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电子学籍:推动教育公平 解决难点问题


 发布时间:2020-11-01 03:50:11

“张哥”,“冯妈”,这两个称呼是如此温馨。而灭绝师太,一听就到了刀光剑影的江湖。如此风牛马不相及的称呼,却同时在树德协进中学的一个班级里存在着,都是学生对老师的称呼。要怎样做,学生和老师才能打成一片,沟通无障碍?昨日,树德协进中学的老师和学生代表坐在了一起,希望通过辩论的形式为这个问题找到答案。学生说——— 背着手站在老师面前 感觉自己就像罪人 只要是挑老师的“刺”,学生的话便如同滔滔江水,一发不可收拾。师威太重是学生认为导致教师和学生沟通出现障碍的第一大罪过。“完全没有平等的感觉,老师四平八稳坐起,我背着手在她面前站起,感觉自己就像罪人一样,只能坦白从宽噻!”一名学生说。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学生们都觉得是老师挑选的沟通时机不对。“老师找我们沟通往往都是在我们犯错之后,那还有什么沟通的呢?只有乖乖认错!” 还有学生指出,老师的姿态放得太高。“每次有啥事,不论对错,先一顿狠批再说,请问你们有没有想过,我们为什么会犯错?”就这一点,高二四班的一名同学特别有感触,因为她就尝到了老师放低姿态后的甜头。

原来。该校是7点20分打迟到。“但考虑到家住得比较远的同学,王老就把时间延后了三分钟,”就是这短短的三分钟,老师就赢得了学生的心,“不仅这样,王老还以身作则,不论刮风下雨,王老都一定是全班前几个到教室的,所以我们班迟到的人就很少了。” “该讲的不讲,不该讲的讲一大堆”,这也是学生认为和老师难沟通的原因之一。学生认为,“该讲的”内容包括青少年如何正确对待对异性同学的好感,如何处理对早恋给学习、生活带来的影响等,至于不该讲的,“就是那些好好学习,考所好大学之类的训话”。还有学生认为,老师“跑”得太快。“不要一下课就回办公室里,有时还是在教室里和我们聊聊天噻。” 老师说——— 情绪激动不要批评学生 以免伤及无辜 学生在台上滔滔不绝地说,老师们在台下飞快地记录着。昨日,全校的老师都被要求来听这场特殊的“论坛”。其实,老师也颇有感触。一位老师告诉记者,在班上,同学们将一些老师亲昵地称为“张哥”,“冯妈”,而对另一位老师却背地里称为“灭绝师太”。

“老师听到这个称号心里也不好受,挺委屈的,觉得我要求严格难道错了吗?其实要求严格没什么不好,但方式上应该有所变通。” 在听完学生们的抱怨后,一位老师总结了和学生有效沟通的三大原则:“不以成绩取人,不以师威示人,不以恶语伤人。”还有老师补充:“自己情绪激动时不要批评学生,以免误伤无辜;学生犯错后激动时需冷处理,待学生平静后再讲理;尽量给学生留面子,不要在众人面前批评学生。” 这都是老师们的经验之谈。一位老师告诉记者,曾经,全班投票选区三好,她认为一定中选的两人全部票不过半,但一位成绩不如两人优秀,行为习惯也有些涣散的男生却以绝对优势取得了第一名。“你们选的是区三好吗?老师把权利给了你们,你们珍惜了吗?”她当时非常冲动地进行了绝地反攻,并武断地认为这名男生涉嫌拉票,要求重选。重新的结果如她所愿,但在学生心里却留下了老师只爱成绩好的学生的印象。记者从学校了解到,学校将在会后继续组织老师对他们和学生之间的有效沟通方式进行讨论。

王冕。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春节期间,还有一位校长值得一提,那就是备受争议的南方科技大学首任校长朱清时。69岁的朱清时先生今年春节是在安徽合肥度过的,与之前的5年春节相比,今年该是最轻松的一年。没有了南方科技大学校长的头衔,没有了对南科大大小事情的牵肠挂肚,心里留着首届南科大学生一个个被国外名校录取的好消息,这年便也过得轻松许多。5年前选择做南科大首任校长,一度处在舆论的漩涡之中,5年之后回首看当年的选择,朱清时先生会如何评价那时任性的选择? 选择去南科大做首任校长时,朱清时先生64岁,在很多人眼里,这不是个选择教改领头羊的年纪。教育改革,怎么改?跟谁学?从哪里改起?太多的问题山一样堆在眼前,64岁了,何苦接这个苦差事。

可朱清时接了,用现在流行的话说,这得是多任性的决定。朱清时:这个改革的根本就像当初小岗村分钱到户一样,我们不要打高分了,你学的好,你学到真本事社会就认可你,这就是你文凭的含金量,如果这样做的话,过去几十年高校中间那种大夸张不管质量、不计后果,但是不管质量、不计后果为什么还有学生去读呢?是因为他只要得到这个国家的文凭他就值了,这就是中国高教改革的关键之点,一定要有人走出第一步。教改的难,只有朱清时最懂,大小事情都得他操心,办公用具少了都得他想办法。教改不是一个人的事,需要众多的同行者,他最需要的是愿意与他一起冒险的学生和家长。第一年招生,他站在前来咨询的学生和家长中间,苦口婆心地说南科大困难重重,但前景辉煌。

半年后新生报到,来了45个人,后来又走了2个;他承诺要让一流的学生来授课,为此他满世界去找。第一年,他一夜夜的睡不好觉,一把一把的吃药;再后来,他的办公室放了吸氧机,常常得吸两口才能继续忙活。甘苦自知,他从不诉苦,面对记者的话筒,只说教改,只谈南科大的希望。朱清时:南科大这几年很困难,我们也有不少条件不足,但是我们充分的让学生有机会和老师接触,不仅听他们讲课,而且跟他们一起搞科研,从科研中学习,所以我们的孩子最大特点就是与众不同,每个学生都是独立的特点,都跟其他的高校不同,都有很强的能力,自学能力以及工作能力,这样的学生今后会有很强的竞争力。南科大5年里从不缺媒体的关注,朱清时先生因此屡屡被推到风口浪尖,他从来平静回应,不躲,不怒,更不怨。

5年任期结束,他说的,是不悔。朱清时:因为我长期从事教育,在工科大也做了十年校长,我觉得这5年在南科大做这些更难、也更有意义。17名学生陆续被国外名校录取,学生一个个报喜的电话打来,朱清时先生一贯平静的语调也不自觉间开始上扬,这份幸福,是改革者和同行者才能独享的福分。朱清时:他们被录取,实际上是南科大这几年改革、教改的成果,我们的质量得到了认可,我们南科大的毕业证书和真才实学挂上钩了,人家是看你的真才实学,不是看你这个文凭是不是国家权力做后盾、支撑,教育本质就是这样,不能把教育给行政权力挂钩的太深。即使接不到南科大校方的毕业典礼邀请函,也丝毫不影响朱清时总是学生们心里想、嘴里喊的好校长。

即便没有了南科大校长的头衔,却无法阻断人们想到南科大就想到朱清时。(记者冯会玲)。

学籍 系统 学生

上一篇: 复旦自招取消非试点学校推荐

下一篇: 广西南宁市给“天价”幼儿园上“紧箍咒”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53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