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上演找同桌版“非诚勿扰” 家长赞有创意


 发布时间:2020-11-29 07:19:23

高考改革之下,是整个高中课程体系与教学管理的改革。核心,自然是指向学生的学习力。可是,高中阶段,学生到底需要培养什么样的能力?课程,到底该如何建构才能实现这些能力的培养? 昨天,浙大附中深化课程改革的会议现场,课改改革专家与省内15所学校参与讨论。“课改,已经到非改不可的时候。”原浙江省教育厅副厅长、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张绪培坦言。为什么?高中的生源已发生变化。“20年前,高中没有普及,只有20%的学生才能上高中。统一的要求,还可行。但现在,高中百分之百地普及,再统一要求已不可行了。”他说。张绪培期待,课改后的高中能让孩子“读懂自己”,孩子能在课程自由选择中,学会自我负责。目前,高中课程正在进行新一轮的修订,与高考改革相接轨。张绪培就参与其中。昨天的会上,他透露了课程修订的大体结构,“必修大大减少,选修比重提升,还有国家级选修课供学生选择。” 修订的大方向是,“使课程更有弹性”。

弹性的课程,给每位学生都找到适合个性发展的可能。大体结构之下,每所高中应该进行自己的课程改革。“每所学校不同,每所学校的生源情况不同。”张绪培认为,“适合自己学生的学校才是好学校”。昨天的会上,浙大附中“亮相”了“自我改革”的初稿。浙江省基教研究中心主任裴娣娜,则是坐镇“幕后”的把关者。这位基础教育改革专家,“操刀”了多所北京名校的课改。这学期,浙大附中开始英语分层走班。今年秋季,再增物理地理和数学三门课程的分层走班。明年2月,所有的必修课都开始分层走班。明年9月,必修与选修课程整合一起分层走班。这意味着,学生人手一张课表,每张都不同。传统的行政班,将会消失。同时,还成立学习指导中心,一位“导师”负责15-20名学生的学习指导,帮助其制定个性化的学习计划。评价方式,随之发生改变。学校成立学分认定管理委员会,学生的学时、学业过程、学习效果以及每个模块的考试,都与学分相关联。

同时,每位学生都有属于自己的学分档案。(通讯员 屠晓丹 本报记者 高逸平)。

湖北省黄石市首届海峡两岸青少年乒乓球夏令营联谊晚会举行。一系列活泼有趣的互动游戏,让台湾学生与湖北省及黄石本地的学生,乐在其中。当晚联谊会共有17个节目,包括集体舞蹈、歌曲独唱、京剧表演、古筝独奏、魔术表演等。其中,两人三足比赛、踩气球、吸管传递乒乓球、抱团取暖等7个互动类游戏,点燃了在场学生的热情。大家踊跃参与,爆笑连连。18岁的台湾学生李佳倚,参加了两人三足游戏。“在台湾还少玩这种活动,在这边可以这样玩,很刺激、很开心。”她说。参加了吸管传递乒乓球游戏的湖北学生周柯则说,互动游戏培养了两岸学生团结协作的精神,增进了彼此之间的默契和友谊。此外,联谊会上,黄石学生展示的集体舞蹈《校园华尔兹》,台湾学生表演的舞蹈《小苹果》、《叭叭叭》等,也让现场一度沸腾。

黄石市首届海峡两岸青少年乒乓球夏令营活动,由湖北省台办、黄石市政府、台北体育会主办。8月17日,60多名来自台湾台南、高雄、新北等地的学生、教练及相关负责人抵达黄石,开始为期6天的夏令营活动。在黄石期间,除了参加联谊晚会,台湾学生还与湖北省及黄石本地的乒乓球选手,进行了乒乓球联谊比赛,还将前往西塞山风景区、国家矿山公园、铜绿山古矿冶遗址等极具黄石地域特色和历史人文底蕴的地点,进行参观和开展文化交流活动。(完)。

南昌外国语学校的学生家长纷纷从单位请假赶去学校参加一个特殊而重要的会议。之所以说特殊,因为该会议是一场关于出台“学生合理使用手机规定”的听证会;而家长认为该会议重要,是因为孩子用手机的问题早已成为他们的一个“心病”。调查显示八成学生用手机现场各方观点激烈交锋 据了解,在开听证会前,学校曾向全校初、高中学生及家长发放问卷进行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学校81.2%的孩子有手机,其中14%的学生表示常用手机上网聊天,20.9%称会用来学习,还有7.1%坦承常用于玩游戏,还有58%的学生称用于其他方面。根据调查结果,学校初拟了八条《关于学生合理使用手机的规定》,内容涉及不使用价格过高的智能手机、不开通WIFI网络、与家长分享话费单、进校关机、不得在课堂上使用手机等。一“机”激起千层浪。

手机“八条规定”在听证会现场公布后,一场激烈的大讨论迅速展开。关于手机使用的问题,不仅老师、学生、家长三方意见不一,各方内部也有不同声音。“学校就该硬性规定学生不能有手机。”家长谈女士态度鲜明:“不强制,孩子不可能会自觉合理使用手机。”谈女士的孩子读高一,也有手机。“当初不想给他买,但他说其他同学都有,就整天吵着要买。”谈女士认为,只有学校强制营造一个学生都不用手机的氛围,孩子才能“听话”。但是,也有家长认为不能一概而论,不强烈反对孩子用手机的家长,多是出于联系方便的考虑。一名学生的母亲就说,现在孩子身上没手机,自己上班都不踏实。学生家长陈先生提出自己的看法:“不要说孩子,我们成年人刚使用一种新产品时也会因为新鲜感沉溺好几天,我认为关键是如何帮助孩子健康度过使用手机的兴奋期。

” 老师们也各有意见。该校高二(11)班老师江继群认为,从长远看,学生用手机是必然的。“自觉的学生不需要管也不会让手机影响学习,还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但一名初中班主任则也强烈建议学校不要让学生带手机,“初中生自控能力差,校内多处装了公用电话,他们也不一定非要用手机才能与家长联系。” 发言的学生当中,大多认为他们使用手机有正当理由,例如查字典、上网查资料、上课拍笔记等。但是,也有个别学生大胆站起来反驳:“你们都说用手机是为了学习,但实际上你们有多少人将手机真正用到学习上?据我观察,大多数同学就是拿手机上网玩游戏或聊天。我认为这是你们的借口。” 校方将根据意见出台规定 听证能让学生更自律 听证会持续了一个多小时,不同观点的交锋、碰撞一刻也没有停止。如此众说纷纭,学校能否出台真正有益又“服众”的规定?对此,南昌外国语学校校长周戏庚表示“没难度”。

“我不反对学生带手机,也不完全反对学生使用手机。”周戏庚表示,听证会上的激烈讨论是他希望看到的,在学生使用手机问题上不能单方强势出台反对意见,而是需要正确引导。“归根结底,我觉得能把握‘在学校上课不用手机、在家中有节制地使用手机、少用甚至不用贵的手机’这三个大方向,手机就不会对学生的学习和身心健康产生不良影响。我们会根据多方意见尽可能制订既人性化又有规范的规定,在11月中下旬出台大家共同认可的意见。” 该校政教处主任万瑛表示,以公开听证的形式,让老师、学生、家长共同参与到出台相关规定的意见讨论中来,也能让学生在听取多方意见后,在自我反省中学会自律。“家长或老师一方提出意见,学生会认为那只是‘一家之言’,但如果大家坐在一起讨论后形成的意见,学生会更容易接受。”万瑛告诉记者,今年4月份,学校曾经也在学生中展开过一场“校服大讨论”。

“许多学生不愿意穿校服,有的反映校服样式不好看,有的觉得校服口袋太浅容易掉东西。于是我们在进行‘校服大讨论’后重新设计了一套更受学生欢迎的校服供同学们自愿购买,现在学生穿校服的积极性明显提高。”周戏庚也告诉记者,以后制订涉及对学生提出要求的规定,学校都会积极采取听证等比较民主的方式进行。(本报记者 许卓)。

同桌 学生 家长

上一篇: 福建严禁上课期间无关人员进入中小学幼儿园

下一篇: 山东临沂初中生被指暴打小学生 要求对方签“卖身契”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49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