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多招大学生 北京海淀发重奖补贴


 发布时间:2020-11-22 02:36:32

【纵深】 “得就得,唔得返顺德”,“恋家”是不少顺德籍学生心中浓得化不开的情节。无论是不习惯外面世界的压力,还是不想把时间耗在拥堵的上班路上,每年有超过90%以上的顺德籍学子都会回到家乡寻找工作。在去年10182名顺德籍高校毕业生中,返乡的就达到9500人左右。作为返乡毕业生中的一员,广州某“211”大学毕业的周蓝感到尴尬的是,当她首次进入顺德区人力资源市场时就傻了眼:几乎很少有企业对应聘者提出学历要求,大部分岗位只需大专、中职学历即可,她甚至不时可以看到三四十岁中年人的面孔,而在镇街举办的高校应届生专场招聘会上,穿着校服来回穿梭的职校生反而是主角,他们可以气定神闲地和招聘人员交谈。

因为学的是中文专业,她发现文职类的岗位在以制造业著称的城市并不很吃香,她不得不把要求放宽到销售、储备干部岗位。顺德区人社局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顺德籍高校毕业生中文科专业占了56.4%。发达的工业使得顺德保持着对理工类人才的旺盛需求,尤其对一线生产员工、技术人员更是求贤若渴,但文职类工作需求相对较少。周蓝说,自己就像是处在人才队伍中的“夹心层”,众多不知名的大学生和她找同样的工作,另一方面,她似乎够不上受到重视的那一类人才,顺德重点发展的智能制造、新材料、生物医药所需人才与她挨不上边。隐约中,她记得,顺德曾出台相关政策,如果被评定为“优秀大学生”,可以享受一定的租房补贴。

“曾看过报道,但报道没说怎么申请,也不用去申请,能够认定的也是非常非常优秀的,仅仅拿过几次奖学金估计还不行。” 走了几场招聘会,上网浏览了一些信息,算是对顺德就业行情有了初步了解,也有几家企业回应了她,待遇差别也不大,周蓝说,现在也不着急下单,“我觉得我应该先去旅游一次,换个心情再来找工作或许会不一样。” “顺德目前还是存在人才供给与产业结构难匹配的矛盾。”顺德区人社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即便是在从商氛围比较浓厚的顺德,“坐办公室”或进大企业仍是比较体面的工作,该负责人建议,文科类学生不一定死守“与专业匹配”的观念,可以“先就业再择业”,比如寻找电子商务等缺口较大的行业,不断调整和提升自我。

记者从顺德区人社局获悉,目前顺德获评“优秀大学生”的学士学位人员共有12名,其中6名来自政府部门,其余6名来自科龙、美芝等企业,均为企业多年员工,根据《顺德区高层次人才安居试行办法》规定,而优秀大学生亦可申请1年的租房补贴,补贴标准按博士学位、硕士学位和学士学位分别为2000元/月、1500元/月、1000元/月。目前该结果即将公示。

一个充满悲情的群体,近来收获了来自各界不假思索、也毫不犹豫的同情。那就是面临“被清退”命运的代课教师。一幅新闻照片上,即将离开的代课教师与学生最后合影,转过身时已泪流满面,此情此景听来都让人鼻子一酸,它准确地、深深地触动了我们自认为已不再柔软的心灵。情同此心,在为全国数十万代课教师呼吁的同时,网友还发起了感恩捐助活动,民间力量自发行动起来,欲挽住那些不再挺拔、也许从未挺拔过的身影。还好,教育部门出面表态了,先是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表示,未听说清退全部代课教师有最后期限;而后,教育部人事司副司长吕玉刚表示,代课人员问题要“有情操作”“妥善解决”。不能简单地让所有代课人员离校回家,被辞退人员要给予一定补偿,并争取纳入社保、医保。代课人员问题要“有情操作”,这是新年以来我们看到的最有人情味、最温暖的新闻标题。虽然这种表态还有待地方政府切实实施,但它至少明确了,对代课教师不能一清了之,也肯定了代课人员曾经付出的辛苦和努力,并为解决这一问题定下了“有情”的基调。通过媒体的调查报道,我们认识了44.8万代课教师中的一些代表。他们之所以触发整个社会同情,不仅因为他们困厄的处境,更因为他们曾经高尚的付出。

他们之所以触发整个社会同情,是因为我们还都有着感恩的心灵。其实,历史上的代课教师远远不仅44.8万。代课教师大多分布在偏僻贫困的地方,工作艰辛、收入微薄。在教育困难、师资短缺的时候,他们拿起粉笔。虽被称为老师,但他们很多人都是一手拿笔头,一手还要拿锄头。几乎是靠着一种朴素的责任感,挑起困难地区义务教育的大梁。或许他们的普通话不够灵光,授课也没有那么“专业”,但有多少如今的城市精英、行业英才,最初都在他们那里接受了启蒙教育,有的人甚至教了父亲教儿子。拿着与付出不相称的微薄收入,做着世界上最高尚的事业。从这个意义上说,他们不仅是众多跳出农门、走出寒门者的恩人,也是国家的功臣。代课教师之所以长期处境不佳,以至如今面临被清退,主要并不是因为他们水平不行、教学没成绩,主要还是一个“身份问题”。代课教师,虽然被学生尊称为老师,有的还是十里八村有威望的人物,但在国家编制序列里,在教育部门的编制簿上,并没有他们的名字。民办教师、代课教师、临聘人员,他们的身份游移不定,却很难得到一个“名分”。因为身份,他们无法评奖晋级、只能领少得可怜的工资。很多代课教师,其实身份仍是农民,但他们无法像农民一样安心种地、外出打工;很多农民都已经有了社保、合作医疗,他们还没能享受,更不用说跟有正式编制的教师相比。

一道身份的鸿沟,制造了代课教师这个尴尬的群体。身教重于言教。教育孩子感恩,自己首先要感恩。我们听过多少这样的故事,保姆带大两代人,最后变成了家中的“祖母”。将心比心,当代课教师耗尽了自己的青春,我们怎忍心将他们“送”出校门。留在学校,对他们来说,既是生计,更是生存。水平低可以不再上讲台,难道不能找个其他活干,只为让他们每天能听到读书声,为了能有孩子叫他们两声“教师好”。负有教育之责的教育部门和地方政府,更不应冷漠坐视。更何况,代课教师的尴尬困境,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义务教育欠账和政策使然。一句话,我们亏欠了他们,我们良心需要安宁。任何决策,无论多么理由充分,都不应离开常识。任何政策,无论怎样需要坚决执行,都不应离开常情。因为,我们有血有肉有感情。切不可,为了蝇头大小的节省,伤了几代人的心灵。

人员 企业 海淀区

上一篇: 调查显示对大学食堂饭菜质量有好评者不到2成

下一篇: 郑州实施儿童及学校饮食安全放心工程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7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