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官员:“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说法荒谬


 发布时间:2021-02-23 18:50:01

近日,人民日报官方微博推送了一条关于“德国没有学前班”的新闻,引发了人们对我国学前教育现状的反思与争议。相关新闻来自《生命时报》一位驻德国特约记者的报道,称“德国《教育法》明文规定,幼儿园不得传授以知识为主的‘学前教育’。” 从众多评论中,笔者发现,越来越多看过这条微博的网友开始相信:德国幼儿园不教孩子学习知识。该说法的源头,还可以追溯到此前一位留德学者撰文称德国的小孩子天天玩,作者和德国人聊天后才发现,德国宪法中明文禁止学前教育。在网上仔细看罢相关内容,学德语多年,且一直比较热衷于德国政策法令研究的笔者感到一丝诧异。

首先,德国《教育法》这个在外行人眼里看似合情合理的东西,在德国并不真实作为一个成文法典存在。因为德国宪法规定,文化教育事业是各个联邦州享有立法权的事务。其次,Vorschule在德语中虽有学前教育的含义,但德国宪法中规定“仍然被取消”的Vorschule特指德意志帝国时期一种特殊的学校形式。作为一般小学的替代,它主要指进入“文理综合全日制中学”的预备班。上Vorschule,费用高昂,因此为富裕阶级专有。在魏玛共和国时期,出于教育公平,这种“贵族小学”被禁止。二战后的联邦德国宪法沿袭了魏玛宪法的相关条款,所以才会有“仍然被取消”的条文。

总的来说,“德国宪法禁止学前教育”完全是不求甚解导致的误读:一些人缺乏对学前教育基本规律的认识,形成判断主要根据一些零碎的见闻和先入为主的成见。对德国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德国孩子在幼儿园也要学习各种知识和技能。对此,一些有孩子在德国上幼儿园的中国妈妈也已纷纷举出实例证明。然而,耐人寻味的是,这一误读的生命力如此顽强,屡屡让人心生共鸣,也有其深刻的现实原因。一方面,德国人在教育上至少“看起来”比较成功。另一方面,很多国人对目前国内的教育不满,尤其觉得学前教育阶段的孩子压力过大。正是在这样的群众基础和土壤下,该报道得以像一碗“心灵鸡汤”般,滋润着大众干涸的心田。

实际上,德国学前教育阶段的自由度大,并不意味着不重视。关于学前教育,德国自2004年后的大环境是——不断加大幼儿教育投入。但他们的重视和我们的重视不太一样。比如他们并不重视孩子们学了多少可以增加考试分数的知识,而是重在培养一个孩子进入学校、进入社会应该对周围的世界以及他人有多少了解,重在孩子从小被培养了什么样的价值观,以及如何去用小脑袋思考问题。而反观我们的一些学前教育行为,在很多环节上并没有真正营造出适合学龄前儿童的学前教育,而只是把学校教育的一些知识和内容提前放到学前教育阶段。对于天赋好一些的孩子等于是让他们抢跑了,而对于身心成熟相对迟缓的孩子,则令他们疲于应付。

也许,这才是我们真正应该深入思考的东西。(-常晅 作者系南京大学德语系教师,本文选编自作者博客)。

背《弟子规》、学英文歌、拍名胜古迹、画手抄报……受本市中小学减负政策的影响,今年暑假,很多学校确实未给低年级学生留手写暑假作业,但各种“特色作业”也随之出炉。开学在即,面对这些五花八门的暑假作业,家长学生叫苦连连。摄影作业 锻炼家长 周女士的女儿在海淀区某小学将升入二年级,其介绍称,今年暑假,学校确实按规定未给学生留任何手写的暑假作业,但要求学生利用暑假游览一些名胜古迹并拍照片,还要写一篇不少于350字的游记。“孩子才学完一年级,一共才认识几个字啊,更别提写游记、拍照片了,只能大人‘操刀’。” 周女士称,自己工作较忙,家里也没有老人帮忙照看孩子,眼看开学,这项尚未完成的暑假作业俨然成为她的一块心病。

“我教育孩子说,‘去哪里、拍出什么照片并不重要,自己用心、独立完成作业才是老师希望看到的’,可孩子怕完成不好被批评,都睡不好觉。”周女士只得硬着头皮看了看有关摄影的书“恶补”自己的摄影技术。另有家长透露,有些学校老师不仅要求学生拍名胜古迹的照片,还明确规定拍摄后要将照片洗出,放大至15寸,“估计是开学后让孩子给班里其他同学讲游玩经历吧,出发点是锻炼孩子,可真落实起来,都是我们家长的任务了。”一家长无奈道。抽象作业 家长忐忑 一位西城区某小学二年级学生家长王女士介绍,今年暑假,老师同样未给学生布置手写作业,但各种命题征文、命题摄影、环保设计大赛等新鲜的暑假作业也让王女士头痛不已。

“这类作业做起来比传统的寒暑假作业更让人头疼。”王女士称,老师让学生拍一些有规律的事物,可什么叫有规律的事物?因命题太过抽象,王女士十分担心自己的错误理解误导孩子。此外,老师让学生在游记和读后感中任选其一画手抄报,并明确要求手写部分要占50%以上。“不知是不是老师发现之前有学生偷懒,用打印或贴图的方法交了手抄报,所以这次会有这样的硬性规定。”王女士猜测说。王女士称,老师还要求孩子利用暑假背诵《少年强》、《弟子规》等,让孩子多诵读、学习这些国学精粹固然是好,“但这些加在一起,实在有点多。” 趣味作业 老师也难 昨日,记者采访了朝阳、西城、海淀、通州等多所学校的家长老师。据北京某公立小学任教一、二年级英语的张老师说,今年明确规定不能给孩子留手写作业,老师也不想给学生过多负担,但又担心学生一个假期过后把旧知识忘掉,所以就让孩子利用假期去收看一些英文动画片、学唱英文歌曲,开学后轮流讲,唱给班上同学听。

“留作业时,我们老师也是绞尽脑汁,尽量向让学生在轻松的氛围中学到知识。”张老师证实,目前不只是寒暑假,即使日常给学生布置的作业也存在家长协助,甚至代劳的现象。晨报96101热线新闻 记者 曹晶瑞。

孩子 张力 家长

上一篇: 广州一学校监控学生微博 回应称为学生健康发展

下一篇: 广西师范大学召开留学生毕业典礼 近百名家长见证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6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