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10名职校校长入选培养工程


 发布时间:2021-02-23 00:36:12

教育讲座上专家告诫学生 近日,在《大学生如何进行职业规划》的教育讲座上,广东省人力资源协会副会长、中国人力资源开发与管理研究会常务理事彭玉冰博士指出,大学生选择第一份工作对于个人职业生涯是最重要的一步,因此,大学生的职业生涯规划应该从入学后就开始进行。职业规划从入学开始 记者了解到,当前,大学生在找工作之前就完成自我职业生涯规划的人数少之又少,不少大学生就业前都会感到迷茫,他们无法在人生目标和市场需求中找准自己的岗位定向,不能有针对性地进行知识积累与能力培养。在这种情况下,大学生往往出现无目的性择业行为,而这正是就业后频繁跳槽的重要原因。

彭玉冰认为,大学生就业好比是一个管理学方面的优化问题,如何在点与点之间找出最短、最优路程,正是大学生职业生涯规划的目的所在。彭玉冰建议,大学生在入学后就应该开始着手职业生涯规划,从测定自我成长环境、行为偏好切入,再以自我才能、行业诉求确立职位取向,并在求学阶段不断加强知识积累与能力培养。求发展比择“金”重要 除了资深人力资源师,彭玉冰博士还有另一个身份—————国内知名企业副总裁。他在多次参与企业招聘过程中发现,现在的大学生找工作普遍存在误区:选择大城市比选择好单位重要,选择高薪水比选择好职位重要。“大学生偏爱挤大城市的就业独木桥,对一些综合实力不差的二级地市不屑一顾;另一方面,企业一些发展前景不错的职位纳新,有大学生却因为‘低薪’弃权!” 彭玉冰指出,大学生找工作就要找对自身发展有帮助的地方。

因此,大学生找工作不能只盯着狭隘的眼前利益,要以长远的自身发展规划为导向,从而战略性地锁定就业目标。本报记者 黄玉杰。

近日,北京大学本科招办最终确定了39所中学具有2010年的“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的资格。其中北京地区的有中国人民大学附中、北京四中、北京大学附中和北京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4所。在公众的狐疑与观望中,校长推荐制进入了实质性的操作阶段,39所中学的确定,揭开了北京大学自主招生的最新序幕。犹记得日前北大试行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的消息,公众质疑声四起,究竟哪些中学、哪些校长获得推荐资格?获得推荐资格的中学会不会局限于名校?这些校长靠得住吗? 如今来看北京大学公布的中学及校长名单,不免黯然。先前的担忧并非多余,所有获得推荐资格的学校都是名校,在39所中学分布的13个省市区中,北京有4所中学获得推荐资格,校长有权力推荐的学生名额高达12-16名,名列13个省市区之首。应该说,名校生源优质,更有资格获得推荐的资质,但问题是,那些名不见经传的一般学校,就没有可供推荐的栋梁之材?那些地处偏远、办学质量不那么过硬的中学,就没有可造之材?此外,北京在高等教育资源上占有优势,录取分数线低于其他地方,重点大学本地化也备受诟病,何故北京获得的推荐名额依然最多? 培根有一句名言说得很对:“只要维持公平的教育机会,贫穷就不会变成世袭,就不会一代一代世世代代地穷。

”在当下,我国的教育资源分配不平衡,这一点连新任教育部长袁贵仁都不否认。而真正的教育公平,不止是受教育的公平,还包括受推荐的公平。对那些无缘享受教育优质资源的学子来说,无论是师资还是学校硬件等方面与名校皆有差距,在这种殊为不易的求学环境中,不坠青云之志,他们同样也需要被推荐的机会,如果北京大学忽视他们,只青睐名校,容易加剧教育不公。同时,作为社会公正的“调节器”之一的教育,如果“嫌贫爱富”,还会加速公众的社会不公正感和被剥夺感。当然,校长推荐制正在试水阶段,在推行中会逐步改进,自主招生作为教育体制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需要不断完善。对其苛责,实际上表达的是一种真诚的期待。我们希望校长推荐制不只是名校的盛宴,更愿意看到,自主招生能越走越远,能在捍卫教育公平与扩大高校自主权、选拔优质人才中找到平衡。(特约评论员 王石川)。

当下社会有一种良好的愿望:家长普遍想把孩子送到名牌学校,学生普遍想碰到喜欢的老师,社会普遍想让校长、教师成为教育家。然而,名校名教师的成功,从某种意义上说要靠教育家引领。上海市最近举行的一次有关师资建设的专家座谈会,同样对培养教育家发出了呼唤。因为专家们认为,社会上真正有影响的教育家十分稀少。能力超过 淡定不足 教育家是教育的顶层人物,能攀上这个桂冠的,应当是有实力的优秀校长和优秀教师。但这个“梯队”的现状并不理想。能力超过以往,但淡定心态不足,这是教育家“难产”的原因。一些专家认为,成为教育家是一辈子的事情,一定要“坐”得下来、“沉”得住气、“钻”得进去,并且不计较一时功利。

华东师大校长培训中心主任、教授陈玉琨在作了一番调查后说,把今天与20年前进行比较,一方面今天的校长、教师,在管理能力、教育能力等方面显然超过了上个世纪90年代的同行;但另一方面,他们的教育追求、使命感远远不如。“校长对教育观念的认知是蛮高的,让他讲可以讲出一大堆,但真正要付诸实践,就难了。” 有专家说,今天校长的抱负水平很高,都想建成一流学校,却又不够淡定,抢生源,变相加班加点,怎么能提高分数就怎么做。此外,校长期望水平很高,激情不够,没有深入投身教育的激情。最近有个中学校长的成就感调查结果显示,西部的校长成就感高于中部,中部高于东南沿海地区,初中校长的成就感高于高中,女性校长高于男性。

反映出校长们希望自己得到一些什么非常强烈,但是又不愿意认认真真地做事情,理想和实践之间有很大的冲突。想着成名 缺少专攻 教育家的形成、成名有一个渐进的过程,但现在大家比较关注结果。社会需要一大批有抱负、有见解、专业基本功扎实、公信度高的,有魅力的校长、老师,这是教育家的底座。而现在的底座,还托不起顶尖。现在教师喜欢的学生不算太少,但是学生喜欢的老师不多。平庸的教师不少,工作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做练习、做辅导,但是艺高胆大、有魅力的老师不多,合起来一句话是有魅力的老师奇缺。市教科院原副院长顾泠沅认为,教育家首先是名师。而名师都要有专攻的术业,最后形成流派,有流派才能出现事业的繁荣。

上海语文界曾出现过五大流派,数学界也有赵宪初的代数、姚晶的三角等,都自成一格。然而,现在学科内容少了,大家追求上进的思维雷同,无门无派,少了真功夫。上海的名校长名教师“双名工程”已经实施多年,平台已经建立起来,成效也是明显的。但顾泠沅指出,希望通过三年培训马上出名师不可能。不过,在这个基础上再进一步,专攻明晰,流派纷呈,出现人们心目中的名师、教育家就不远了。愿望良多 环境欠佳 教育家“难产”,有着复杂的因素,既有社会外部的背景、环境条件的因素,也有教育内部的自身、主观的因素,更有文化、政策、舆论等相关因素。华东师大课程与教学研究所名誉所长、教授钟启泉指出,教育家不可以“横空出世”,只能“艰苦酿就”。

顾泠沅认为,如今总体来说教育的环境比较枯燥,形式化的东西多,实质的东西不够,一位校长或一位教师要想成为教育家,谈何容易。有的校长基础不错,但整天忙于应付会议等各种事务,很少有时间静下心来研究教育,长此以往心思也变了。有的校长有大干一场的雄心,也确实在实验探索上有所成就,但教育改革充满风险,不能有一点闪失的苛求和缺少宽松的环境,久而久之被磨掉了锐气。还有的教师成为特级教师,在学科教学上很有天赋和造诣,但刚出头就被看中转行当了行政领导,结果缺了学术。而更多的校长、教师被“人言可畏”所阻挡。尤其是过分包装和不善宣传,让名校长名教师在社会上的影响陷入“两难境地”。市教科院副院长胡卫强调,教育家产生是“可遇不可求”的,不能人工打造,或者靠包装成型,这肯定是一个“慢”的过程,教育内外部要创造条件,政策环境要进一步优化,使“难产”不难,至少在成长过程中“不流产”。

(记者 苏军)。

校长 职业 青岛市

上一篇: 甘肃庆阳校车事故遇难者家属可获公益性岗位

下一篇: 大学生机器人竞赛:机器人跳骑马舞比鸟叔精彩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7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