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图书馆发现书里夹700元 微博找失主(图)


 发布时间:2020-10-31 19:16:32

昨天下午,一阵阵优雅的法语诵读声从东城区第一图书馆报告厅传出。当天,由东城区外事办、区文化委员会、区图书馆与北京法国文化中心合作建立的法语学习园地在区第一图书馆三层外文阅览室落成。据悉,这是本市区县图书馆中成立的首个法语学习园地。王磊是北京市第二外国语学院法语专业的大三学生,当天他特意从学校赶到了图书馆。“法语的原版书籍比较贵,而过去图书馆这方面的图书比较少,听说法语学习园地引进了法语原版书籍,所以我就赶过来了。”在外文阅览室,近400册码放整齐的法语原版书籍让王磊目不暇接。区第一图书馆负责人告诉笔者,目前,图书馆外文阅览室拥有英语、法语、德语、日语和韩语五种外文原版书籍,过去外文阅览室以英语原版书籍为主,随着法语学习园地的落成,图书馆将增加法语原版书籍的数量。而除了阅览法语原版书籍,在外文阅览室法语学习园地,读者还可以通过试听机收听原声法语音频,图书馆工作人员还将定期在外文阅览室组织读者活动,播放法国原声电影。

作为法语学习园地落成后举办的首场读者活动,当天,中国人民大学法语教授王以培为读者作了题为“法国著名诗人兰波诗歌魅力”的主题讲座。据悉,东城区图书馆还将与北京法国文化中心合作,推出傅雷翻译奖获得者与读者见面会。

-戎国强 有件事情一直不明白:现在是供应过剩年代,不怕买不到东西,只怕有货没人买,但是,一些电视购物节目里却搞“限量供应”,主持人声嘶力竭地制造物资匮乏假象,让你觉得不买就亏大了。难道真有人相信?难道消费者已经傻到这种程度了?可是,如果没人相信,这样的购物节目怎么能一直办下去? 昨天读到一则新闻,似乎能够解释这个疑问。《长江商报》14日报道,《蔓蔓青萝》、《泡沫之夏》、《潇然梦》……13日,中南民族大学工商学院图书馆公布其2009年秋季学期借阅书籍排行榜,“进军”前100名的书籍几乎全为网络文学书籍,如《蔓蔓青萝》、《泡沫之夏》、《潇然梦》等。

据悉,像湖北大学等一本院校图书馆也曾经做过统计,进入榜单前列的书籍,也均为以青少年作家为主的青春文学作品。” 湖北大学文学院教授刘川鄂说,这种阅读趋势迎合了当今网络时代的特点,同时也暴露了当今大学生“浅阅读”的缺陷。“浅阅读”,顾名思义,不追求深刻,甚至鄙夷深刻,满足于浅层次的愉悦。这种阅读不太需要动脑子,不需要思考,思考太“累”,只求轻松。这种“浅阅读”,并不只在图书馆能见到。现在一些晚会上演唱的一些歌曲,也是一种“浅读物”,不仅“浅”,而且陋,歌词直白,比白开水还白。这样的歌也敢拿出来,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晚会主办者鉴赏能力太低下(“浅阅读”读多了?),要么大众欣赏水准太低下,只配听这样的歌。

“浅”可以引向两个方向。一是由浅而深,然后深入浅出,是精神文化产品的最高境界;一是由浅而陋。为什么现在“深入浅出“者寡,由浅而陋者众?现在的人崇尚“效率”,而且扭曲了“效率”的本意,只要快,不求好,萝卜快了不洗泥。“出名要趁早”,哪怕是恶名,也比汲汲无名好,仅仅是“陋”一点,还是客气的。在这样一种社会心理氛围之下,由“浅”而“陋”,是必然的。“陋”者,粗鄙也。一面是精神生活的粗鄙化,一面是物质享受的奢侈化,二者互为因果,水涨船高:精神越粗鄙,物质享受就越是要穷奢极欲,经商家一包装,这种粗鄙还会以“时尚”的面目示人。现代人好说“压力大”。

“压力”的另一面是承受力,没有承受力,一点点分量也叫“压力大”。你看不懂、理解不了的东西越多,外部世界的陌生感、疏离感、压迫感就越强,被世界排斥的感觉、孤独感也越强,当然无法承受。将粗鄙进行到底,人的思维能力每况愈下,人的观察力、判断力、鉴赏力日益退化、钝化,低智广告就能做下去了。

本报记者李晗 屈建成 通讯员章洁 “其实,相对有形围墙,无形围墙更让大学与社会之间形成了隔膜。”武汉大学中国科学评价中心主任邱均平教授感慨。他说的无形围墙,是指高校用各种规章制度,阻止社会人员甚至其他高校的师生使用本校的学术资源。无形围墙中最常见的,莫过于各高校图书馆的规定:只对本校师生开放。为了让市民共享高校丰富的图书资源,去年4月,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华中师范大学、湖北大学、江汉大学等武汉地区5所高校发起“图书馆联盟”,计划逐步向社会开放图书资源,并动员更多高校向社会敞开图书馆大门。一年半的时间过去了,“图书馆联盟”运行情况如何? 记者体验: 高校图书馆门难进 昨天下午,记者以普通市民的身份,来到武汉某部属高校图书馆。刚进图书馆一楼大厅,就被一道门禁系统拦住。“你好,我想到图书馆借一本书,请问应该怎么进去?”记者向一名保安询问,保安斩钉截铁地回答:“去刷卡,否则进不去。

” 保安所说的“卡”,是高校教职工或学生持有的“校园一卡通”。得知记者是校外人员,保安立即警觉起来,盘问一阵后表示无论是谁,没有“校园一卡通”肯定不能进入,而且没有听说图书馆出台了市民可以进馆看书、借书的政策。记者找该校学生借来一张“校园一卡通”,在门禁前刷卡进入图书馆。然而,问遍了馆内多个部门,却得到一致的答复:“图书馆不对非本校人员开放,市民也无法办理借阅证。” 图书馆办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员说,虽然学校加入了武汉高校“图书馆联盟”,但将馆藏图书向市民开放的时机尚不成熟,目前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景”。记者多方了解到,目前武汉地区高校中,仅湖北大学等极少数的图书馆面向市民办理借书卡。市民回忆: 到高校借书的感觉真好 家住武昌南湖,目前任企业中层管理人员的胡先生回忆,早在2000年,自己还曾享受过一段在高校图书馆借书看书的“幸福时光”。当时,武汉某著名大学图书馆还允许普通市民进馆借书。

市民凭身份证、工作证等证件,并向图书馆交纳一定的押金后,就可以办理一张“市民借阅证”进入馆内借书,每人每次可以外借两本图书。虽然“市民借阅证”的单次借书册数比在校学生要少,借阅周期也比在校学生短,但热爱读书的胡先生还是连续办了三年,几乎每个月都跑到学校去借书还书。然而到了2003年,图书馆却告知胡先生,校外人员的“市民借阅证”不能再续办。“得知不能再到图书馆去借书看书,我遗憾了好一阵子,很长时间都没有再迈进大学一步了。”胡先生说。前段时间,胡先生再次进入大学校园,看到的是各个校门前森严的栏杆,图书馆入口处冰冷的门禁,他不禁感叹,为何十多年前对市民还算热情相迎的高校,如今却慢慢关上曾经敞开的大门? 国外高校: 开放资源回报社区 2005年,美国高校图书馆协会起草了一份文件,要求大学图书馆要像对待本校师生一样,为社会人士提供服务,满足他们的信息需求。

文件称,只有这样,大学图书馆才能通过这些用户与整个社会融合。校外人员只要以捐赠的形式交付一定的年费(2.5美元起)就可以享受一定范围之内的免费服务。像蒙大拿理工学院图书馆就明确规定,图书馆要向蒙大拿州所有居民无歧视地提供服务。耶鲁大学甚至树立起这样一种理念,即帮助其所在地纽黑文成为“人人读书的城市”,使其图书馆成为社会化的图书馆。其他像德国、意大利、英国、澳大利亚等国家的高校图书馆均面向社会免费开放。除此之外,这些高校还依托自身资源,分担着社区发展的责任,为公众提供形式多样的服务项目,促进社会发展。像美国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田纳西大学等均开展了针对18岁以下青年发展的活动,提供在线学习资源,并邀请家长及社会志愿者加入专题模块,内容涉及机器人模型、网页设计等等。挪威则在主要大学和26所地方性学校中建立“国家增值信息专家网络”,大学与当地的研发机构合作,给企业提供技术支持,为企业提供信息资源。

与国外高校相比,在社会服务、回报社区等方面,国内高校还处于空白或萌芽状态。无形围墙: 道道都堵人 记者采访发现,高校的无形围墙几乎无处不在。对于大学生来说,还有一道“墙”堵得人心烦,那就是各高校间就业信息不共享的“就业壁垒”。去年,一则新闻引起诸多大学生的共鸣和不满:当年12月,成都一所全国知名的电子类高校召开一个大型的人才交流会,明文规定“外校学生不得进入”,附近西南交通大学的许多毕业生只好四处找熟人借学生证,才得以混进该校参加招聘会。其实,早在几年前,武汉不少高校的招聘会,同样不让外校学生参加。如今,仍有不少高校官网上的就业信息只对本校学生开放。昨天,记者登录武汉某部属高校的就业网站,网站提醒:要想查看招聘信息,须先注册。而只有该校的学生和教师才有资格注册。

图书馆 舍友 吕靖雯

上一篇: 代表提议:大学“去行政化”何不从中学“试刀”

下一篇: 四川高招录取结束 57万人报考17.8万人上本科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9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