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23所中学获27个清华推荐名额


 发布时间:2021-01-15 02:42:09

从幼儿园到中学毕业,香港孩子的升学压力不小—— 香港的教育制度一直都是以考试和分数作主导的。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香港大学生,我深深感受到“精英教育”带来的压力。幼稚园:家长也要被面试 现在的父母,从小孩牙牙学语起便开始安排英语拼音班、智力增进班、书法班等学前预备班(playgroup)。每逢招生时期,一些名幼稚园门外总是出现轮候报名表格的长龙,选生准则很严格,除学生品行外,父母的背景等也是考虑因素,故孩子甚至家长都要上面试预备班,可谓“全家总动员”。小学:学会十八般武艺 小学最后两年的成绩会用作决定将来升上哪所中学,再顺其自然的父母也不禁紧张起来。每天中午放学后,我都要去补习社。周末,补习社休息,家人便请来私人补习老师为我上课两小时。更多的孩子在补习之余,还要学习乐器、绘画、舞蹈等。“十八般武艺”,无非是想入读名牌中学,成为社会眼中的“精英”。香港中小学的入读名额都是由派位分配的,其中决定性的因素就是成绩和居住地。小学更着重“就近入学”的原则。假设两位学生成绩相若,电脑会将名额先分给住得较近的学生。

有些家长为进入名校网,特意在该区买楼、租住,经济不许可的,就借用亲友的地址。中学:电脑派位偶然性大 中学的派位则是将全港的学生和学校划分成三个成绩组别,第一组别的成绩最好,第三组别最差。学生根据自己所属的成绩组别和对学校的心仪次序,填报三十所学校。学生亦可于派位之前向两所中学提出入学申请。两种申请方法只可择其一,如在自行收生阶段已被录取,则不可在派位阶段再获分配学额。中学派位的偶然性很大,常会有些运气的成分。假设你的成绩较好,把A学校放在第三志愿,而B君成绩比你差,却把A校排第一,那么A校会先取录B君。当年,我的一位小学好友成绩不俗,但前三个志愿都落空了,只得去心仪的名校“叩门”(就是自己到学校要求面试,看校长能否酌情录取,这种方法的成功率很低)。其实他获派的学校也属中上,可他捧着通知书一脸愁容,父母也愤愤不平,仿佛进不了名校就是“次一等”。中五时,为准备会考,我暂停了所有课外活动,每天放学后就是温习,高考前更是通宵达旦,曾有连续三天不睡觉的纪录。校內一连串的小测、评估,课外往补习社里钻。

大家都争着掏钱上补习天王的“鸡精班”,一些成绩很好的同学也是如此。|相|关|链|接| - 香港的中学是七年制,念完中五,完成会考就完成了中学教育;最后两年(中六和中七)是大学预备课程(预科),想要参加高考的学生才会念。- 中四时,我们会选修文科、理科或商科,各科的会考科目除中、英、数之外都不太一样,文科就是文学、历史一类,理科就是物理、化学、生物,商科则是会计、经济。- 会考要达到一定分数,才能上预科考大学。几乎只有十分之一的中学生能够升入大学。本报实习生 梁惠芬 (香港理工大学中文及双语系一年级)。

北大自主招生改革的新举措“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在公众舆论的漩涡中卓然前行。日前,北大公布了获得资质的39所中学及其校长姓名并进行为期一周的公示。鉴于全国13个省区市报名的中学有400多所,比例高达10∶1,并且这些中学除了江苏有几所位于县城(含县级市),其余都局限在条件优越的大中城市,估计不产生异议恐怕也难。所以,只简单地用表格形式公布“地区”“中学”“校长姓名”“推荐名额”这四项情况,远远满足不了公众的信息饥渴。那400多所中学具体都是哪些,为什么最终选择了其中这1/10,是基于什么标准,审核了其哪些优越的条件?做出选择的北大“自主招生专家委员会”成员都是何人?……还会有其他一系列问题,社会大众自会通过各种媒体以及“电话”“传真”“来函”等监督手段质疑询问,因此或许热闹还在后头呢。

尽管此前我曾撰文对北大推出的“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比较乐观,尽管我相信这项制度设计从主观上肯定是为了把自主招生工作做得更好,但此情此景仍然让人忧虑难消。也许从北大的角度来说,自主招生本来就是他们自己的事,与这么多闲人无关,可别忘了人们常说的“北大是全国人民的北大”,不是谁家的自留地、试验田,况且即便是私立大学,也不能自己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因为教育与其他生意不同,毕竟具有公共资源性质,也得讲究个公信力什么的。在此我也不揣浅陋给北大提个醒。尽管“校长实名推荐”并非取消考试,还得参加高考,但是同样是参加高考,有没有被推荐却大不一样。

比方说两位考生,高考成绩都达到或超过了北大一批次录取线,可一个没被推荐,那么在合格者远远多于招生分配名额的竞争中也可能落败,而另一个被校长实名推荐的学生,则铁定会被北大录取。再比如两个考生成绩都低于北大一批次录取线30分之内,未被推荐者根本就没有被北大录取的可能,而被推荐者只要经北大面试合格则也会铁定上北大。中学校长实名推荐的“含金量”如此之大(不光是白占30分便宜,而且在30分之内还铁定上北大),也就难怪反对声音那么高涨,因此也就不能不提前考虑加以防范有可能出现的问题。

与铁定上大学相关,今后围绕这些有“校长实名推荐”权的中学会不会出现择校竞争的火热局面呢?既然进了这些中学校门,只要成绩不错,实际上就等于进了北大,相当于北大录取关口前置了,并且把至关重要的选择权交给了有“实名推荐”权的几十位中学校长(少有的意外情况只是被推荐的考生降30分仍然达不到北大录取分数线),类似于旧时代曾经有过的“北大预科”,那么由初中升高中甚至“小升初”的激烈角逐势必围绕这些中学展开,在这一过程中会不会出现一些权钱交易和其他教育腐败现象呢? 相关的还有,鉴于“实名推荐权”在中学校长变化当中还需要重新认定,那么这些中学校长之位的稳定性得以大大增强。

如此一来既有好处比如使治校有方的校长长期不变利于教育质量的保持与进一步提升,恐怕也有不好的地方比如反令好校长的成功实践经验难以在更大的范围内发扬光大(升职或调任别校),也不排除其中有的中学教学质量高的功劳其实重头并不在校长如此一来却有助于其长久盘踞这一职位。我以上的分析并非信口雌黄,而是基于可能发生的情况,但愿只是杞人忧天,不会真的在现实中出现,那样反而值得庆幸了。一项新的制度设计,尽管事先进行过一定范围的论证,可要想一步登天臻于完美无缺,只怕也属痴心妄想,相反,倒是难免会出现这样那样始料不及的问题。

对此,理应采取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态度,与时俱进进行相应的调整完善,切不可因循守旧固步自封,甚至怕丢面子似地执迷不悟歧路疾行。作者:郑根岭。

中学 高级中学 清华

上一篇: 名人肖像淡出浙江高校教学楼 马云等明星校友上墙

下一篇: 大学生用99朵玫瑰6层蛋糕表白 专家:有要挟之嫌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4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