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师范大学成功跨入省部共建高校行列


 发布时间:2021-01-15 02:40:39

“她当时是否晕倒了我不知道,但那段时间的确叫她没有反应”。当时,杨磊正赶往学校准备接孩子回家。“他们给我打电话,说杨敏出事了,还问我开没开车”,杨磊立即赶到事发教室,发现孩子瘫倒在地,呼之不应,面庞布满泪痕。“我一看就急坏了,孩子都出事了还不送校医院”,杨磊随后背起孩子跑步送往校医院抢救。对此,王静称,当时他们已经叫了校医,不过校医来得比杨磊晚了几分钟,并非他们不愿救助杨敏。女生被诊断为抑郁症 昨天,二外校医院工作人员袁先生证实,1月12日晚,他确实接收了一个叫杨敏的学生,“记得是3个老师一起送过来的”。随后,他立即给杨敏戴上氧气罩进行吸氧治疗。检查结果显示,杨敏当时神志不清,但心率和血压都正常,没有异常的现象。因为校医院的设备不全,袁先生建议杨磊带孩子到大医院进行检查。当晚,杨磊带着孩子来到北京军区总医院做进一步治疗,经抢救后并无大碍。但苏醒以后,杨敏的精神开始有些不正常,晚上经常睡不着觉,白天也神情恍惚,常莫名地哭泣。“她说每天都不知道在干些什么”,杨磊只得将女儿送往安定医院治疗。随后,经安定医院专家郭医生检查后确认,杨敏处于明显的抑郁症状态。2月23日,安定医院出具诊断证明书,称杨敏患有抑郁症。

校方发开除学籍决定 在杨敏住院治疗期间,杨磊曾多次向学校提出要求,称希望学校认真调查,慎重考虑杨敏的“作弊”行为,但未果。3 月11日,二外教务处签发文件,称杨敏在《应用文写作》考试中夹带并抄袭与考试内容有关的纸条,被监考教师当场发现。经调查核实,该生考试作弊事实清楚,因此认定她的行为属于考试作弊。因该生此前曾有过作弊行为并受过处分,经校长办公会研究决定,对该生作出开除学籍的处分。该文件还称,学生如有异议,可于接到通知后5个工作日内以书面的形式提交申诉。但杨磊出具的快件单据表明,二外寄出上述文件的时间为3月19日。“学校明显是不想给我申请听证的机会,”杨磊对此十分气愤,他还称,按照《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第56条规定,“学校在对学生作出处分决定之前,应当听取学生或者代理人的陈述和申辩”,但学校在作出处分之前,并没有听取他们的申辩。对此,二外教务处老师王静称,在寄出处分书面文件前,她曾经电话告知该处分决定的时间和内容,“我们也发了听证的文件,是他自己没有及时送达,学校不可能等着他来搞听证”。校方未出具舞弊证据 “孩子的前途就这么毁了,眼看都读到大三了”,杨磊说,收到学校处分文件的那天,他整整发呆了一天。

因为不甘心女儿就这么被退学,他随后找到学校教务处、学生处要求出具杨敏舞弊的证据。“如果你们有证据证明,我的女儿确实舞弊了,这个处分我就认了,女儿的病我也认了”,但让杨磊憋气的是,校方始终未能提供有效证据。在多次交涉中,王静、杨渝只是对杨磊称,杨敏的舞弊行为千真万确,校方也有一定证据,但拒绝向他出具。“我是当事人的父亲,如果有证据的话,为什么不给我看?”杨磊认为,正是因为校方没有确凿的证据,他们才拒绝出示。杨磊说,对于杨敏大一的那次“舞弊”,他就曾经赶往申诉,但校方出具的签有杨敏名字的文件让他顿时哑火,“他们说本人的签名就是最好的证据,幸亏这次杨敏学乖了没签”。杨磊随后找到北京国纲华辰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寻求帮助。3月下旬,他和律师刘先生再度来到学校,要求对方出具证据。“当时二外的教务处长都急了,说拿证据给我们看”,杨磊说,但王静最终也只是口头说,校方有当时监考老师的证言,还有当时对杨敏问话的记录,还有那份夹带的文件。“但这些都是主观的证据。”杨磊认为。据了解,当时杨敏考试的教室内,安装有摄像头装置。但杨磊多次要求查看录像,也遭到拒绝。杨磊还称,王静曾说,他们是在杨敏多次偷看夹带资料,屡次制止无效后,才决定让她离开,“上百人的考场,老师会容忍一个人舞弊多次再制止么?如果真是这样,校方至少有足够的学生人证才对 ”。

昨天下午,王静在二外教务处办公室内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她再三强调,学校处理杨敏“舞弊”的做法合乎规定,学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杨敏在舞弊。当问到为何不向家长出示证据,记者能否查看相关证据时,王静没有回答。王静还称,她听说杨敏的精神状态不太好,但表示,杨敏只是有抑郁症状,是否真是抑郁症还需权威部门调查。家长提违纪处理申诉 昨天下午,一名曾和杨敏一起参加过《应用文写作》考试的同学称,当时大部分同学都只看到老师让她拿出课桌内的材料,并未看清楚杨敏是否舞弊,“大家都忙着考试”。杨敏的同班同学韩柳(化名)则称,印象当中,杨敏是一个很不错的女孩,此前也未听说过她有抑郁症,但因为她是北京人,所以平时不经常在学校,和同学们交流不是很多,关系不是很密切。据了解,3月25日,杨磊已经向校方递交了《学生违纪处理申诉书》。该申请书称,因为学校在作出开除学籍的处分前,没有听取申诉人的陈述和申辩,也未书面告知申诉人有要求听证的权限,也没有依法举行听证程序,因此,学校对申诉人作出开除学籍的处分违法。第二,学校始终拒绝向家长出具关于杨敏“舞弊”的具体证据,也未能提供有效证据,因此学校认定杨敏作弊是没有事实依据的。

另外,学校在调查杨敏“舞弊”时,部分老师使用了刺激性、威胁性语言,导致杨敏当场昏倒,且住院后,没有老师前往探望或者询问病情,学校在此事的处理上存在不当,给杨敏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和心理创伤。因此,希望学校予以复查处理。昨天,二外学生处一名自称姓张的主任称,杨敏被开除,是学校按照校方的处罚程序处理的。对于为何始终不能出具有利证据,他没有正面回答,只称,既然家长已经提起申诉,那相关证据会在申诉会上出示给家长。另据王静称,目前学校正在按照相关程序联系相关老师和领导,将会尽快召开申诉会。昨天下午4点多,杨敏在亲戚的陪同下离开教室,返回家中休养。因为担心她受到更多的刺激,她已经不再住学生宿舍。但每天,这名已经被学校“开除”的大三女生仍然拖着虚弱的身体来校上课。“学校怎么还没给我通知呀,是不是他们已经查清楚我没有舞弊了?”夕阳下,杨敏轻轻地问父亲。“快了,快了”,杨磊转过身去,仍然不忍心告诉女儿实情,尽管眼里的泪光已然在闪动。本报记者 彭科峰 实习记者 刘晓静。

安徽师范大学 学校 省部

上一篇: 四川举行公务员笔试 宜宾市5000人临阵缺考

下一篇: 培训机构拼环境拼装修 宣传内容暗藏三大猫腻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