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民间研讨会批评安倍政府漠视慰安妇证言


 发布时间:2020-11-24 08:37:40

日本特许厅将为海外知识产权诉讼创设保险制度,若日本中小企业在海外开展业务时卷入侵犯知识产权等诉讼中则提供诉讼费用。企业缴纳的费用将由国家补助一半。报道称,近年来,围绕知识产权的民事诉讼案大幅增加,花费高额诉讼费的事例越来越多。甚至出现了有的中小企业不得已退出当地市场的情况。特许厅有意通过创设保险制度来缓解企业对拓展海外业务的担忧。此外,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生效,估计越南和马来西亚等新兴市场国家等也会完善知识产权制度。日企在东南亚等地卷入知识产权相关诉讼的情况也有可能增多,将完善保险制度让企业做好准备应对风险。日本商工会议所、全国商工会联合会和全国中小企业团体中央会展开合作,将从8日开始募集保险。损保JAPAN日本兴亚公司、东京海上日动火灾保险公司和三井住友海上火灾保险公司接受投保。

由于就慰安妇问题作出有悖于历史事实的发言,日本维新会共同党首、大阪市市长桥下彻招致来自日本国内外的舆论批判。日本《朝日新闻》3日发表署名文章,对桥下彻的人生观表示质疑。文章指出,“慰安妇”与“侵略”不可分割,正是由于桥下彻等人的言论,才使日本变得“孤立与蔑视”。该文作者为日本樱美林大学教授早野透。原文摘录如下: 我一直认为大阪市长桥下彻的言行令人不安,其 “慰安妇制度是必要的”等一连串言论更是可恶。大阪市民也会因此感到十分羞愧可耻吧。本次慰安妇风波最先始于安倍晋三的国会答辩。安倍声称,“学术界和国际上对‘侵略’一词都没有明确定义”。桥下不仅完全赞成安倍的观点,还表示:“日本是战败国。作为战败的结果,日本不得不承认本国进行了侵略。

”因为战败而被迫承认侵略,这确实是一种荒谬的观点。而随军慰安妇的问题,也源于桥下的下述言论:“许多与事实不符的事件导致日本受到了不正当的侮辱,政府必须坚持主张这一点。” “慰安妇”与“侵略”不可分割 4月以来,日本有志市民创办了名为“民主TV”的网络电视台。在这个电视台的谈话节目中,军事记者田冈俊讲到了这样一个小知识:“侵略的定义已经由联合国决定过了。” 他的话貌似没错。1974年12月通过的联合国大会第3314号决议规定:“侵略是指一个国家使用武力侵犯另一个国家的主权、领土完整或政治独立。”侵略的方式包括军事占领、轰炸、封锁港口等。原来,联合国早已对侵略做出了明确定义。田冈说:“然而,从这条定义来看,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都是侵略,但美国却不承认这一点。

”的确,这就是霸权理论盛行的国际社会的现状。安倍首相,如果您是考虑到您外祖父岸信介是东条英机内阁决定开战时的阁僚之一,所以才不愿承认那次战争的侵略性质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事实是日本兵来到中国大陆,并行使了武力,而非中国兵进入了日本。这无疑是日本军队进行的侵略行为。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名以少年兵身份被派往满洲国的老兵有这样一段回忆—— 内务班的门口张贴着告示,上边写着慰安所的地点和慰安妇的艺名,还标注了慰安妇在检查中是否合格的记号。有一天我要出门,却发现外出时必须拿上名为“突击一号”的安全套。我问道,“不去慰安所,就无法成为帝国的军人吗?”没想到长官顿时火冒三丈,训斥道:“你这个狂妄的混蛋,不玩女人的士兵能杀敌吗!”说完便对我拳脚相加。

最后,我在当天被禁止外出。(摘自猪熊得郎所著的《少年兵的无念 从西伯利亚生还》)。总而言之,军队对慰安妇进行了管理,慰安妇的存在和战斗时杀戮行为的共同点在于,“战场中人性的丧失”。桥下所说的“与事实不符的事件导致日本受到了不正当的侮辱”,是针对日本究竟有没有强制将慰安妇送到前线这一点。但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应该注意到“慰安妇制度”和“侵略”是一只手的正反两面,两者关系密不可分。到底是谁贬损了日本 “士兵们在枪林弹雨中舍命奋战,这个勇者的集团、精神高涨的集团需要一个休息的场所,因此慰安妇制度是必要的,这一点谁都知道……”就是桥下的这句言论引发了此次风波。随后,他又多次发表了相关的言论。后来,桥下又开始较起真来,说自己“并不认为慰安妇制度是必要的”、“美国对别国进行了侵略,还要追究日本战时的责任,这不公平”、“这是媒体的误报”、“别人的语文水平太低”、“不再接受临时采访”。

用5月18日《朝日川柳》栏目的一句话来形容他的内心再合适不过了——尽管变来变去,但最早说出的话才是真心话。最让人觉得可耻的是,桥下在访问冲绳时竟向美军司令官建议“用好风俗业”。这种近乎拉皮条的行为,难道也是大阪市长的职务之一吗?还是说,这属于“日本维新会”党首的职务范围之内呢? 事后,桥下回顾道:“当时,美军司令表情僵硬地苦笑了一下,说‘我们军队禁止士兵嫖娼’、‘不要再谈这个话题了’。”不知桥下透露这些内容是何用意。是反省,还是洋洋自得?桥下辩解说自己这个建议是“让美国正视冲绳现状”,在冲绳民众看来,这个言论更是可笑至极。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我实在不愿再谈了。“日本维新会”的纲领中写道:“占领宪法让日本变成了孤立与蔑视的对象,还把绝对和平这一非现实的共同幻想强加给了日本,要对其进行大幅修正,引领国家和民族走向真正的自立,让国家实现复生。

”将日本变成“孤立与蔑视”对象的,不正是“日本维新会”本身吗?。

慰安妇 证言 日本

上一篇: 俄希望石油价格能在东线管道二期工程开工前稳定

下一篇: 美媒:美国应该反思对华敌对性宣传策略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54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