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称高校行政化被老师称为“三奔一荒”


 发布时间:2021-01-15 02:42:24

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从2014年秋季学期起,所有纳入国家招生计划的新入学研究生将全面收费。全面收费是否意味着全部自费?对研究生招考又有哪些影响? 据了解,自2014年秋季学期起,我国将全面实行研究生教育收费制度,即所有学生都将统一交取学费。那么,对那些原来可免费上学的公费生及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来说,如何缓解他们的经济压力?全国学生资助管理中心主任张光明说:与收费制度相配套,国家正在建立多种形式的奖助政策体系。张光明:从14年秋季学期起,建立中央高校研究生学每年业奖学金制度。中央财政按照博士研究生每生每年1万元,硕士研究生每生8千元的标准及在校生人数的一定比例给予中央高校资金支持。高校根据实际情况自主设定奖励面、等级和标准,但原则上不超过国家奖学金标准的60%,既博士生最高可获学业奖学金18000元,硕士生12000元。同时,明年新学期起,原研究生普通奖学金调整为国家助学金,中央所属高校博士生为每年1万2千元,硕士生为每年6千元。

地方可自行确定标准,原则上博士生不低于1万元,研究生不低于6千元。当前,某些高校学术硕士与专业硕士在奖学金制度上差别较大,有些专硕甚至没有奖学金。全国学生资助管理中心高校资助处处长周春树明确表态: 周春树:没有区别。现在我们都是把学术型跟专业型都是合并的,政策都是统一的。除此之外,高校将对研究生助教、助研和助管的“三助”岗位提供津贴及包括绿色通道在内的多种资助。未来,研究生助学贷款限额也将在目前6000元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记者 刘玉蕾)。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新亮点引发社会热议——— 本报讯 羊城晚报记者黄玉杰报道:前日《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公开征求意见稿)正式向社会公布。其中提出,我国高校要“推进政校分开管办分离”,“逐步取消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和行政化管理模式”。尽管高校去行政化的优势早已在社会形成共识,但在《纲要》之前,还从未被纳入过政府部门的正式文件中。“政校分离”引发各界热议。提出是进步,落实难上难 昨日,华南师范大学教授、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长张敏强表示,当了解到《纲要》提出“高校去行政化”,他颇感欣慰。“这可是‘高校去行政化’首次在行政管理部门的正式文件中提出!一个以往只有教育圈子的专家、学者才敢谈的敏感话题,现在竟被吸纳到政府的正式文件中,这就是一个进步。” 然而,张敏强对于“政校分离”的改革执行力心存疑虑。张敏强提出,我国一向实行上级任命的校长负责制,其最大问题在于,校长只对上级负责。

而要想去掉高校的行政化问题,首先得改变这种固有的上级行政部门管理模式。否则,制度不改,改革不容乐观。张敏强进一步提出内心的忧虑:当前我国高校满目的副部级、厅级,说明“高校行政化”日趋恶化;高校里头评选的科研成果奖、科研经费奖等,揽下奖项的往往不是教师,而是具有行政职务的院校领导。“学校领导头顶的‘乌纱帽’能赋予太多特权了”。破冰第一步:校长招聘制 改革究竟如何执行?改革又从何处破冰?知名教育人士信力建认为,“高校去行政化”可从两方面入手。其一,高校实行公开校长招聘机制。具体操作为,政府放权,不再由上级制定高校校长人选,而高校则建立科学灵活高效的教师运用机制,校长改为公开招聘。同时,高校确立理事会或董事会,由学校举办者对应的各级人大代表、政府官员、学校领导、教师代表、学生代表、校友代表等组成,对校长遴选、学校重大战略作用为监督与决策,从而真正实现政校分离。其二,简化高校固有的行政体系。目前,对于高校存在的类似于政府部门所设立的组织部、宣传部、后勤保卫科等行政体系,都应予以简化,让社会行政部门担当高校对应的行政管理,充分还原高校原有的教书育人功能。

要审慎看待“教育去行政化”,教育改革应该重视最基础、最根本的“元问题”。2009年对中国教育来说是极不寻常的一年。“教育均衡化”、“去行政化”、 “教改纲要”等词汇成为舆论焦点。2009年4月,成都被教育部批准为统筹城乡国家教育综合改革试验区,这是中国部省市三级联合确立的首家试验区。10月,成都出台措施强力整治包括“奥数”在内的各类学科竞赛,立时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作为成都市分管教育的副市长,傅勇林在被问及时下热议的“教育去行政化”问题时表示,不能全盘否认“教育行政化”,但要审慎看待这个问题。傅勇林说,任何制度都是辩证的。在舆论强力抨击“教育行政化”时,却都忽略了新中国60年许多杰出的人才都是在这种体制下被培养出来的。“行政化”也有其长处:集中动员能力很强,配置资源能力很强,可以集中力量干大事。“教育的残酷性在于教育对象成长的不可逆转性,每一个孩子的‘今天’都不可重复再来。”傅勇林说,社会不应该折腾于该不该去行政化,而忽略了教育的基础问题。总结成都的经验,傅勇林认为,“教育很简单”,对教师来说就是“苦练基本功、会教书”。

近年来,成都大力推行城乡教育均衡发展,通过建设标准化学校、解决农村教师住房困难问题、实行绩效工资,让教师们“工作有动力,活得有尊严”;通过“千名校长大练兵”提高学校管理水平;通过“10万教师大比武”提高教学质量。傅勇林说,这些年成都的城乡教育有了很大变化,均衡化、现代化水平逐步提高,既让城乡孩子逐步享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又对全域成都城乡一体化作出了积极贡献。2003年以来,成都教育经费每年增加15%,新增部分基本都投入到农村。傅勇林认为,“教育去行政化”有两个前提条件:一、校长是教育家;二、教师们都是好教师。在未充分满足这两个条件的前提下,建议大家慎重讨论“去行政化”这个问题,因为在中国教育面前还有许多最基础、最根本的“元问题”,需要我们去研究和解决。比如如何花大力气把师范学校(包括师范类高校)办好,解决好“师范学校培养出来的学生不会教书”这样的最基础而又带全局性的问题。(完)。

高校 行政化 行政职务

上一篇: 填志愿引发两代人“战争” 专家:应考虑孩子兴趣

下一篇: 北京地区高校毕业生达22.9万 就业率超90%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7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