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要求日本内阁会议文件写明“集体自卫权”


 发布时间:2020-11-30 01:14:04

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27日在东京发表演讲,称“从目前日本的防卫体系来看,我认为集体自卫权对保护国民的生命与财产是必要的”,认为应解禁集体自卫权。菅义伟对现行宪法解释禁止行使集体自卫权提出质疑。他说:“一旦出了日本的领海,即使正在防范导弹发射的美军宙斯盾舰遭到了攻击,一旁的日本自卫舰也无法进行反击。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日美同盟真能发挥作用吗?” 另一方面,自民党干事长石破茂将在3月6日召集自己身边的议员举行的“无派阀联络会”上,就集体自卫权举行学习会。据悉,石破茂将以2月份出版的著作《为日本人的“集体自卫权”入门》为基础,进行约1小时的演讲。日媒称,围绕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自民党有意统一党内的想法。

日本政府消息人士21日透露称,日美两国政府基本决定,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4月下旬访美时,将在美国国会发表演讲。这将是1961年时任首相池田勇人在美国众议院发表演讲以来,日本首相时隔54年在美国国会再次演讲。据报道,围绕实现安倍在美国参众两院联合会议上演讲这一日本首相前所未有的创举,双方正在进行最后协调。报道称,预计安倍的演讲将在反省过去战争的基础之上,表明日本战后一贯“走和平之路”,呼吁构建面向未来的关系。据悉,安倍的外祖父、岸信介首相1957年也曾在美国国会发表过演讲。报道指出,安倍将在演说中阐述一贯主张,即在迎来战后70周年之际,表明日美两国一直为亚太地区及世界和平作出贡献。预计他还将呼吁,深化包括“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等经济领域在内的广泛的两国关系,将有助于实现双方的国家利益。据此前报道,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计划于今年4月底访美,届时他将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发表一份纪念二战结束70周年的共同文件。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萨基就在今年初,当安倍发表“安倍谈话”或不拘泥于“反省”字眼时,表达了美国的基本立场。她当时表示,安倍的谈话“有必要继承二战50周年的《村山谈话》以及继承承认慰安妇的《河野谈话》。

” 而日本《每日新闻》的评论则以过去日本首相访美为例,认为美方对日本史观有一定的底线。评论指出,在2006年,时任首相小泉纯一郎出访美国,就有意争取在美国国会里发表演讲。但因有屡次拜祭供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的不良记录,而被美国国会回拒。

日本共产党委员长志位和夫在东京召开的“全劳连定期大会”上致辞,呼吁联合所有政党、团体、个人的力量打倒安倍政权。志位和夫在致辞中批评道,“无论在集体自卫权、消费税增税、重启核电、建设冲绳新军事基地等各个方面,安倍政权的真面目是践踏国民利益的亡国政治”。安倍政权不顾民意,强行通过旨在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内阁决议。日本近期的民调显示,过半日本人反对解禁集体自卫权,反对更加主动的军事姿态和动作。此外,安倍自上任以来,无视民间反核废核的声音,致力于推动重启核电。首相安倍晋三周边人士强调:“如果安全性得到确认,重启(核电站)将不会动摇。

” 7月,九州鹿儿岛县的川内核电站通过安全审核,该站最快于今年秋天重启。然而鹿儿岛周边火山活跃,故不少居民担忧可能再次发生事故,为此感到非常不安。日本产经新闻社与富士新闻网(FNN)于19日、20日实施的联合民调显示,安倍内阁的支持率比上月减少3.1个百分点,为45.6%,创历史纪录新低。

对于东北亚应有的安全秩序而言,安倍与其声嘶力竭,不如踏踏实实扩大互信,管控危机。近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和视察陆上自卫队时称,日本无法容忍中国试图通过武力改变现状,如中国选择这条道路,就无法和平崛起。日本应在亚太经济、安全领域发挥领导作用,抗衡中国。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8日对此作出回应:“日方应认真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停止一切挑衅言行。” 安倍的“抗衡中国说”,提法虽新,但立意陈旧,只是将日本前外相麻生太郎的“自由与繁荣之弧”翻炒了一下。“自由与繁荣之弧”是指从东南亚经由中亚到中欧及东欧,连成一条弧线包围着欧亚大陆,支持与日本有“相同价值观”的国家。这一外交方针,针对中国的意图明显。然而,自2006年提出至今,这种冷战式外交仍在兜售中而未见实效。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首先折射出的是安倍的“同盟困境”。

东北亚重要国家中,日本与中国、韩国的双边关系处于历史低点。在东南亚,尽管安倍频频出访,试图通过参与南海事务遏制中国,但效果不彰。而中国新近提出的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战略,以及“2+7”合作路径,为中国与东南亚地区经济关系的深化和安全事务的理性解决提供了新的前景。这无疑使安倍破除“同盟困境”的目标变得更加遥远。“抗衡中国说”还反映出安倍的进退失度,凸现的是中日两国关系的不可共生性。其逻辑点是:中国崛起是非和平性的,中国正在走通过武力改变现状的道路。这既是对中国和平发展路径的刻意抹黑,也是对中日关系基础的公然破坏。对于安倍的立场变化,需要保持高度警惕。这有可能意味着中日海权博弈的进一步升级。不过,可以肯定,安倍关于日本充当亚太经济和安全事务领导者的诉求,只能落空。一方面,日本对应有的历史反思的消极态度,限制了其成长为“正常国家”的成长空间;另一方面,日本尽管在“安倍经济学”刺激下出现了短暂的市场繁荣,但是距离“日本病”的治愈仍然遥远,中国与日本经济分量的落差仍在扩大。

安倍所寻求的“领导者”地位,无法与现实对接。从“慰安妇是战时必需”到“抗衡中国”,日本政客的妄言已经使日本付出了从政治形象到战略互信方面的诸多代价。对于东北亚应有的安全秩序而言,与其声嘶力竭,不如踏踏实实扩大互信,管控危机。对中日关系而言,这才是真正的负责态度。□徐立凡(媒体人)。

集体 自卫权 安倍

上一篇: 蒙古国确诊一例鼠疫死亡病例

下一篇: 美国男子用激光笔照飞机遭逮捕 或将面临5年监禁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45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