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将建立“加重学生课业负担”责任追究制


 发布时间:2020-10-19 21:49:36

据新华社近日报道,福建惠安县将一些初中未毕业的学生强行“保送”到当地职专就读,引起部分学生和家长不满。该县教育局与县农村劳动力转移办公室联合下发通知称:“各中学推荐保送生数以各中学初中毕业班学生数(初二会考数)的10%左右下达,各中学务必保证初中毕业班学生数的8%到位。”县里还建立奖惩机制,将完成情况纳入学校领导班子年度考核内容,并与单位评优评先挂钩,对没完成任务的后5名中学将予以通报批评。由于这一工作直接关系到学校和老师的切身利益,为了完成指标,一些学校对毕业班学生进行排查,列出平时学习成绩相对较差的学生,反复进行动员,从而使部分学生初三第一学期结束后,便离开原学校,到职业中专读书。

对于保送招生是为了收费的说法,该县教育部门领导和职校校长给予了否认,声称“实行春季招生,保送初中生读职专,是为了发展职业教育 ”,其根本目的是为地方经济发展服务,“是一项惠民工程”。尽管这些说法还有待进一步证实,但是这种变相的“初中分流”明显违反了九年义务教育规定。同时,这一事件也从侧面反映了职业教育的某些问题。近年来,在我国经济发展和就业形势中出现了技工特别是高级技工短缺现象。为顺应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国家确立了完善国民教育体系,合理配置教育资源,把基础教育、职业教育和高等教育放在同等重要位置的方针。

“十一五”期间,我国将投入100亿元用于发展职业教育,大力发展职业教育也日益成为社会共识。但同时,我国职业教育仍旧存在一些问题,部分地方职业学校生源不足就是其中之一。一些人把职业教育发展中出现的尴尬处境,单纯归结为人们观念并未转变。“保送”事件当中就折射出这种心态,当地教育部门领导和职校校长都一味强调,“不少家长认为职业教育只能当工人,觉得没前途,不愿意送孩子读职业学校。”实际上,这种归因是片面的,并没有正视职业教育自身存在的不足。比如,当前职业学校良莠不齐,有的重招生、轻培养,还有的管理混乱、乱收费,既不能让学生有相当的文化素养,又不能给学生以谋生的一技之长。

正是这些不足招致了人们对职教的顾虑,也限制了其进一步发展。当地专门排查学习差的学生,下达指标、强行“保送”,恰恰暴露出职业教育的不规范,应该引起反思。在国家大力发展职业教育的大好时机下,相关部门和人员应该切实转变观念,理性分析问题,严格贯彻中央有关精神,遵守相关规定。教育及劳动保障部门要合理规划职业教育发展布局和资金投入,让一批有资质、有经验、有实力的机构和民间资本兴办职业教育;同时正确引导职业教育发展,规范职业教育的招生、收费等行为。而职业学校也要根据社会发展需要不断发展完善自己的教学体系,提高办学水准和管理水平,培养“适销对路”的人才。

只要内功练好了, 学生定会“不请自来”。户华为。

在这个炎热的夏天,西安市几乎所有中学的新初三年级和新高三年级学生,都得在学校补课。大多数学生家长都没有反对,学校也不怕教育部门来查处,因为这样的补课是西安市教育管理部门允许的。西安理工大学附中的补课生们写了一封“一天补半天课”的建议书,交给了校领导。让人吃惊的是,教育行政部门也加入到了赞成补课的行列之中。当然,这种赞成是以“反对的形式”表达的。国家教育部、团中央、全国妇联有“禁补令”在先,西安市教育部门“以文件落实文件”随后,不过这文件的机巧全隐含于一个“排除”条款。根据这一条款,新初三和新高三学生不超过两周的补课是被允许的。实际上,不被允许补课的仅剩新初二和新高二。一半的中学生要在酷暑中补课,这样的反对补课只能算是一种巧妙的赞成。

以禁止和查处暑假补课为职责的教育行政部门,居然也变成了补课的拥戴者,真不知道孩子们将从何处找到帮助他们的力量。学校青睐补课,心思全在于考试竞争中的分数政绩。在政绩思维之下,一地的教育行政部门不过是一所放大了的学校,他们对补课的妥协和纵容并非不可理喻。而家长们也已经被这隆隆驶过的教育战车所绑架,他们爱自己的孩子,却没有勇气以不合作来挑战业已形成的巨大惯性。数年前,中国青年报曾作过一个调查,居然有半数以上的家长对“禁补令”表示明确反对。如果我们从更大的范围来着眼,会发现每一个假期可以说都是各种社会补习机构的盛宴,赚钱几乎是他们敢于拿上台面的全部目的。若干年来实施的教育产业化导向,不仅仅让有些公办教育机构淡漠了公益的属性和育人的使命,而且催生了一大批缺乏社会责任感的培训机构。

这种以谋取利益为诉求的理念,将教育公益驱赶得更加边缘化。湖南媒体最近就少年宫的公益性丧失问题作过追踪报道,很多成年人领着他们的孩子再也无法从这里找到记忆中的乐土。不补课又能怎样?这成为一些家长安慰自己的理由。唯有孩子们敏感的心灵尚能反馈伤害带来的疼痛,“一天补半天课”的建议让人悲从中来。太多的利益算计将孩子们的青春当作了筹码,禁止补课的屡屡落空见证了逐利思维的顽固。自上而下地落实对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违规行为的追究尚且不够,教育的社会性决定了还给孩子一个暑假需要全方位的行动。周东飞。

学生 学校 课业负担

上一篇: 汕大结束南极科考 成国内首所到达南极探险高校

下一篇: 台风登陆上海教委两通知提4假设 上不上课绕晕家长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1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