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首都特警拆弹引发爆炸 4人送命


 发布时间:2021-02-23 01:46:11

韩国国会将于本月9日对总统弹劾案进行表决,在此之前,朝野各党各自进行相关准备工作。据报道,韩国执政党新国家党6日下午举行议员大会,就9日进行总统弹劾案表决时党员是否进行自由投票进行了讨论。此前5日,该党领导层已表明准许进行自由投票的方针。另外,执政党非主流议员当天上午举行会议,表明将为通过弹劾案作出努力。非主流议员方面强调,总统在明年4月提前卸任的方案已经遭到国民拒绝,即使总统宣布于明年4月提前卸任,也将继续促进总统弹劾程序。另一方面,积极推动总统弹劾案的在野三党领导层在国会进行了会晤,再次强调了贯彻弹劾的意愿。韩国共同民主党代表秋美爱、国民之党非常对策委员长金东哲和正义党代表沈相奵表示,民意要求总统立即下台,在野党将秉持国会的尊严,以单一的弹劾队伍毫无动摇地向前进。在野三党代表表示,新国家党也需要站在国民的立场,他们敦促新国家党在进行弹劾案表决时投赞成票。

根据最新出炉的2012年环境绩效指数(EPI),该国在参与评比的全球132个国家中排名第25位。他说,在本次全球环境绩效指数评比中,马来西亚在东协国家中表现最好,在亚太区排名第三,仅次于新西兰及日本,并与波兰、日本、丹麦等国家被列为表现较好的国家。他指出,该国在2010年环境绩效指数中,在163个国家中排名第54位,他期望通过国家的投入能在2014年环境绩效指数评比中名列第15名。他认为,国家排名上升是首相纳吉布在推行新经济模式中,不断强调可持续性发展的结果。此项指数是由美国耶鲁大学及哥伦比亚大学联合欧盟及世界经济论坛推出的,以评估一个国家的环境政策,环境卫生与生态系统之平衡的状态,涵盖10项领域共22项环境指标,涉及领域包括气候变化、农业、渔业、森林、水源、空气污染及环境负担等。(完)。

当前,关于美英法等西方国家将军事打击叙利亚的传言甚嚣尘上。不过,如果西方国家以叙政府使用化武为名开展军事行动难以让世人心服,也将使叙利亚危机的解决变得更加复杂和困难,其政治和安全后果难以预测。首先,有关叙利亚政府使用化学武器的指控尚未得到联合国调查小组的证实。目前,联合国调查小组的工作尚未结束,而美国等西方国家已迫不及待地要“坐实”这一指控。美国国务卿克里26日称,叙利亚政府使用化武袭击平民“不可原谅”且“不容否认”。这不禁让人回想起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前,布什政府曾向外界称萨达姆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所谓的确凿证据在战后却被证明为无稽之谈。实际上,稍微了解叙利亚局势的人都会有疑问:叙利亚政府在战场上占据上风,为何要在联合国调查小组的眼皮底下使用化学武器从而引火烧身?是否存在反对派乘机制造借口引外部干涉的可能性?谜底需要联合国这一相对独立的机构核实清楚,而不能仅凭少数西方国家所谓的秘密情报匆忙定论。

其次,西方国家对叙动武将缺乏有力的法律基础。考虑到俄罗斯等国的反对,美国及其盟友要对叙动武将难以获得联合国安理会授权。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26日警告说,对叙利亚采取任何未经联合国安理会授权的军事行动都违反国际法。西方国家目前在动武的法律基础上表态模糊,并希望绕开联合国行事,采取类似1999年轰炸南联盟的军事行动。如要采取军事行动,西方国家须明确其法律基础,比如是出于保护叙利亚平民的需要,还是回应叙政府使用化武违反国际准则等,并获得安理会授权,否则将是对现有国际秩序的破坏。再次,军事行动所带来政治和安全风险难以预测。考虑到叙利亚和中东地区局势的复杂性,西方国家实际上并不愿意长期介入叙利亚局势。观察人士预测,它们最有可能利用巡航导弹进行远程打击,以震慑叙利亚政府。外界普遍担心,西方国家的军事打击真正用意恐怕在于改变叙政府和反对派之间的力量对比,从而达到政权更迭的目的。

北约国家2011年曾在利比亚使用过这种策略,当时北约盟国打着保护平民的旗号,出动战机和军舰帮助利比亚反对派推翻了卡扎菲政权。不过,与利比亚不同,叙利亚拥有伊朗、黎巴嫩真主党等强有力的地区盟友以及俄罗斯的明确支持。如果西方国家采取军事手段,很可能会在中东地区引起连锁反应,带来广泛而复杂的政治与安全后果。从根本上说,叙利亚问题最终还是需要通过政治和外交途径解决,而西方国家以化学武器为由大肆渲染战争气氛,只能使叙利亚危机进一步恶化。(记者张伟)。

“中美国”的概念,由哈佛大学著名经济史教授尼尔·弗格森于2007年在《买下中美国》一文中首次提出,随后他又多次撰文阐述这一观点。2008年12月,他发表了一篇题为《“中美国”不是两个国家,而是一个国家》文章,认为“中美国”这个概念是指最大消费国美国和最大储蓄国中国构成的利益共同体。他把“中美国”比作中美两国之间的联姻。他说,“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婚姻就像我和我的老婆”,好比一个家庭里“男人挣钱,女人花钱”一样。这里的“男人”是中国,“女人”就是美国。他说,一些经济学家认为当前的危机是由于资本过度流动,并担心由于中国的崛起导致全球失衡,“其实不用担心。因为美国和中国不是两个国家,而是一个国家,这就是中美国”。接着,他进一步解释说,“他们之间的关系不是不平衡的,而更多的是一种共生关系,即东方的‘中美国人’储蓄,西方的‘中美国人’消费;东方的‘中美国人’加工生产,西方的‘中美国人’提供服务业;东方的‘中美国人’出口产品,西方的‘中美国人’进口产品;东方的‘中美国人’积聚外汇储备,西方的‘中美国人’乐于过赤字生活,印制东方的‘中美国人’渴望的美元债券”。

他说:“这是一对极好的联姻,相互补充。” 读了这段话,人们就不难理解弗格森为何要连篇累牍地兜售他的“中美国”了。“中美国”同“两国集团”论一道,与“利益攸关方”和“责任论”一脉相承,都是“中国威胁论”的最新翻版,是遏制中国、改造中国的新战略。“中美国”的不同之处在于,它更加赤裸裸地试图把中国变成美国的附庸。弗格森所描述的中国生产、美国消费的格局只是暂时现象。中美根本不可能成为“联姻”,所谓的“中美国”实际上是不存在的。首先是中美两国之间存在结构性矛盾。两国不同的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之间的矛盾是客观存在的。这些年来,我们许多人把邓小平同志提出的处理国家间关系不要以意识形态划线曲解为淡化甚至取消意识形态的斗争。然而,美国和西方国家却始终不但没有淡化而且还在不断加强意识形态的斗争,始终没有放弃攻击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没有放弃对我国进行西方意识形态的渗透,没有放弃对我国内政的干涉和主权的侵犯,美国把中国当成主要对手和主要潜在威胁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美国新总统奥巴马早在他的著作《勇敢的希望》中清楚地写道:“要在战略上保持一种军事态势,以应对中国可能带来的挑战。

”奥巴马政府的新任国防部长盖茨今年1月在国会听证会上的讲话中,再次明确地把中国列为美国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由于美国舆论长期的反共和反华宣传,美国普通老百姓对中国的负面看法也很盛。据美国前助理国防部长、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2008年12月为纪念中美建交30周年研讨会提供的书面发言中说:“根据民意调查,美国有1/3的人认为中国‘将很快统治世界’,有将近50%的人把中国的崛起视为‘对世界和平的威胁’。”这大概就是美国多数网民反对中美“两国集团”和“中美国”的主要原因。在这种情况下,中美怎么可能“联姻”呢? 其次,中美两国在经济、科技和军事实力方面差距太大,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如今,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仍然只有美国的1/5,中国的人均收入差得更远,为美国的1/13,中国的军费预算仅相当于美国的7.51%,中国科技水平在许多尖端领域比美国至少落后一二十年。美国怎么可能容忍中国与其平起平坐呢?! 客观地说,若中美结成“两国集团”或“中美国”,不能说对我国一点好处也没有——经济上分得一杯羹,展示中国地位的上升,缓和两国间的矛盾。但是,这种结合对中国造成的损害是致命性的和战略性的。

首先,它将严重损害我国社会主义国家的形象,脱离广大发展中国家。中国一旦脱离了广大发展中国家,一旦有事,将孤立无援。今天我国在国际上所以有一定的发言权,除了主要是我们的国力不断增强外,还因为广大发展中国家站在我们一边,他们是我们依靠的对象。第二,在经济上即使不把我国变成美国的附庸,也将严重制约我国的发展,尤其将严重制约我自主创新。如果按照弗格森期望的那样,永远维持现在这种由中国向美国提供廉价商品,又把赚来的钱购买美国国债,让美国人不用费力地去消费、享受的这种他所认为的“最佳模式”,那我们就难以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我们的现代化战略目标也无法实现。(钱文荣)。

特警 国家 警察部队

上一篇: 日媒:日韩首脑会谈受好评 安倍政府支持率上升

下一篇: 欧盟委员会:将在英国大选之后真正开启脱欧谈判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2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