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一高校让学生党员在校期间戴胸牌接受监督


 发布时间:2020-11-22 03:33:15

一场名为“大学生创新创业团队和公益企业‘结队子’”的活动在山西晋中学院举办。为应对“更难就业季”,校方邀请数十家企业进校园,与大学生团队创业项目“结队子”。职业人面貌迎接企业“检验” 当天的晋中学院热闹非凡,校门处,大学生们统一着职业装迎接到校企业代表。教学楼内,签到、服务、接待,每个团队都希望以职业面貌给企业负责人留下好印象。山西北斗星科技公司负责人刘振川非常赞同,“学生们拿出职业的状态,工作细心、彬彬有礼。” 该校主管学生就业工作的学生处处长王拴玺说,“为了更好地锻炼学生,我们负责协调、接洽企业,整个活动都是学生自己操办。” 企业负责人与校方领导、学生代表们的座谈会上,校方工作人员通报了此次“结队子”的30项创业项目。佳佳开心农场是其中一项,负责人温鑫介绍,团队的初衷是将网络上的开心农场搬到现实中。“一些在城市生活的人渴望在农村有块地,种植作物,享受收获的喜悦。真实的开心农场应该是有市场的。”在一家餐饮企业支持下,开心农场搬到了现实中。“现在农场有88块地,已经有40块出租出去了。

租户们种植了苤兰、荷兰小黄瓜等作物。”目前,开心农场的团队有10余名学生,他们为租种者们照顾作物,“大家每天都戴着草帽,满身泥土”,温鑫笑言。除了种植,开心农场内还有采摘、烧烤等项目。“我们还会集思广益,丰富农场休闲项目,希望通过我们的壮大还可以带动周围村民的就业。” 晋商创业情怀激励当代高校生 2007年,晋中学院第一个大学生创业组织——天籁图片社成立,创始人温建伟如今已是一名媒体人。“2008年我们得到了山西省人民教育基金会资助,2009年3月天籁图片社开业。”如今,该图片社已有数十名成员,工作范围已涉及拍摄证件照、写真,冲洗照片,制作宣传册、宣传片等领域。为鼓励学生创业,2009年5月,在晋中市工商局及社会各界企业家支持下,晋中学院大学生创业指导中心挂牌成立。“晋中是晋商故里,晋中学院大学生们有独有的信仰理念。晋商故里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和“诚信、敬业、睿智、创新”的晋商精神为学生们所熟知,依托这种文化背景,我们希望培养晋商故里的创业精英,校方为勇于创新,励志创业的大学生提供服务与指导。

”王拴玺说。在天籁图片社成立后,各种创业项目如雨后春笋般在该校涌现。银杏叶手绘软装饰设计工作室以美术学院为支撑,集设计、施工、业务、材料四个部门于一身。文苑心理素质拓展中心有7名国家承认资格心理咨询师,2名为心理学硕士,是当地唯一一家团队式咨询机构。大成创业网、晋商五百年是学生自主实践网站,目前均已挂牌成立。拓荒者电子商务工作室以淘宝模式开店,立志做最优秀的网上商城。E星网络工作室主营业网站制作与维护、硬软件维护、局域网组建等。天翼营销工作室、小白杨外语学校、大器设计工作室、劝学书店、晋中市普利司通TTS店等十余个创业实体也逐步成形。创新工场孵化创意为创业 2013年12月,晋中学院大成创新工场成立。它为创业企业建设基础服务平台,为企业开展注册、商务、财税务及相关政策咨询服务;搭建投融资服务平台,建立种子资金、联合投资机构开展创业投资;搭建技术与人才资源服务的支撑平台,打造大学生企业孵化服务品牌。目前,该校已牵引孵化了30个创业项目,包括古城液态奶经销站,大德晋茶研究会,云千里无人机航拍工作室,嘉翔软件工作室,鸿基机加工研究发作室,开元培训工作室、晋中市大学城鸿鑫送水公司等。

一位学生代表说,“通过创新创业项目的实践,既锻炼了我们的团队合作能力,也让我们走出象牙塔,在校内就可以尝试与社会、企业对接,积累经验。” 据媒体报道,2013年,大学毕业生的总人数为699万,被称为“史上最难就业季”。而2014年,这一数字达到了727万,也因此被称为“更难就业季”。“具有创新精神、创业能力和社会责任感的人才是我们教育培养的目标,毕业生的就业竞争力即体现在此。”王拴玺说。(完)。

和平区2013年秋季助学活动于日前举行启动仪式。市民政局副局长金海龙,和平区委常委、副区长路艳青出席仪式并讲话。启动仪式上,区民政局负责人宣读了秋季助学活动实施方案。本次活动由区民政局、区慈善协会共同筹集助学基金48.6万元,将分批次向全区148名困难学生发放。与会领导向困难家庭儿童代表赠送了书包和文具,为应届高考学生代表发放了阳光助学金。劝业场街、南市街、南营门街学生代表作了表态发言,决心要用更加优异的学习成绩和良好的道德品质,回报社会各界的关爱。金海龙对和平区高度重视困难家庭子女就学问题,建立和实施“两元三级”长效社会救助机制所取得的成效给予了充分肯定,并对今后工作提出要求。

路艳青希望困难学生常怀感恩之情,增强信心、奋发努力、刻苦学习,做有梦想的人,以实际行动回报社会。(记者 张翅)。

浙江省教育厅就接到了各种学校补课举报就达1600余起。尽管浙江省教育部门,特别是教育厅连续数年出台了多项政策,力图为学生减负。但是,1600余起的庞大举报数量令诸多举措“飘”在空中,并未体现出应有的效果。记者通过调查发现,学校违规补课泛滥,一方面是处罚力度过轻令学校敢于铤而走险;另一方面,部分地方教育部门自我定位错误,本是监管部门,却成为学校补课的最大“保护伞”,面对记者采访,甚至不断为违规补课学校进行开脱。教育部门和专家还认为,家长和校方不正确的教育观念对违规补课推波助澜,或成为违规补课现象的主因。夏令营成补课“遮羞布” 教育局成补课“保护伞” 今年诞生了浙江省文科状元的海宁市宏达高级中学被学生举报违规补课了! 据海宁市宏达高级中学一位新高二的同学透露,他们从7月5日至19日进行了为期14天的补课,补课是以英语夏令营为由进行,主要内容是上新课。

该同学还表示,夏令营结束后,又被通知在8月15日进行第二期补课。海宁市教育局基础教育科吴姓科长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宏达高中是一所民办学校,自由度较大。对此,浙江省教育厅基教处处长方天禄予以驳斥,他表示,无论是公办还是民办学校,都严禁暑期违规补课。至于其是否属于违规补课,海宁教育局的吴科长一直未做正面回答。他表示,目前该夏令营已经结束,并一再强调宏达中学是所民办学校。但当记者问及自由度体现在哪里,若违规补课如何处罚时?这位吴科长表示这是根据家长和学生意愿进行的,并匆匆挂掉电话拒绝了进一步采访。除了宏达高级中学外,杭州、宁波、绍兴、湖州……多地学校均被举报存在违规补课、提前开学等行为。

杭州市淳安县的淳安中学、威坪中学今年暑期也被学生举报违规提前开学,和宏达中学一样,其形式也是夏令营活动。有学生透露,夏令营实则是在上新课。淳安教育局监察室一名姓吴的主任表示,提前开学的情况确实存在,但高三是依据教育厅规定让毕业班学生进行补习,高二年级是开展夏令营活动,高一年级是开展国防教育。“不能否认,有些学校存在利用夏令营的形式进行变相补课。”方天禄表示,有学校确实是利用夏令营打补课“擦边球”,真正的夏令营是学生参加社会活动、接触社会的一种形式,不应以上新课为目的。吴主任承认,夏令营内容确实是以课程为主。“淳安地处山区,学生学习基础薄弱,农村家庭条件不是很好,再加上家长不在身边,没人监管,家长和学生想去学校补课的意愿比较强。

” 令记者惊讶的是,作为教育监察室的官员,吴主任称,对于违规补课并不主动调查,只有举报才会去调查,没人举报就不会去调查。“整个浙江都是这样的情况,家长学生确实有补课需求。” “浙江省教育厅对违规补课是令行禁止的,但下了命令却依然没有禁止补课,教育部门在执行力上确实也存在问题。”浙江省教育厅基教处副处长方红峰对此也予以了承认。浙江教育减负因处罚过轻 多项措施难真正落地 尽管海宁和淳安两地教育局的官员均表示,补课是家长和学生的需求,但是其管辖内学校的做法已然违规。今年7月初,浙江省教育厅就下达了《关于严禁中小学暑假期间组织学生违规补课的通知》,其中明确规定,除高中毕业班学生可进行不超过两周的文化课补习外,各学校不得利用节假日进行违规补课、上新课或以各种名目举办文化补习班、培优班、提高班等。

据方红峰介绍,今年暑期该教育厅共接到违规补课举报1600多起,“其中大多数都是公办学校。” 比起往年,今年暑期接到的举报违规补课的学校数量并未减少,方红峰说,这只能表示已遏制其扩大的势头,违规补课情况并未有多大明显改观。屡禁不止的违规补课现象,不仅不利于学生均衡发展,同时也令这些年来的浙江省教育厅的减负举措难以落到实处。除了“禁补令”,记者了解到,近几年来该省接连不断出招减负。浙江省教育厅厅长刘希平曾用“六个严格”对该省的减负提出了几大措施:严格开设课程;严格控制学生作业量;严格控制补课;严格规范考试管理;严格确保学生的休息和锻炼时间;严格规范招生秩序。此外,从今年起,浙江省将全面建立并实施“减负”情况通报制度,以切实减轻学生过重课业负担。

各县(市、区)教育局要分别于每年4、6、10、12月底,将所辖学校“减负”相关情况上报。对于查实确有违规补课的学校,方红峰称,会让其立即停止补课,并做出整改,情况严重的进行通报批评。此外,对查实的普通高中学校,会暂缓对其进行普通高中特色示范学校评估。面对教育部门年年喊严禁补课,但年年都会接到大量的补课投诉的现象,方红峰坦言,“禁补令”下达各地后,效果并非一蹴而就,处罚太轻可能也是一部分原因。每年都有数以千计的民众投诉,教育部门意识到处罚过轻,为何不加重处罚力度? “加重,怎么加重处罚?”面对记者的疑惑,方红峰表示,对于违规补课的处罚内容是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的,并不能超出其范围。

不正确教育观念成违规补课肥沃土壤 “屡战屡败,屡败屡战。”面对春风吹又生式的违规补课,方红峰将其称之为一场战役,而教育部门在这场战役中一直是输家。分析“打败战”的原因,方红峰认为,既有教育内部的原因,也有教育外部的原因,但很大部分原因是众人观念上的不一致。“教育厅喊不要违规补课要减负,但有些教育局、校方和家长不理解,他们认为孩子不补课成绩就上不去。” “大家都在补,我不补不是吃亏了吗?”同样,浙江省心理卫生协会秘书长、杭州师范大学心理系教授傅素芬也认为,这样的想法广泛存在于家长和校方的思维中,但这也是从众心理的表现。“补课体现了家长和校方在心理上对未来的担忧。”傅素芬认为,产生这种心理的原因跟现今教育体制下的升学压力有关,但补课屡禁不止最主要的还是跟众人的教育观念有关。

如何解决屡禁不止的违规补课现象?方红峰认为,教育部门无法做到监督每一所学校。“违规补课的现象是长时间存在,调整也是个漫长的过程,教育部门现在能做的就是查到一起违规补课,就处罚一起,做好自己该做的事。” 据了解,浙江省自2008年建立督学责任区制度以来,目前已在该省各地建立了督学责任区,在规范学校办学行为、开展学校发展性评价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这样督学责任区的全面建立,可能在今后对学校在违规补课方面起到监督作用。”方红峰认为。傅素芬认为,目前的升学是通过高考和中考来进行。“通过考试升学,考核元素比较单一,只要这个制度不改变,那违规补课现象也很难改变。” “在大多数家长、教育部门和校方的眼里,学生上重点学校才是学习目的,其实学生的健康全面发展比起上重点大学更重要。

”傅素芬说,只有家长和管理者教育观念的改变,以及升学制度中加入其他考核元素时,那违规补课现象才会渐渐消失。(完)。

学生党员 学生 胸牌

上一篇: 专家:从助教升到教授得用百篇论文“铺路”

下一篇: 武汉大学校长顾海良:去行政化必须找到症结所在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0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