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零分作文引爆网络 网友纷纷为其抱不平


 发布时间:2021-04-09 03:36:42

走进杜震宇教授位于华东师范大学的实验室,只见他正在为13名儿童讲述他的研究室与科研内容,其中一个甚至是准小学二年级儿童。这13名儿童,是身为2014年“中国好作业”导师的杜震宇从众多完成他所出“假如你是一条鱼”题目的学员中挑选出来的。杜震宇亲自邀请他们参加当天其自行组织的这场主题为“初窥科研世界”的大学实验室体验日活动。1977年生人的杜震宇,2005年获得法国勃艮第大学博士学位,2007年起就职于挪威国家营养和海洋食品研究所,2008年获得挪威硕士、博士研究生指导资格,拥有独立工作室和自己的科研团队,他会在第戎的葡萄庄园、卑尔根的海滨渔场休闲。

在海外顺风顺水的他在35岁那年毅然选择回国,现在华东师范大学任教,担任华师大生命科学学院生物学系主任、博导,那一年他成为上海市“千人计划”特聘专家,主要从事鱼类营养生理学与相关的食品安全生物学研究,先后主持和参加中国自然科学基金、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项目等研究课题,担任捷克国家科学基金的国际评审专家和19份国际学术刊物的审稿人。“我出这道题,是想让孩子们用文字、图片或者视频来描述如何以一条鱼的视角来表达他眼中的世界和人类,更强调一种人文关怀”,杜震宇说这些孩子给他不少惊喜,思维扩展地很开,并不像大众担心的“无创新”,有的想象鱼在看电视,有的想象鱼在书海里遨游,还有鱼在鱼缸看到家人的相处,说起这些“好作业”,杜震宇如数家珍。

作为人气导师,杜震宇的题目吸引了418人报名,最终审核通过245份好作业。值得一提的是,每道好作业他都是亲自审核,并写了颇具针对性的评语,这些都是他利用晚上时间集中来做。当天,杜震宇请实验室四位代表不同研究方向的博士、硕士研究生为孩子们介绍他们在实验室的研究工作,体验大学食堂用餐,还亲自带领他们参观实验室、讲解科学仪器,对孩子们的提问一一作答。拥有多重身份的杜震宇不可谓不忙,每日的科研、教学时间基本都在12小时左右,但他却乐于挤出时间去出题,审核好作业,带他们参观实验室,或许其他人并不能理解,但这位年轻的教授却坚定的说,成为“中国好作业”导师并出题,其实是希望通过孩子完成这道题,能明白在现代化社会应有怎样的生活态度,能客观地看待世界,最直接的是孩子在成长的道路上,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为什么这样做,“教师不经意的一句话,可能会在这些孩子成长道路上起作用。

” “中国好作业”是由上海教育新闻网发起的暑期学生网上公益活动,邀请社会各界人士,为青少年们布置富有特色的暑假作业,让他们过一个与众不同而意义非凡的暑假。

-本报记者 王晶晶 作文本应是儿童记录观察、表达感情和心声最重要的途径,现在却有可能成为“人生第一次撒谎”的催化剂。“现在的中小学教师在作文教学中教学生‘母亲都是善良的’,所以每个孩子都写了一个虚拟的母亲。”国家总督学顾问陶西平在一次主题报告会上这样说。实际上,这并不是一个近些年才有的新现象。“小学生写作文只能写好人好事吗?这个写捡钱包,那个写帮人推煤,哼,根本没有的事!老师却说:‘不管真不真,写得好就行了。’我觉得,写文章应当真实。稍有点儿假的,也行;可不能假得太狠了,都脱离实际了!一个班,20个人写捡钱包,还有的写捡小孩儿、逮小偷。最可笑的,有人还写他在公共汽车上逮小偷。我们这儿根本没有公共汽车,纯抄的!” 这段文字摘自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孙云晓在1986年发表的报告文学《“邪门大队长”的冤屈》。

说这话的人叫赵幼新,当时是河南省信阳市潢川县潢川师范附属小学五年级1班的学生。二十多年过去了,这些疑问却没有过时。在孙云晓看来,作文模式化、说话成人化都是儿童集体失语现象,“因为成年人不相信、不鼓励,孩子也不再相信自己的眼睛和大脑,不再用自己的语言表达。这种现象只能带来虚假的思想、苍白的感情。”孙云晓说。“10岁以前的儿童对大人是崇拜的,很容易模仿大人。儿童的文化是模仿文化,儿童的学习是观察性学习。但最可怕的是,成年人不尊重儿童的不成熟性。成年人把模式理解为作文的范式,以此来匡正孩子的表达。儿童在寻求表达方式的时候,成年人给了他一个模式化的传统,剥夺了儿童的表达自由,并不断强化这种模式。” 更可怕的是,随着孩子逐渐长大,如果这种模式化的表达一再被鼓励被肯定,从而代替了独立的思考,内化为他们自己的表达方式,那么这一代人将会是苍白的、虚伪的、没有想象力的。

这并非危言耸听。记者了解到,某高校一名外教让学生完成一篇英语作文,大学生们交上来的作业让他感到非常吃惊,“你们的母亲难道都是一样的吗?难道她们从来没有不负责过?母亲从来就没有自私过?” 孙云晓曾做过北京市小学生作文比赛评委,“孩子还是可以写得很有个性的。”他回忆说,有一年的题目叫《我的妈妈》。有个孩子写:我的妈妈像狮子,整天在家里吼叫……“这就是孩子的感受。其实这样有什么不好?他写出了一个焦躁不安、忧心忡忡的妈妈。但这样的作文不可能获奖。很多同学为了写坚强,写‘我的妈妈死了,生活使我不能不坚强’。结果这个孩子的妈妈就是语文老师,也在现场阅卷,正好看到儿子的作文。虽然试卷被封着,但她认得儿子的笔迹,做母亲的感到很悲哀。”孙云晓说。“枉死”的不只母亲,还有老师。

“那天,小王老师使尽了全身的力量和我们上最后一节课……可是小王老师只教了我们一个学期就患癌症死去了。我们是多么怀念他啊。”有网友总结出“小学作文必杀句”,为了“感人”,很多老师就这样患绝症死了。此外还有“同学们看着清洁的教室,擦着额头上的汗水笑了……”“买东西的时候阿姨多找了2角钱,我低头看到胸前飘扬的红领巾,就退回去了。”“无数革命先辈抛头颅洒热血,才换来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和他们比起来,我的心里惭愧极了……” 这些模板式、表决心式的升华句,时至今日还会在小学生作文中频繁出现。“哪个学生手里没有范文?范文就是集体失语的工具,这是典型的模式化表达。因为我们对于儿童想象力、独特个性的表达是不接受的。”孙云晓说。在他看来,小学生作文“集体撒谎”的原因复杂,独生子女的成长环境和信息化的社会本来就容易让孩子过早成人化,而传统文化的惯性,比如要尊师敬长、不能写父母不好的事情等观念也会影响到孩子;政治化的倾向也让很多父母心有余悸,他们会要求孩子不要写社会阴暗面。

除此之外,孙云晓认为,应试教育才是制造儿童集体失语最强大的体制力量。据孙云晓观察,儿童集体失语最严重的阶段在小学,最典型的表现就是写作文和开会发言。“从小学二年级开始,到五六年级达到高峰。考试成绩越来越重要,这种束缚越来越严重,儿童也就越来越失语。应试教育这种体制的力量建立起一套完整的、严密的评价体系。怎么考就怎么教,我要这样的产品,你就必须按照程序生产,达到标准就是优,达不到就是次品。比如,作文占语文考试很大的分数,其中又会有几个得分点,结构、选材、表达、立意。”他说,“作文是孩子最不敢表达思想的一种写作,因为是最容易丢分的。” 然而,这一现象并没有被重视。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曾经对小学三年级到初中二年级的1370名学生做过调查,对创造倾向测验所包括的四个维度的平均分进行比较(由各维度总分除以题目数得到,平均分最高为3分),结果发现,学生们好奇心的分数最高,为2.39,而想象力的得分最低,为2.18。

“集体失语让儿童失去独立思考,这样的结果是,我们的下一代不可能有创造力。”孙云晓说。

孩子 作文 零分

上一篇: 第三届中欧社会生态与法律比较论坛在山西召开

下一篇: 小学生调皮被父亲揍 报警称让警察来抓爸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1.03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