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被曝拿过期大米馊面条给孩子吃 园长被控制


 发布时间:2020-10-20 19:12:46

昨天,是南京学校因为雾霾停课后的首日复课,考虑到天气状况,不少学校取消了每周一的升旗仪式,户外活动也转到室内。南京一位小学校长表示,最近不停有家长向学校提出,要给孩子班级装空气净化器,甚至有家长表示愿意自掏腰包。不少学校升旗仪式进教室 “今天取消了正常的升旗仪式,因为天气还没有很好。”南京市游府西街小学一位老师告诉记者,虽然复课了,但是空气质量还没有很好。学校还是对户外活动进行了控制。比如体育课改为室内课。南京致远外国语小学每周一的升旗仪式则照常进行,不过孩子们没有到操场上,而是在自己的教室里,完成了升国旗、敬礼、唱国歌、国旗下的讲话等所有的程序。

升旗仪式结束后,每个班还来了一位领操员,带着孩子们在教室里做了一套可爱的室内操。“孩子们的天性就是好动,雾霾天气窝在教室里不动也不好,不利于身体健康。”体育老师刘爱春告诉记者。班会课讨论雾霾话题 “天气污染,孩子们在家呆了4天,我们要求所有的老师今天要格外细心,让他们迅速回到学习的状态。” 南京五中校长陈亭华表示。昨天早晨7点,南京五中已经热闹起来,班主任老师们早早地来到校门口用微笑迎接复课的孩子们。和其他校领导一起巡视了每个班级的复课情况,让他们开心的是,昨天第一天复课所有的学生都到校,没有学生因为身体不适等原因请假。“我们和每个老师叮嘱,允许特殊情况的孩子迟到、请假。

” 昨天是周一,南京五中每个班下午都有班会课,不少班主任把这节班会课的主题和雾霾天气相结合,孩子们对保护环境有了更深刻的切身体会。家长愿自费买空气净化器 孩子在南京秦淮区一家幼儿园上大班的张女士告诉记者,孩子恢复上课,对双职工的她来说是轻松了,但对空气质量还是不放心。和张女士有相同担心的家长有不少,甚至有些小学生家长还跟学校提出要求——给孩子装空气净化器。“我们接二连三接到家长的电话,提出要给孩子所在的教室装空气净化器,甚至有家长提出自掏腰包给孩子班级来装。”(扬子晚报记者 王 璟)。

暑期奥数仍疯狂,十余年禁令“打水漂”? 幼儿参加奥数培训、家长凌晨排队报名、每天补习近7小时……暑期过半,记者走访北京、上海等城市发现,奥数补习如火如荼,渐成“第三学期”。一边是十多年来相关部门和地方三令五申“禁奥”,一边是越禁越火的现实。奥数异化背后有何“奥秘”? 未上小学先补奥数,暑假变成“第三学期” 叫停奥数竞赛、取消奥数培训、严禁奥数成绩与招生挂钩……近10余年来,国家和一些地方不断出台“禁奥令”。今年7月初,北京市教委还重申,初中入学摸底考试禁考奥数。然而,严令之下,暑期奥数补习班仍异常火爆。“每天上午三节奥数课,天天不落,光上一个暑期班就要近万元。”北京一位刚刚经历“小升初”的家长李女士告诉记者,听说上初一一开学就分班考试,主要就是考数学,其中很多都是奥数题。更令人担心的是,奥数培训幼儿化趋势明显,一些孩子还未上小学,已经开始补奥数。在江苏启东市中心的一座6层写字楼内,近10家培训机构几乎都开设奥数培训课程。

其中一家机构培训最低学龄是“升一”,即学前班升一年级,一般每周3天课,每天上课两个小时。一些培训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不仅奥数班,大多家长都替孩子报了语数外“全科”补习。“孩子早上8点上课,除了午饭和午休,下午5点半才下课,每天近7个小时在培训班。明知孩子辛苦也没办法,都是择校闹的。”北京家长张民的苦衷,是不少饱受“奥数”折磨的学生和家长的心声。为了能让孩子上好一点的奥数班,家长不惜一切代价。7月初,上海杨浦区一家著名教育机构的暑秋季奥数班接受报名。早上8点,已有上百位家长排队,为了报上明星老师的班,有的家长凌晨三四点就来排队。证书背后暗藏寻租链条,奥数仍与择校择班“藕断丝连” 家长为何对奥数培训趋之若鹜?记者调查发现,尽管国家严禁把奥数与升学、分班挂钩,但奥数与升学一直藕断丝连,仍是择名校、进重点班的“敲门砖”。“小升初”不再考试,“奥数证”大行其道。“名初中选拔生源,看奥数证书是最直观的。

”上海一位家长透露,一些培训机构的奥数班其实是名校“尖子生”选拔班。一些和名校关系密切的培训机构,在适当的时候会出一套卷子给孩子做,达到一定分数线就能成为名校的“预备生”。在不少家长看来,义务教育“免试入学”并不意味着孩子始于“同一起跑线”。尽管教育部门严禁公办学校以各种证书为报名的参照条件或开展任何形式的“摸底”考试,但很多家长始终认为“多考证书,肯定不吃亏”。“一些初中名校仍在偷偷小范围考试,孩子的奥数水平是通过考试的关键。”南京学生家长张先生说,女儿今年“小升初”,想进一所全市排名前五的名初中。通过熟人介绍,女儿才有机会参加学校偷偷组织的“小范围考试”。“就是一张卷子定胜负,数学部分全是奥数。”张先生说,女儿年初意外摔伤了腿,少补了几个月奥数,结果考得不是很理想。好在她去年拿到一家知名奥数培训机构的四星学员证书,经过多方协调,终于如愿报上名。除了择校,奥数也成为学校新生分班的重要标尺。

北京的李女士说,说是不让分重点班,但几乎好一点的初中都以实验班、超常班等名义分“好差班”。儿子所在的初中马上要举行分班考试,“我们没有过硬的关系,只能花钱上奥数班。” 多数“奥娃”成“炮灰”,疏堵结合防“奥毁” 在部分教育人士看来,奥数比赛来到中国后被异化,形成畸形利益链,名校抬高门槛,机构借机敛财,孩子成了受害者。“相关利益方对禁令置若罔闻,有关禁令如隔靴搔痒。”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家长让孩子上奥数班,是为了择校,而择校与教育资源分配不均衡有关,其中暗藏权力寻租。教育不能以大多数学生的失败来成就少数学生的成功。南京市中小学生学习力培训中心主任谷力博士介绍,研究表明,只有5%-10%的孩子大脑发育较早,能力强一些,比较适合学习奥数。大部分孩子不适合,家长应在孩子适合的年龄阶段安排学习。“全员学奥数不仅不利于孩子成长,也提高了全社会的教育成本。”谷力说,名校择校指标有限,多数孩子学习奥数既难出好成绩,也无法实现择校目标,最终成为应试教育的牺牲品。

单凭一纸禁令,难给奥数“降温”。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介绍,一些地方出台规定取消奥数培训班,但一夜之间又都改头换面成“数学思维”重新面世。尽管各地都在努力破解教育均衡,但在教育GDP指挥棒下,名校还是通过奥数衡量、选拔学生,助长奥数培训之风。另有教育专家指出,一些地方以“发禁令”代替“严监管”,面对奥数培训机构和名校之间的利益链条,缺乏壮士断腕的勇气。“奥数本身并无错,但把奥数异化为所有学生的评价标准,显然是不合适的。”南京师范大学教科院副教授殷飞说,应探索建立科学的学生评价体系,让奥数回到本来位置。(记者凌军辉、傅勇涛)。

幼儿园 家长 孩子

上一篇: 广东财经大学校名日前正式挂牌

下一篇: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新增3个东盟国家语言专业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8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