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德里限号两周雾霾照旧 逾六成监测点PM值下降


 发布时间:2021-04-09 02:15:19

马尔代夫首都马累居民哈姆萨在给新华社记者的邮件中这样写道。哈姆萨与记者因一个月前的马累水危机而结缘。停水期间,哈姆萨喝了中国的援助水后,在“脸书”上发布消息称赞“中国的水好喝”,许多当地朋友留言点赞。记者也因此认识了这个28岁的马累小伙子。去年年底,马尔代夫首都马累因供水公司发生火灾而遭遇全城停水。中国政府第一时间作出部署,军舰军机千里驰援,帮助马累居民度过难关。新年到来,记者再次来到马累,探访水危机过后的哈姆萨一家和这座走出停水阴影的城市。记者抵达时,马尔代夫仍处于新年假期。当天的马累显得分外宁静——街头既没有了一度分散各处的布水点,也没有了人们排队取水的喧闹景象。一个月前的那场水危机并没有给这座城市留下太多痕迹。哈姆萨一家的生活也完全恢复了正常。水危机过后,哈姆萨一家把大部分塑料瓶送到了回收站,只留了一支装中国水的空瓶子。他告诉记者,这不仅是为了纪念这次水危机,告诫自己要珍惜用水,也是为了纪念来自遥远中国的帮助。“你们的国家和人民都非常善良,马尔代夫不会忘记这一切。” 不仅是哈姆萨,停水期间,几乎所有的马累人都喝上了中国水。

马尔代夫总统府部长沙里夫对记者说,中国在马累水危机期间向马累提供的援助,马尔代夫政府都铭记在心。“中国政府、公司和个人,都参与到了对马尔代夫的援助中来,这令马尔代夫政府和人民分外感激。” 尽管生活已恢复正常,但水危机的阴影仍在很多马尔代夫人心里留下了印记。“至少对我来说,我开始真正意识到马尔代夫生态系统的脆弱性,并会因此而更加珍惜它。”哈姆萨说。事实上,那场水危机留给马尔代夫的还有更多思考:对于淡水资源极度匮乏的马尔代夫而言,首都马累竟然只有一座海水淡化处理厂,政府也始终没有制定一套完整的水危机应急预案。不过水危机过后,马尔代夫总统亚明及其政府已第一时间开始制定相关的应急预案,并着手在马累建造第二座海水淡化处理厂。“马尔代夫是一个小国家,资源匮乏,但马尔代夫又很幸运,因为有中国这样在危机时刻伸出援手的朋友,”沙里夫说。(记者 杨梅菊 黄海敏)。

据韩国驻土耳其大使馆等消息,在采访被证实加入“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韩国青年金某的踪迹时,3名韩国记者遭到土耳其军方扣押,接受调查后被允许离开。报道称,这三名记者在调查过程中,以涉嫌进入军事受限地区被带走,后在接受调查后重获自由,目前在继续开展采访活动。该地区是金某今年1月进入叙利亚之前最后留下踪迹的地方。今年1月,韩国另一家电视台记者也在该地区以涉嫌进入军事受限地区而接受10几个小时的调查。1月10日,18岁的韩国青年金某在土耳其南部与叙利亚接壤的基利斯省失踪。韩国警方发现,金某的电脑桌面上有几张“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旗帜照片。韩国政府推测,金某可能加入了IS。随后,韩国国家情报院证实,金某已加入“伊斯兰国”(IS)极端组织,并在接受训练,但具体地点不详。这是首例韩国人加入IS的事例。

俄罗斯总统人权委员会成员舍甫琴科表示,在乌克兰被抓的LifeNews记者目前生死不明。这已是第四天不允许律师和维权人士访问他们,只在视频画面中展示他们。5月中旬,LifeNews电视台记者奥列格•西佳金和马拉特•萨伊钦科在顿涅茨克州克拉玛托尔斯克附近被乌克兰国民近卫军逮捕。乌克兰当局指控二人在该国东部协助“恐怖行动”。俄政府要求乌克兰,包括通过欧安组织方面,立即释放记者,但该要求至今未被满足。舍甫琴科21日表示,根据他掌握的消息,两名记者一切正常,身体健康。他说,“昨天转告一切都很好。我们公布了这一消息。但今天早上感觉十分担心,他们在哪里不清楚,为什么四天了不允许任何人访问他们。感觉他们可能遭到毒打,或对他们做了什么,因为只在视频画面上展示他们”。

“通过”2014年新德里司法考试进入公职岗位的司法从业人员中,有65人考试其实并不过关,合格者仅有2人,实际合格率不到3%。有人指新德里高级法院法官负责出题、阅卷,考生中则不乏他们的子女、亲戚。司法考试重大丑闻 2014年的新德里司法考试被爆存在“贪污腐败、徇私舞弊、裙带关系”等丑闻。印度官方遂对历届考试结果进行专项调查,发现目前在任的司法从业人员队伍中,至少有来自11个邦的65人考试并不合格。相对而言,仅有2名在任的司法从业人员切实通过了司法考试,光明正大地进入司法系统。印度考试系统的公正性和可靠性再受质疑。印度新德里高级法院院长G·罗希尼在联邦司法部长D·V·萨达南达·高达的请求下对此展开调查。2014年的新德里司法考试于当年10月举行,考试结果在2015年5月1日宣布。659名考生之中,仅有15人能够过关,通过率约为2%。落榜考生之中有6人是本邦状元,4人为榜眼。另外,还有3名落榜考生在2012至2014年间曾各自分别在两个不同的邦通过了司法考试。

不过,有些过关者实际上并没有通过本邦的司法考试。新德里高级法院此前曾表示,司法考试并没有固定的打分标准,法院也没有订立标准答案。考官依据考生的表现给其打分。阅卷法官子女参加考试 高达6月18日写信给罗希尼说,有人投诉说,考试合格者当中不乏现任法官的子女们;而新德里总部的法官们还亲自负责出题、改卷和面试。高达在信中写道:“请愿者指控,那些负责批阅考卷的法官们的儿子/女儿/亲戚也参加了考试。也有人说,新德里高级法院在这方面并没有给出令人满意的答复。” 高达随信还发出了4份投诉书,补充道:“有人伸冤,要求调查整场骗局,取消考试成绩,或者给全部660名考生重新阅卷打分并宣布成绩。”(信莲)。

新德里 单双号 记者

上一篇: 朝美对话落幕留“伏笔” 双方共识“富建设性”

下一篇: 逢已故弟媳生日 古巴前领导人卡斯特罗罕见露面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2.29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