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岁男孩厌学要出走 买票被民警拦下


 发布时间:2020-10-19 20:58:25

她马上读高三,抛东西之前反锁了家门; 楼下居民差点被砸到,消防赶来解救 前晚7时许,在沙坪坝区富洲路8号的9号楼,“砰”的一声,一个垃圾桶从23楼抛到楼下,周围不少散步的人被吓了一跳,好在有惊无险。没过多久,又是一阵乒乒乓乓的响声。大家一看,锅碗瓢盆散落一地,也是从楼上掉下来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担心被砸的居民立即报警。民警赶来后发现,原来是一个住在23楼的女孩正在做高空抛物的事情…… 从23楼一直往下扔东西 前晚7点45分,小区物管保安吴世洪正在9号楼旁巡逻。只听“砰”的一声,一个红色垃圾桶落在他身旁。

吴世洪惊出一身冷汗,抬起头喊了一句:“谁在乱扔东西!” 不过,没人回应他。过了十分钟,大量锅碗瓢盆又砸在楼道口的玻璃挡雨棚上。这时吴世洪才意识到情况不对,赶紧通知其他人。几分钟后,几名保安都赶了过来。此时,书本、衣服不停地从楼上落下来,以及几张百元大钞。保安们立即封锁了9号楼的进出口,提醒周围行人注意安全。就在此时,一位老人正准备经过这里,保安董明林发现一个直径50厘米左右的花钵正在往下掉。为了救老人,董明林上前将老人推开,而花钵从他的耳边划过,差点砸中。她之前和母亲吵了一架 没过多久,民警与消防官兵陆续赶到现场。

在周边拉起警戒线后,几名民警来到23楼。大家发现,一位女士正在敲打房门。经询问,屋内的人正是这名女士的女儿———小雨(化名)。今年18岁的她学习优秀,身高一米七。当晚吃饭时,因为学业等问题,小雨与母亲吵了架。随后,情绪激动的小雨一拳打在母亲头上,并把她推出家,反锁了防盗门。此时,小雨在家里不停地大声吼叫,情绪亢奋。在民警的告知下,她的母亲才知道女儿在乱扔东西。她来到隔壁住户家里,通过阳台求女儿别这么做。小雨依旧在不停的扔东西,一直持续到深夜。为防止她寻短见,9号楼被临时停气,消防官兵也在楼下铺起安全气垫。

由于小雨始终无法稳定自己情绪,不听任何人的话,救援一度陷入僵局。临时停气,大家都能够理解。毕竟人命关天,所有人都希望小雨不要出事,希望她能够冷静下来。下个月就要上高三 昨天早上8点半,小雨在消停一段时间后,又开始扔东西。这一次,她开始扔一些大型物件———桌椅、电器。这些东西破坏力巨大,将9号楼下的挡雨棚上的玻璃都砸碎四五块。而旁边的一些板材装饰物,也被砸脱落。为了不继续激化小雨的情绪,民警没有再让她的母亲进行劝说,而是选择其他救援方案。无论何种劝说,小雨都始终在家里大喊大叫,她也几乎将所有能够搬动的东西都扔了下去。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中午,民警和消防官兵决定采取强攻。一名特警和一名消防官兵来到24楼,通过索降方式,成功降至小雨家阳台上,两个人立即将小雨控制住。房门打开后,小雨的母亲在旁不断流泪。“下个月上高三。”住在这幢楼的刘女士认为,小雨上的是重点高中,学习压力大,所以才选择这么做。好在没人受伤,这让大家都庆幸不已。

里面坐进15人而且都是中小学生。像在大雨天跑高速,如果出现交通意外,后果不堪设想。”2月17日,徐州市交巡警支队高速一大队对外介绍称,民警发现该情况后立即与几位孩子家长取得联系,并找到其他车辆重新护送,孩子们已于2月16日晚顺利到家。2月16日,徐州及周边地区下起大雨,高速一大队苏皖卡口中队指导员张生在连霍苏皖主线收费站处执勤,由于正值务工流、学生流返程高峰,高速交巡警重点加大了对长途客车、旅游包车、面包车的检查力度。上午10时许,张警官准备对一辆面包车进行例行检查时,透过前挡风玻璃意外发现车内乘客座次混乱、十分拥挤,于是要求该车驾驶员停靠进检查站接受进一步调查。在现场,民警要求驾驶员出示相关证件并打开车门,然而对方一再推脱并不断声称“都是自家的孩子,回家上学的”,企图以此拖延时间。在警方强烈要求下,驾驶员打开了车门,逐一清点人数之后,张生不由得擦了一把冷汗,这辆核载7人的面包车竟载有15人!“这都是亲戚家的小孩,明天不是要开学了嘛,我就顺路将他们捎回去上学的。

”驾驶员李虎不断跟民警解释道。“为装载更多乘客,面包车的中间一排座椅竟被改造成乘客相对而坐的两排,乘客绝大多数为学生模样的未成年人。” 张生说,经查,这批乘客中有3名成年人、12名未成年人,民警随机询问了少年洋洋认不认识司机叔叔,孩子回答不认识,被问及怎么会坐上这辆车的,洋洋回答说“是爸爸把我送上这辆车,其他我也不知道”。在场的执法人员不由担心起来:该车超员是没有疑问的,然而乘客中的几名成年人都不是孩子的监护人,该车运送这么多孩子会不会存在更严重的违法行为?该车是否属于非营运车辆收费载客?为此,张生与班组民警一同对该驾驶员、面包车的基本信息进行网上查询比对,确认了该车属正常的非营运客车。同时,民警和孩子们进行一对一谈话,根据提供的个人信息经过上网查询找到其父母的联系方式,再次联系上了每一位孩子的父母,经查证,此次行程父母知晓,而且该车驾驶员和乘客之间不存在收费行为。原来,驾驶员李虎是河南虞城人,该河南牌照的面包车从上海开往河南虞城县,因“走错了路”从苏皖省界收费站经过,不料被徐州执勤民警“截获”。

车上的未成年人都是一起在上海打工的老乡家的孩子,今年寒假期间,这些留守儿童一直在上海跟着父母团聚。“眼看过完年了、即将开学,老乡们就想着把孩子凑到一起,搭个便车让我负责送回河南老家,因车少人多,只好动手把车给改装了,最后勉勉强强装进了15个人。”李虎说。在民警跟孩子父母电话联系的时候,问起让孩子挤在一辆严重超载的面包车里,有没有考虑过孩子的安全,家长王先生不好意思地说:“当时没有想这么多,只是图个方便,现在想想也有点危险”。民警也询问了孩子,坐在这样一辆车里害不害怕,小学生杰杰扬起脸、天真地说:“不害怕,就是车子摇摇晃晃的,挤得腿发麻。” 据了解,该驾驶员因“擅自改变机动车外形和已登记的有关数据的”被处以500元罚款,责令恢复原状;因“驾驶营运客车以外的其他载客汽车载人超过核定人数20%以上”,被处以100元罚款,记6分。因超员违法行为必须要进行泊载,民警又联系了一辆宽敞的面包车,送孩子们重回返程之路。(文中人物为化名)(完)。

民警 张某 张家口

上一篇: 代表提议:大学“去行政化”何不从中学“试刀”

下一篇: 聚焦2010年高考:各地多措并举护航保安全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45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