因为摔倒而受伤,腹部则因为躺在车内烫热的车板而受到3级烧伤。验尸官霍普指责当地监狱部门没有提供适当的车子给运输公司,并指沃德乘坐的囚车“不适合人类使用”。霍普透露,负责押送沃德的两名守卫,在长达4小时的车程中,只给了他一瓶600毫升的水,沿途也没有检查他的状况。他说:“21世纪的一名囚犯,尤其是一名尚未被定罪的囚犯,却在长途运输过程中,被关在如此高温的车内,这是个耻辱。” 霍普说,他将要求检控官考虑就此案提出刑事诉讼;沃德的家人也考虑以疏忽职守的罪名,对该运输公司提出民事诉讼。

6年前,伯纳迪诺·埃尔南德斯登上了一架飞往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的飞机,随身带的东西寥寥无几:他的高中年鉴、一台打印机、以及 《托马斯·莫尔的魔术师》 ———一本讲述16世纪在墨西哥建设乌托邦社会的小说。埃尔南德斯是孩提时代起就居住在美国的墨西哥裔,返回墨西哥那年只有21岁,刚从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毕业。如今,27岁的埃尔南德斯已是墨西哥一家翻译公司的领头人,带领15名语言专家向多个行业提供20多种语言的翻译服务,服务对象包括8家跨国公司———他将在美国无法实现的“美国梦”,带到墨西哥实现了。半个世纪以来,1600万墨西哥人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追逐“美国梦”,移民来到美国。然而现在,在美居住多年的墨西哥裔回流到墨西哥的现象已相当普遍。

事业成功的埃尔南德斯,正是这些人中的优秀典型。非法移民身份阻断“美国梦” 吉尔·安德森是墨西哥城的一名研究人员和社会活动家,主要研究在美墨西哥人回流墨西哥的现象。据安德森提供的数据,自2005年以来,已有超过50万年龄在18岁到35岁之间、曾经久居于美国的墨西哥人返回故土。总部设在美国华盛顿的皮尤研究中心去年11月发布的研究报告也显示,从2009年至2014年,有87万墨西哥移民来到美国,而同期却有100万墨西哥移民回流。埃尔南德斯回到墨西哥创业也并非完全出于自愿,作为一个基本在美国长大的墨西哥人后裔,他的自我认同经历了显著的变化,而导致这种变化的根本原因,是他在美国始终未能获得合法身份。埃尔南德斯的父亲锡拉·埃尔南德斯和母亲埃米莉奥于20世纪90年代从墨西哥来到美国,当时埃尔南德斯才2岁。

他们在加州中央海岸的圣玛丽亚安顿下来,依靠购买或租用大量土地建立农场,实现了自己的“美国梦”。埃尔南德斯在圣玛丽亚长大,家境不错,他自认为儿时的自己更像一个美国人而非墨西哥人:“我记得小时候向美国国旗宣誓效忠,却不知道墨西哥的国歌怎么唱。” 然而渐渐地,埃尔南德斯的身份认同产生了显著的变化。在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学习时,父母资助他完成了本科学业,但研究生阶段的学费却要他自己出,埃尔南德斯无法做到,因为他在美国不能合法地工作。2010年,埃尔南德斯最终选择了离开美国。2012年,奥巴马政府宣布了一项新的移民计划,给予像埃尔南德斯这样的年轻人工作许可,并暂缓驱逐年轻移民。独特成长背景造就极佳适应性 埃尔南德斯刚回墨西哥时曾在英语学校做过老师,之后在语言领域创业是为了挣更多的钱。

他的职业选择能充分发挥自己兼通英语和西班牙语的优势。在墨西哥打拼时,埃尔南德斯也没忘记继续深造。他攒下钱来,并获得了赴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攻读现代语言和拉丁美洲研究硕士学位的奖学金。读完两年的研究生课程后,他放弃了在加拿大居住的机会,回到了墨西哥这片“希望的热土”。克里斯蒂娜·魏德曼是埃尔南德斯在加拿大时的同学,她认为,埃尔南德斯的成功除了拥有雄心和智慧以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独特的成长背景赋予他的无与伦比的适应性:“他和美国人、加拿大人在一起时,表现得像个北美人。但他和墨西哥人在一起时,他的个性和态度就完全变了,还讲起了西班牙语。” 埃尔南德斯在墨西哥工作后至少回过美国五六次了。第二次回美国的时候,他顺便走访了承载自己童年和青少年记忆的加州中央海岸。

他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依然居住在那里,为了欢迎归来的亲人,他们打出了“欢迎回家”的海报。“而我当时却暗想,真滑稽,这里已经不再是我的家了。”(王卓一)。

墨西哥 囚车 埃尔南德斯

上一篇: 伊拉克首都两起汽车炸弹袭击致5死34伤

下一篇: 专家:中国崛起是一种国际政治现实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8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