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薪7000的白领去甘肃张掖做一名普通教师


 发布时间:2021-01-15 02:41:20

班长拍照发给辅导员“数脸” 一提到辅导员实行的最新点名模式,南财大食品科学与工程学院2012级的同学们“心里都是苦”,“又是拍照又是签到,学渣一下子没有活路了。” 点名新招有哪些程序?“上课前,班长跑到教室前面给全班拍照,发给辅导员‘数脸’。下课前,再拍一张,防止你中途跑了。”“除了拍照数脸,还要用手机登录PU平台,让学习委员扫描每个人的二维码。”“拍照就拍吧,不露脸还得重新拍,索性对着镜头傻笑”…… 而真正让小伙伴们挫败的并不是这高强度的变相点名模式,而是成功逃跑率太低。“才上课几分钟,辅导员就知道谁没有来上课谁没有签到,在班级群里进行‘传诏’,简直神了。” 辅导员吐槽新模式还存“漏洞” 带着同学们的困惑,记者采访了南财大食品科学与工程学院2012级辅导员周进进。他笑着告诉记者,拍的照片有时确实看不清楚,但是根据同学的大概轮廓,“脑补”一下还是有可能。

“网络签到则是利用团省委推出的江苏省大学生实践成长服务平台,也就是PU平台。只要点击了平台上面的‘参加活动’,在后台就可以看见这个同学有没有签到,一目了然。”周进进解释,小班上课采取拍照点名,大班尤其是跨院上课使用“PU签到”,两者相互补充,更加方便有效。面对同学们的吐槽,周老师表示“很无奈”。“不管是拍照还是签到,其实都只是手段,目的是培养他们去上课的意识。”周老师坦言,一些新生进来时都很优秀,求知欲很强,但是到大学一下子就放松了,没有制度约束之后缺课就慢慢多了起来。这种点名模式也存在漏洞,比如把手机“托运”到课堂、让别人登录自己的账号“代扫”等等。“没有一种点名方法是万能的,关键还是在于学生自己。”周老师补充说。声音:留住人更要留住心 面对如此点名模式,南京财经大学一位汪姓老师表示,“点名是手段,并且不是好手段。它只能保证出勤率,但不能保证学生的上课效率。

”尽管汪老师也承认点名确实能够提高学生的到课率,但他认为,如果人在心不在,就失去了点名的意义。汪老师说,从点名式的“要我学”到学生自己真正做到“我要学”,需要营造公平公正的就业大环境,在“学得好不如生得好”、就业靠“拼爹”的导向下,大学生中就难免产生新的“读书无用论”。南财大食工学院党委副书记黄辉表示,学生出勤率高不高,任课老师和学生工作者都需要反思。“学风不是单独存在的,它的好坏与教风、师德等等都有很大的关联。教师通过课堂吸引学生才是关键,我们不少老师的课堂总是‘爆棚’就说明了这一点。” “同样,辅导员如何配合老师,切实承担起引导学生的职责,也显得尤为重要。”对于一些学生为何不爱上课的疑问,黄辉认为,课堂知识和社会需求脱轨是“症结”。“如果课堂知识与学生择业、就业的联系不大,同学们就很难避免‘去了也不听,听了也没用’的心态。” □通讯员 戴文悦 胡晴晴 李荣国 金陵晚报记者 刘蓉 上课点名还靠嘴?那真是弱爆了!最近,南京财经大学食品科学与工程学院的辅导员亮出防逃课“杀手锏”,要求学生用手机登录网络平台进行签到,并配以“拍照认脸”。

课前拍一张、下课前再拍一张,由班长发给辅导员“数脸”,逃课者立马无处遁形。这一举措引得学生们拜服:“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不去上课了。”。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每年这个时候,高校毕业生的就业情况往往备受关注。而今年,一些高校教师的去留问题,却在毕业季中生出波澜。《请求清华留任方艳华老师》等文章在网上传开,这些文章和信件还被送到了清华大学校长办公室和外文系人事办公室。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原来,在清华大学与方艳华等老师签订的合同中有约定,“就职9年未评职称的老师必须离职”,从2004年起任讲师的方艳华到了“非升即走”的最后期限。方艳华:现在合同里是九年,九年之内必须从讲师升到副教授,它没有硬性指标,但是学校严格控制名额,比如说今年只给你两个或者一个名额,靠名额来卡;评的条件其实是放在院系自己可以掌握的,主要是名额的问题,今年我们这个情况是因为我们系攒下来的老师比较多,这两年的名额比较少。最终,校方决定不再续聘方艳华从事一线教学工作。但因为方老师的教学深受同学们赞赏,学生们的挽留行为 由此而起。

这背后的“非升即走”政策也引发了争论。“非升即走”的制度在中外许多高校均已施行。据了解,在我国,南开大学规定,除特殊老专家学者外,九成员工实行聘任制,6年期满且历年考核合格可考虑续签长期合同,未能晋升副高级专业技术职称的不能签长期合同。浙江大学在引进人才时规定,如果博士一个聘期期满仍晋升不了副教授,不再续聘。北京大学规定,讲师有两次申请晋升副教授的机会,二次申请都不成功,属于固定聘期者,一年后不再续聘原岗位。方艳华老师也坦言,合同中确实有相关规定,她认为“非升即走”也没有大问题,主要问题在于“升的名额怎么确定?”、“升不升的标准是什么?” 方艳华:这个制度其实没有问题,存在合理性的话,就跟国外一样,整个人才流动机制可能是目前为止比较有效的一种方式,但是我们是下放指标 ,下放指标得时候不一定了解情况。我这次跟学校人事方面沟通的已经比较彻底了,我自己也有一定的责任,就是这个合同我确实没有充分的重视起来,我觉得这个事情虽然很遗憾,但我也有一定的责任,所以我去承受这个后果也是应该的。

虽然很遗憾,但是不算特别冤吧。学校方面应该有更加长远的考虑我也理解,我只是希望看以后机制能不能运行的更加良好,能不能达到留下优秀人才的目的。由此来看,“升不升”有名额指标,这使得并不是所有达到职称晋升资质的教师都能及时“升”。目前,国内多数高校的教师岗位主要分为:教学科研岗位教师、专任教学岗位教师和专任科研岗位教师。方艳华老师认为,在评价标准上应有所区分: 方艳华:像有些课程,老师不布置作业,只是上课讲几节课,那跟我每个星期25个小时的批改工作量而言,一星期25个小时也就是四个整天工作日,他可以用这些时间发表论文,积累一个学期,至少能发一篇文章,这个在评职称的时候更能被认可。我是觉得教学和科研在高校的整体发展里面,可能会是科研更重要,毕竟是研究的机构;但是由于一些课程的特殊性,对于教学的老师是不是适用于“非升即走”,这个是可以讨论的。目前,方艳华打算转岗去做职员。

也就是,仍留在学校,但不能再从事教学工作了。不再教课,方艳华感到遗憾,曾经上过她英文写作课的学生也是: 庞同学:大家记得老师当年的课给我们带来了很深远、终身性的影响,我们认为方老师是清华外文系最称职的老师之一。如果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如果会把好老师淘汰掉的话,我们是不是也能反观出学校在制度上或在实施中会不会有一些改进的地方。希望给学校未来的学生创造更好的机会,享受到更好的教师资源,让清华留住好的老师。教学上对学生认真负责,对学生终生影响很大的老师留下来,不会让教学很突出、对学生付出很多的老师觉得寒心。(记者刘飞 实习记者何楠)。

老师 翟玉邦 白领

上一篇: 12日综合消息:中国军团得金上双 重振"雄"风

下一篇: 新疆2014年有42所高校具备普招资格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2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