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驻一些阿拉伯国家使领馆遭示威群众冲击


 发布时间:2020-11-22 14:14:22

美国国务卿克里将于星期日(3日)抵达开罗,进行自埃及军方7月解除总统穆尔西职务以来对该国的首次访问。埃及中东通讯社1日报道称,克里将在埃及停留“几个小时”。克里将于3日到11日对中东地区展开新一轮出访,称他将于本星期赴埃及。7月3日,埃及军方解除总统穆尔西职务,穆尔西遭到军方软禁,导致美国与埃及两国关系持续紧张,美国暂停了对埃及的一些军事援助。10月10日,美国“重审”每年对埃及15亿美元的援助,其中包括13亿军事援助。

对于军方以“政变”的方式罢免总统穆尔西的举动,埃及人的态度并不一致。从事珠宝贸易的商人穆斯塔法,将军方领导人塞西称为“拯救埃及的民族英雄”。他告诉记者:“穆尔西试图将埃及带上宗教极端的道路,但是塞西将国家带回了正轨。” 出租车司机纳赛尔同样支持军方的举动,他向记者解释说:“穆兄会的很多做法令人反感。在他们的价值观中,你要么是他的支持者,要么就是他的敌人。他们总是缺少宽容。” 在酒店门前“扒活”的黑车司机艾哈迈德,则是穆兄会的坚定支持者。他说:“我不是穆兄会的成员,但我不会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你们不要忘了,穆尔西是超过一半埃及人选出来的总统。”不过对于塞西,艾哈迈德有些矛盾:“一方面,塞西让埃及恢复了正常秩序,这是应该肯定的,但他不应该将穆尔西总统囚禁。”。

现在轮到“大法官夏天”了吗? 穆尔西总统既是第一位经过民选的埃及总统,也是领导这个阿拉伯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的第一位伊斯兰极端主义者。军队反对他的“民主政变”必将对中东和眼下的革命进程产生影响。由于人口众多、“地位重要”以及与以色列相邻,埃及具有榜样的作用。来自穆斯林兄弟会的穆尔西的命运首先标志着政治伊斯兰的惨败。在过去数十年曾迫害他们的暴君(本·阿里、穆巴拉克、卡扎菲)垮台之后,伊斯兰极端主义者作为最合法、最不妥协而且更主要的是作为最有效组织起来的反对派崛起了。

还因为他们在慈善方面的深入工作以及在一些依然很保守的社会中的宗教可信性,伊斯兰极端主义者自然而然地在专制政权垮台后举行的最初真正民主的协商中取得了广泛的胜利。然而,伊斯兰极端主义者无力治理灾难性的经济形势,他们不愿意与其他党派联合执政,他们的不安情绪以及排斥异己的议事日程使得他们比预计更快地脱离了社会和自由与革命力量。以至于大多数埃及人宁愿信赖军队,也不愿等待通过投票的方式改变。这是一个危险的赌注,因为它让民主失去了合法性。如果埃及前政权的怀念者只希望从军队对开罗的干预中看至少恢复专制政权的希望,那他们就搞错了。

埃及最新一轮革命的另一个教诲就是革命运动的力量,无论在埃及还是在别处都是一样的。对于游戏的新主角来说,道路是艰辛的。【俄罗斯《生意人报》网站7月5日报道】埃及军队干预政局,宣布推翻总统穆尔西。这一事件可能成为整个“阿拉伯之春”革命的转折点,世俗国家的拥护者有望从伊斯兰主义者手中夺回政权。正在埃及上演的一幕将对整个中东地区的未来格局产生深远的影响。正如俄联邦委员会国防事务委员会主席米哈伊尔·马尔格洛夫5日所述:“在‘阿拉伯之春’初期,专家们曾预测,革命的胜利果实会被更团结、组织更严密的伊斯兰分子所利用,而非自由派势力。

” 但埃及事件推翻了如下观点,即“阿拉伯世界民主革命将不可避免地迎来神权政治当道”。“基地”势力或将抬头 【德国《时代》周报网站7月4日文章】题:这场政变会强化“基地”组织 埃及军队实施“事实上的政变”还不到一天,就有消息说,来自穆斯林兄弟会的已下台总统穆尔西的支持者正在发动暴力示威活动。与此同时,据推测,亲“基地”组织的圣战者在西奈半岛发动了针对埃及安全武装方量的袭击。两件事应该都在意料之内——作为对穆尔西被迫下台或多或少的直接反应。但它们还涉及更多问题,即当前发展对“基地”组织的意识形态、动机和宣传意味着什么。

“基地”组织和穆兄会拥有共同的意识形态根源,但并非盟友。根反,它们几乎象征着伊斯兰运动朝政治运动和军事圣战两个方向的分裂。但尽管如此,二者仍相互连通,相互影响。“阿拉伯之春”爆发后,突尼斯人和埃及人将各自的世俗暴君赶下台。这对“基地”组织而言意味着一次意识形态打击:这个恐怖组织曾一直坚称,有朝一日人民大众会走上街头,跟随“基地”组织支持者一同颠覆无神论统治者。但反而是自由的世俗力量通过联合市民阶层实现了这一目标。“基地”组织在第二阶段重新赢回影响力——鉴于这些起义国家的混乱局势,产生了新的行动机会。

埃及的政变打破了两者间的平衡。因为穆兄会感觉失去了权力:毕竟穆尔西是一年前民选出的总统。而当前情况挫败了穆尔西支持者的运动,并且将在不小程度上使其极端化。“基地”组织如今从中受益,这几乎是肯定的。因为该组织头目艾曼·扎瓦希里现在可以声称:埃及人斗争得来的所谓民主是不值得的;“真正的信徒”(即伊斯兰主义者)仍受到压迫,即便他们通过选举掌权;“基地”组织的看法一贯如此;无论如何,美国最终肯定站在了政变背后。但对“基地”组织而言更重要的是,这种新态势再度契合了过去习以为常的状态:世俗者“压迫”信徒。

“基地”组织头目扎瓦希里此前已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发声。在技术和后勤状况允许的情况下,他肯定很快就会谈及自己祖国埃及的新形势。不管怎样:埃及越快达成广泛的政治妥协,“基地”组织对当前发展形势加以利用的难度就越大。(未经《参考消息》授权,任何单位、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埃及 加沙 阿拉伯

上一篇: 马来西亚总理引退计划不变 副总理4月3日接棒

下一篇: 美派第二艘航母赴波斯湾 10年来第四次部署两艘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77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