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六”杯赛神题难倒博士后:小红帽的英语写法


 发布时间:2020-10-20 22:52:19

孩子背上伤痕累累。(图片来源于网络) 新会一位孩子被家长痛打至遍体鳞伤 妇联称将对家长进行教育 都说虎毒不食子,可偏偏有些人却对自己的孩子下重手痛打。昨日,有新会网友报料称,新会一幼儿园的孩子被老师发现遍体鳞伤。记者多方证实,这一家暴事件正是孩子家长所为。发现孩子被打后,幼儿园对家长作出了批评和教育。而新会妇联也已经介入此次事件,正在调查并将根据具体情况做出处理决定。据新会警方介绍,孩子被痛打是因为孩子不做作业,家长用衣架子抽打了孩子。网友: 一小朋友疑遭家庭暴力 “一名就读于新会某幼儿园的小朋友,在上学时被老师发现其满身伤痕,疑遭家庭暴力”。昨日,网友“ericlee”称,新会一幼儿园小朋友在上学时被老师发现其身上伤痕累累,疑似遭遇家庭暴力,并贴出小朋友的照片。照片上,一位小朋友站在教室中央,背对着镜头,掀起衣服,留下整个布满伤痕的背部,其伤痕则从脚部、臀部一直延伸到脖子的位置,而伤痕部位还是红彤彤的,似乎是新的伤痕。

求证: 确有家长虐打孩子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网友提到的小孩所在的幼儿园,受访老师连称不知情。不过,记者通过多方努力,找到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她告诉记者,当时幼儿园老师无意中发现班上一名小朋友背上布满伤痕。这位知情人士称,园方发现这一情况后已经与家长取得联系,确认小孩身上的伤痕确是其家长所致,并对小孩家长进行了批评教育。而小孩的家长现在已经认识到自己行为的错误,也非常后悔自己对小孩下手这么重。据新会警方透露,孩子被打的原因是当晚没有做作业,家长怒而用衣架抽打孩子。据新会警方了解,起初孩子背上的伤痕并没有图片上显示得那么严重,可能是第二天经过活动之后,小孩出了汗,汗里面的盐分进入伤口,导致伤口恶化,伤痕变粗,这才有了照片里那可怕的景象。新会警方还表示,将对小孩家长采取批评教育,但暂时不会有进一步的行动。据新会区教育局介绍,事发之后,家长已带小孩就医,小孩的身体恢复状况良好,目前还没有出现什么不良反应。

妇联: 将对家长进行教育 随后,记者找到了新会妇联副主席曹清玲。曹清玲告诉记者,妇联已经了解到这一事件的具体情况,并已经介入调查此次事件。对于如何处理这件事情,曹清玲说,妇联要先和孩子的父母沟通,看这事是怎么发生的,然后要去教育小孩的父母,告诉他们如何正确地去教育和保护儿童。曹清玲还告诉记者,当事的孩子目前还在正常上学,身体和心理情况比较稳定,“我们暂时也不去打扰小孩,因为我们的工作是优先保护小孩”。法官: 偶然行为不构成虐待罪 江门市蓬江区法院一位法官称,虐待罪行为分为两类,一是殴打、冻饿、禁闭、捆绑等肉体的摧残;二是侮辱、咒骂、讽刺、凌辱人格、限制自由等精神上的折磨。该法官称,上述提及的摧残、折磨行为,必须是经常性、一贯性的,如果只是偶然的一次行为,而且没有造成严重后果的,就不构成虐待罪。该法官还称,如果发现虐待儿童的行为,作为共同生活的其他成年家庭成员,必须及时予以制止,并及时报警。

该法官称,根据法律规定,虐待家庭成员,情节恶劣的,处两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的,处两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记者陶旺波、陈杰)。

暑期奥数仍疯狂,十余年禁令“打水漂”? 幼儿参加奥数培训、家长凌晨排队报名、每天补习近7小时……暑期过半,记者走访北京、上海等城市发现,奥数补习如火如荼,渐成“第三学期”。一边是十多年来相关部门和地方三令五申“禁奥”,一边是越禁越火的现实。奥数异化背后有何“奥秘”? 未上小学先补奥数,暑假变成“第三学期” 叫停奥数竞赛、取消奥数培训、严禁奥数成绩与招生挂钩……近10余年来,国家和一些地方不断出台“禁奥令”。今年7月初,北京市教委还重申,初中入学摸底考试禁考奥数。然而,严令之下,暑期奥数补习班仍异常火爆。“每天上午三节奥数课,天天不落,光上一个暑期班就要近万元。”北京一位刚刚经历“小升初”的家长李女士告诉记者,听说上初一一开学就分班考试,主要就是考数学,其中很多都是奥数题。更令人担心的是,奥数培训幼儿化趋势明显,一些孩子还未上小学,已经开始补奥数。

在江苏启东市中心的一座6层写字楼内,近10家培训机构几乎都开设奥数培训课程。其中一家机构培训最低学龄是“升一”,即学前班升一年级,一般每周3天课,每天上课两个小时。一些培训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不仅奥数班,大多家长都替孩子报了语数外“全科”补习。“孩子早上8点上课,除了午饭和午休,下午5点半才下课,每天近7个小时在培训班。明知孩子辛苦也没办法,都是择校闹的。”北京家长张民的苦衷,是不少饱受“奥数”折磨的学生和家长的心声。为了能让孩子上好一点的奥数班,家长不惜一切代价。7月初,上海杨浦区一家著名教育机构的暑秋季奥数班接受报名。早上8点,已有上百位家长排队,为了报上明星老师的班,有的家长凌晨三四点就来排队。证书背后暗藏寻租链条,奥数仍与择校择班“藕断丝连” 家长为何对奥数培训趋之若鹜?记者调查发现,尽管国家严禁把奥数与升学、分班挂钩,但奥数与升学一直藕断丝连,仍是择名校、进重点班的“敲门砖”。

“小升初”不再考试,“奥数证”大行其道。“名初中选拔生源,看奥数证书是最直观的。”上海一位家长透露,一些培训机构的奥数班其实是名校“尖子生”选拔班。一些和名校关系密切的培训机构,在适当的时候会出一套卷子给孩子做,达到一定分数线就能成为名校的“预备生”。在不少家长看来,义务教育“免试入学”并不意味着孩子始于“同一起跑线”。尽管教育部门严禁公办学校以各种证书为报名的参照条件或开展任何形式的“摸底”考试,但很多家长始终认为“多考证书,肯定不吃亏”。“一些初中名校仍在偷偷小范围考试,孩子的奥数水平是通过考试的关键。”南京学生家长张先生说,女儿今年“小升初”,想进一所全市排名前五的名初中。通过熟人介绍,女儿才有机会参加学校偷偷组织的“小范围考试”。“就是一张卷子定胜负,数学部分全是奥数。”张先生说,女儿年初意外摔伤了腿,少补了几个月奥数,结果考得不是很理想。

好在她去年拿到一家知名奥数培训机构的四星学员证书,经过多方协调,终于如愿报上名。除了择校,奥数也成为学校新生分班的重要标尺。北京的李女士说,说是不让分重点班,但几乎好一点的初中都以实验班、超常班等名义分“好差班”。儿子所在的初中马上要举行分班考试,“我们没有过硬的关系,只能花钱上奥数班。” 多数“奥娃”成“炮灰”,疏堵结合防“奥毁” 在部分教育人士看来,奥数比赛来到中国后被异化,形成畸形利益链,名校抬高门槛,机构借机敛财,孩子成了受害者。“相关利益方对禁令置若罔闻,有关禁令如隔靴搔痒。”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家长让孩子上奥数班,是为了择校,而择校与教育资源分配不均衡有关,其中暗藏权力寻租。教育不能以大多数学生的失败来成就少数学生的成功。南京市中小学生学习力培训中心主任谷力博士介绍,研究表明,只有5%-10%的孩子大脑发育较早,能力强一些,比较适合学习奥数。

大部分孩子不适合,家长应在孩子适合的年龄阶段安排学习。“全员学奥数不仅不利于孩子成长,也提高了全社会的教育成本。”谷力说,名校择校指标有限,多数孩子学习奥数既难出好成绩,也无法实现择校目标,最终成为应试教育的牺牲品。单凭一纸禁令,难给奥数“降温”。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介绍,一些地方出台规定取消奥数培训班,但一夜之间又都改头换面成“数学思维”重新面世。尽管各地都在努力破解教育均衡,但在教育GDP指挥棒下,名校还是通过奥数衡量、选拔学生,助长奥数培训之风。另有教育专家指出,一些地方以“发禁令”代替“严监管”,面对奥数培训机构和名校之间的利益链条,缺乏壮士断腕的勇气。“奥数本身并无错,但把奥数异化为所有学生的评价标准,显然是不合适的。”南京师范大学教科院副教授殷飞说,应探索建立科学的学生评价体系,让奥数回到本来位置。(记者凌军辉、傅勇涛)。

杯赛 小升初 家长

上一篇: 浙江宁海企业对接高校搭建学生就业实习平台

下一篇: 去年招75人今年招50人 中戏表演系招生数减1/3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6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