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留学生陷“跨文化尴尬” 多倾向与本国人交往


 发布时间:2020-10-22 17:37:38

最近,央视新闻节目播出了大学新生报到的几个镜头,其中特别引起关注的是,7位家人带着一大堆箱包送一个新生。当然,也有湘潭大学一位学生用扁担挑着行囊赶了10多公里路到学校报到的,被网民誉为“今年最牛大学新生”。对此,笔者除了听到人们关于“90后”一代的种种议论外,还想到了高等院校教育模式面临的新挑战。笔者曾听一位有着游学西方经历的知名大学校长谈东西方高校学生管理方法的区别。这位校长很不认同的是,中国许多大学把已成年的大学生当成未成年人来呵护。而笔者认为,这些学生在中小学阶段就缺少生活能力等方面的锻炼,到了大学根本不可能立刻变得自立自强。问题是这种情况是怎样形成的呢?原因很复杂,我们不妨作一些分析: 独生子女占多数的新一代大学生,从小受到过度呵护是不争的事实。

一方面,大人们不光在物质上尽量满足孩子,生活上也是全部替代;另一方面,激烈的学业竞争、沉重的作业负担确实弄得孩子身心疲惫。城里的学校不再安排学生下厂、下乡实践,父母也不忍心让缺觉的孩子分担家务。在农村,当一个孩子有升学的希望时,家里也常常会让他全身心投入读书,不要说下地干活,就是家务劳动也全免。这就造成了孩子除了读书、答题外,一无所长,而能够吃苦耐劳,挑着行李到学校报到的学生则是凤毛麟角。在这一背景下,许多高校迎来的新生不仅在学习上不再拔尖,而且在种种非智力因素方面也是参差不齐。不仅在专业思想的确立上,而且在树立正确的人生目标、学习动力,乃至于心理的调整、适应集体生活、自律能力等方面都有大量的课要补。再说,现在的大学生临近毕业就要接受就业市场的考验。

实践基础、沟通能力、生活能力不行都会影响求职竞争力。这些缺失光靠几场求职讲座是补不上的。这种巨大的落差使得很多毕业生难以适应。于是,就有了很多人惧怕艰苦,不愿到基层就业;就有了父母替大学毕业的子女求职等现象以及“啃老一族”的出现。社会总体教育理念的偏差造成的现实还得社会来面对,解决之道不仅在于高校要调整教育模式,增加非智力素质特别是一些实际能力的培养,更需要全社会反思,反思我们对于子女成长的期望,反思我们疼爱孩子的方式,更新教育理念,改善下一代的总体成长环境。(陈宝泉)。

“我15岁上大学,22岁硕士毕业,26岁被聘为美国凯斯西储大学副研究员,28岁被聘为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教授。”今天上午,在南京信息工程大学2013届毕业典礼上,该校电子与信息工程学院33岁的博导刘清惓作为教师代表发言。忆梦想、谈抗压、聊兴趣、说爱情,刘清惓教授的发言没有连篇累牍的大道理,没有义正辞严的空说教,有的只是人生路上的小故事,以及与毕业生分享的感受。他的“彪悍”青春让在场的4000名毕业生惊呼、羡慕、膜拜。31岁成博导 这个教授很年轻 刘清惓自称“非著名”教授。其实,他的名字早在2008年就在校园里流传。那年,他刚来到南信大,关于80后教授横空出世的“传说”不胫而走。“我是1979年底出生的,没能搭上‘80’后的末班车啊,很遗憾。”刘清惓笑着回应道。但这并不影响他摘得南信大历史上“最年轻教授”的头衔。刘清惓打小就与同龄人不太一样。5岁时缠着父母学会了负数;幼儿园毕业学完了小学三年级数学,直接从四年级读起,跳级考试时还发现了题目中的印刷错误。15岁,刘清惓考入东南大学强化班;22岁硕士毕业,期间设计出了几种芯片,并发表了约10篇论文,其中部分论文被东芝公司、精工-爱普生公司等世界五百强企业的专利引用。

此后,刘清惓获全额奖学金赴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加州大学伯克利传感器执行器中心)攻读博士学位,26岁被聘为美国凯斯西储大学副研究员,28岁被聘为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教授,29岁主持国家公益性行业专项重点项目,并开始指导硕士研究生,31岁时成为博导。气象传感要“中国创造” 这个教授有“梦想” 《爱迪生的故事》,刘清惓说这是自己认真读的第一本书。“从那时起,我就梦想自己以后能成为科学家、发明家。”为了梦想,他可以比其他人少玩一点;为了买科普书籍和杂志,他可以省下夏天买冷饮的零花钱,“渴了就喝自来水”。高中一次偶然的机会,刘清惓在一篇文章中读到美国武器的先进关键在于微电子技术,于是下决心以后要从事微电子领域的研究,并且要去美国读博士。高中时,他一到寒暑假就找来大学微电子专业的资料埋头“啃”,其间还两次获得江苏省青少年发明奖。大二时,面对来强化班宣传吸引优秀学子的东大无线电系教授,刘清惓问他:“你们研究的这些微波、通信系统,里面的芯片是哪里来的?”教授说:“进口的”。这个回答深深地刺痛了刘清惓,“我们国家电子信息领域实力最强的院系里最优秀的教授都要依赖进口芯片来搭建系统,我开始梦想有朝一日要研制出给中国人争气的芯片,并且选择了电子工程系的微电子专业!” 此后,本科、硕士、出国读博、工作,刘清惓的梦越来越具体——填补国内气象传感器研发的空白。

气象传感器是传感器大家族里很小的一分子,但是对气象监测来说不可替代,也是引领气象装备“中国创造”的重要角色。但我国的高端气象传感器绝大部分依赖进口,亟待打破国外技术的封锁和垄断。于是,在2007年,一直从事气象传感器研发的刘清惓毫不犹豫地接过南信大抛来的橄榄枝,踏上了回国的路。与气象行业的密切对接、专门设立高级人才联络办公室、200多平方米的实验用场、配备研究团队,学校的“绿色通道”让他如鱼得水。目前,他带领团队研发的气象传感器芯片,一些性能达到甚至超过了国外的最高端产品。“做人要由梦想 有梦想才有自己的兴趣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用兴趣激发工作热情才能有所成就 才能快乐。”演讲台上,刘清惓如此勉励在座的毕业生。杜绝loser心态 这个教授能抗压 “做事要能坚持。遇到困难时,不要怨天尤人,杜绝loser心态。找准方向并坚持下去就会胜利!”刘清惓说道。其实,他“彪悍”的青春也并非一帆风顺。高三那年暑假,刘清惓宅在家里背托福单词,自以为比其他同学超前了一些。没想到,进校后却发现自己入学时的英语成绩是全班倒数第一,同学们的超前量比他还要大很多,顿时发现自己OUT了,沉重的压力让他从小到大的优越感荡然无存。

从大一的第一周开始,几乎每天晚上熄灯后,刘清惓就和班上很多同学搬着板凳到楼梯间路灯下学习。学GRE、背俞敏洪的红宝书、背字典,“我是一个很不擅长考试的学生,天生记忆力比较差,获得同样的考分可能要比天资好的同学付出两倍甚至三倍的汗水。” 为了学好英语口语,刘清惓开始练习英文Rap。洗衣服时一边唱Rap,一边跟随节奏搓洗衣服,路过的同学都把他当外星人。看美剧时,他听完一句就暂停,自己读一遍和原声比较寻找差别,然后纠正自己的发音。有时还要把自己的读音录下来对比,力争做到每一个发音都听不出和原声的差别。往往一部电影可能要花一整天才能看完。“经过两三年的坚持,不知不觉中就超越了自己当初的目标,我的口语甚至能‘以假乱真’,很多老外都以为我在美国生活过。” 刚到美国留学时,刘清惓又一次感到“压力山大”。“和很牛的师兄师姐一比,我才知道我的动手能力有多差。尤其是一位师兄淘来一辆只剩前半截车身的保时捷,又淘来一辆只剩后半截车身的保时捷,然后自己动手拼出了一辆整车。”刘清惓说,美国同学超强的动手能力让他羡慕不已,更产生了强烈的危机感。于是,他开始比学赶超。两三年后,他不仅科研上的动手能力逐步追上美国同学,而且也掌握了一些汽车维修、改装和一些特技驾驶的技巧,利用课余时间把自己的爱车也改装了。

敢和周杰伦PK唱歌 这个教授很幽默 刚回国时,刘清惓曾经向中国气象局的领导承诺,“不完成气象传感器的研发任务,就不解决个人问题!”但千万别以为他是个不食人间烟火、只会呆在实验室的“学霸”。刘清惓说,除了会唱Rap,他还喜欢唱周杰伦的歌,甚至敢唱最拿手的《发如雪》与周杰伦PK。研究气象工科之余,他还喜欢研究科技创业和科技金融,目前正在写一本关于国际金融史的书。和其他工科男一样,刘清惓也喜欢运动、兵器、飞机和汽车。专淘二手车的他已经开过四辆车。演讲中,刘清惓也不乏幽默,他的故事把台下的毕业生全都逗乐了。在美国读书时,他曾有过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国女朋友,微积分得了A,所在的系在全美名列前茅,导师还是美国最有名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之一,她的理想是成为美国一流的经济学家。但是,有一天女朋友问刘清惓:“What is 4 times 4?(4乘以4等于多少?)”这让他很无语。“我以为她在开玩笑,结果她是真的算不出来。名校的经济学研究生连4乘4都不会,我当时认定美国经济要出大问题!果然,不久美国就爆发了金融危机。”刘清惓因此笑称自己是最早预言美国金融危机的中国人。“和90后的学生沟通,没有任何的问题,我们会经常打成一片。

”刘清惓自信地说。记者了解到,今年33岁的刘清惓如今已是20位研究生的导师,今年有5位学生毕业,“第一次参加他们的毕业典礼,很激动,我为他们顺利毕业感到非常高兴。” 如今,正在为梦想而努力的刘清惓每天带着团队“奋战”在实验室,经常工作到深夜。“真的没了时间找对象!”身边人都对刘清惓的个人问题十分关心,但他仍然在信守当初的承诺。(通讯员 贾冰 何晓进 记者 袁涛)。

能力 美国 跨文化

上一篇: 学生装病逃课老师不敢不批 流感季节易请假

下一篇: 大学生回家遭遇买票难 连抢三天不见卧铺票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3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