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学校形象和发型无关


 发布时间:2020-10-19 21:52:36

据新华社近日报道,福建惠安县将一些初中未毕业的学生强行“保送”到当地职专就读,引起部分学生和家长不满。该县教育局与县农村劳动力转移办公室联合下发通知称:“各中学推荐保送生数以各中学初中毕业班学生数(初二会考数)的10%左右下达,各中学务必保证初中毕业班学生数的8%到位。”县里还建立奖惩机制,将完成情况纳入学校领导班子年度考核内容,并与单位评优评先挂钩,对没完成任务的后5名中学将予以通报批评。由于这一工作直接关系到学校和老师的切身利益,为了完成指标,一些学校对毕业班学生进行排查,列出平时学习成绩相对较差的学生,反复进行动员,从而使部分学生初三第一学期结束后,便离开原学校,到职业中专读书。

对于保送招生是为了收费的说法,该县教育部门领导和职校校长给予了否认,声称“实行春季招生,保送初中生读职专,是为了发展职业教育 ”,其根本目的是为地方经济发展服务,“是一项惠民工程”。尽管这些说法还有待进一步证实,但是这种变相的“初中分流”明显违反了九年义务教育规定。同时,这一事件也从侧面反映了职业教育的某些问题。近年来,在我国经济发展和就业形势中出现了技工特别是高级技工短缺现象。为顺应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国家确立了完善国民教育体系,合理配置教育资源,把基础教育、职业教育和高等教育放在同等重要位置的方针。“十一五”期间,我国将投入100亿元用于发展职业教育,大力发展职业教育也日益成为社会共识。

但同时,我国职业教育仍旧存在一些问题,部分地方职业学校生源不足就是其中之一。一些人把职业教育发展中出现的尴尬处境,单纯归结为人们观念并未转变。“保送”事件当中就折射出这种心态,当地教育部门领导和职校校长都一味强调,“不少家长认为职业教育只能当工人,觉得没前途,不愿意送孩子读职业学校。”实际上,这种归因是片面的,并没有正视职业教育自身存在的不足。比如,当前职业学校良莠不齐,有的重招生、轻培养,还有的管理混乱、乱收费,既不能让学生有相当的文化素养,又不能给学生以谋生的一技之长。正是这些不足招致了人们对职教的顾虑,也限制了其进一步发展。当地专门排查学习差的学生,下达指标、强行“保送”,恰恰暴露出职业教育的不规范,应该引起反思。

在国家大力发展职业教育的大好时机下,相关部门和人员应该切实转变观念,理性分析问题,严格贯彻中央有关精神,遵守相关规定。教育及劳动保障部门要合理规划职业教育发展布局和资金投入,让一批有资质、有经验、有实力的机构和民间资本兴办职业教育;同时正确引导职业教育发展,规范职业教育的招生、收费等行为。而职业学校也要根据社会发展需要不断发展完善自己的教学体系,提高办学水准和管理水平,培养“适销对路”的人才。只要内功练好了, 学生定会“不请自来”。户华为。

华东师范大学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参加外语中高级口译考试、托业考试等职业技能考试,都将获得学校提供的“考证”补贴,单个考试项目补贴最高可达500元。为确保此项工作的科学合理,同时考虑到学校费用的承受能力,学校决定先对“含金量”较高的15个项目进行补贴,具体包括:上海市外语口译岗位资格证书(英语高级及中级考务费、日语中级考务费)、教师资格证(仅限非师范专业)、普通话水平测试等级证书、上海市计算机中级、日本语能力测试证书(包括一、二级)、会计从业资格证书、中国银行业从业人员资格认证证书、思科认证网络工程师、Oracle认证专家等。学校将对特困学生实行100%补贴,困难学生补贴80%,一般困难学生补贴70%。补贴仅限于考试费用,且仅限于学生在校期间获得的培训证书。据悉,此次补贴项目采用了“考前申请,考后补贴”的模式。

学生可在备考前,直接在学校勤助中心网站提出申请,经过院系、学校的审核后,确认自己所参加的项目是否能够获得补贴或可获得补贴的金额。考试通过后,学生可直接持证书前往勤助中心领取补贴。

郑州市环保局传来好消息:郑州外国语学校和中牟县第一高级中学被环保部授予国际生态学校荣誉称号,这也是我省学校首次获此荣誉。这两所学校严格实施国际生态学校的要求,建立生态学校委员会、开展环境评审、制订行动计划、监测和评估、与课程建立联系、开展社会宣传和参与、制定生态规章。尤为重要的是,学校在教学中渗透环境教育,在学校运营管理中注重低碳和环保,校园垃圾实行分类回收,餐厨垃圾通过回收机处理为有机肥料,最大限度地减少对环境的有害影响。国际生态学校项目是国际环境教育基金会(FEE)在全球范围内开展的环境教育项目之一。它围绕着学校环境和可持续发展教育的实施,通过鼓励儿童和青少年采取积极的行动,让自己的学校按照环境友好的方式来运行。

目前,我国已有100多所学校获得国际生态学校荣誉称号。③11(记者栾 姗)。

相关阅读:1名中职毕业生3年涉足7个工种 仍不能"跳出农门" 中职生的追问 我们能答多少 元明中专毕业后,3年涉足7个工种,每个工种平均停留时间差不多5个月。如果说这些工作的相同之处,那就是都只有微薄的薪水,没有劳动合同。对于自己的明天,元明发出了一声追问:“谁能告诉我下一个工种是什么?” 这是对中职学校的办学该往何处去的一声追问,这是对当前技术工人社会地位为何如此低下的追问。现在,跳槽和换工作本是一件平常事。但中职生元明工种的频繁变动与不安定感相伴,在社会的坐标上,始终没有找到自己的人生定位。元明的跳槽已经超出了正常跳槽的范畴,这些中职生已经在就业市场上成了“无头苍蝇”,四处乱撞。为何中职生的处境还不如农民工? 可以说,元明的困惑和遭遇与自己在中职学校接受的教育有很大关系,文章中元明提到,在学校,“证书得来全不费工夫”。一所学校首先给学生的应该是正规的教育,如果学历只是塑料的,那么学生又如何能尊重自己,又如何在求职的时候建立自信心? 目前,被贴上“应用型”标签的中职生由于动手能力强,似乎成了人才市场的“香饽饽”,很多地方和学校都宣传自己的就业率达到了百分之九十几。

然而,中职就业率表面很高,而中职生在就业的过程中却遍体鳞伤。中职教育到底应该给学生什么,中职生又靠何长久立身于社会,正是此文引发我们的思考的问题。梁国胜。

学生 学校 形象

上一篇: 评论:儿童影视“国标”也是法治风向标

下一篇: 山东高校创新教育思维 “低头族”学子重新抬头上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0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