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挂出讣告百年讲堂悼念侯仁之


 发布时间:2021-04-09 03:36:54

“你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昨日,家住贵阳市西商业街的鲁先生带着自己的12岁的儿子来到了市西路派出所,要求民警处分自己的儿子。鲁先生称,儿子犯了错,自己已经无能为力,不如交由警察处理。“说吧,告诉警察,你今天干了什么。”下午16时左右,一40岁左右男子,带着一个十来岁的男孩来到了市西路派出所。民警原以为是男孩做了错事被男子抓个正着,细问才得知,原来两人是父子。据鲁先生说,一早孩子外出去补习,可回来后,自己却接到了补习班老师的电话。老师告诉他,他儿子小勇拿了她500元钱。听到这里,鲁先生气晕了。鲁先生说,小勇不懂事,以前也曾私下从家里拿些钱,虽然不多,但每次发现后家长均引起重视并及时批评教育。

最近,小勇结交到一群平时在学校里就爱打架闹事的朋友,虽然已经让孩子“禁足”,尽量不让他出去玩,但在学校也免不了见面。鲁先生担心,儿子是受人指使或蛊惑,才去做出这样的事。于是,小勇一回家他就开始追问此事,但小勇一点不承认。无奈之下,气急败坏的鲁先生将儿子带到了派出所。经派出所民警耐心开导,小勇终于开口:“钱是在地上捡的。”原来,小勇上午补课去得早,那时教室里就自己一人,老师在外面打电话。而在小勇坐的位置前,地上正好放着几百块钱,小勇想一定是老师掉的。之后,小勇将钱捡起,本想一会儿交给老师,可是等老师进来后,小勇却不知该如何开口。“我怕她觉得其实不是我捡到的,而是我偷的,所以我就自己收下了。

”等补习结束后,心想这事也许永远不会有人知道,小勇拿着钱就去买了50余元的零食来吃,之后就回家了。没想到老师早已猜到是他,还给父亲打了电话。“这次是真的太不像话。”鲁先生对于儿子长期以来的表现极为失望。而且他认为,当天错误再次升级,他对此忍无可忍。对于父亲长期以来的简单粗暴管教方式,小勇也说觉得难以接受。最终,民警调解,小勇愿意承认这次的错误,也愿意自己把钱给老师送回去并道歉。以自己成绩提高为条件,小勇向父亲提出,改一改对自己的管教方式。鲁先生见小勇有意悔改,也欣然接受。就此父子二人写下和解协议,签字画押后离开。

本报讯(通讯员乔学慧)北京某技术学校一名毕业10年的学生把学校告上丰台法院,称学校将他的档案丢失,导致无法办理社会保险,要求补办档案并赔偿损失6.5万元。尚先生起诉称,他1996年毕业于北京某技术学校。后因尚先生自谋职业,1999年向学校提取档案,但发现档案并不在学校档案室保存。经查询,并无尚先生本人提取档案记录,也无任何提取档案人相关信息。10年间,尚先生多次去学校索要档案,都被答复“不清楚”、“不知道”,至今,该技术学校仍不能提供尚先生的档案,致使尚先生无法办理社会保险。尚先生认为,技术学校未尽保管义务,造成自己档案丢失,应承担赔偿责任。据此,尚先生将技术学校告上法庭,要求技术学校为其补办档案并赔偿损失6.5万元。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现居美国加州旧金山东湾Pinole的72岁华人李玉玲(Yu-Ling Howard),提前开始居家避疫,至今已有两月。虽不能外出,但她感觉精神生活丰富且时髦,品茶读书,赏玩字画,甚至追热门电视剧。她说,“人们总在后悔过去,埋怨现在,忧虑未来,我很乐观。” 患有高血压和糖尿病的李玉玲,考虑到身体状况,和先生何元德(Christopher Howard)提高警惕,从2月15日起就提前居家避疫,减少外出。60多天,她只出门一次。家中买菜都由何元德代劳。夫妇两人轮流做饭。李玉玲是中国胃,周末下厨炒回锅肉,先生喜欢吃。她说,“天天在家中,我和先生的厨艺都功力见长。我们结婚46年,是咖啡和茶的跨国爱情组合。” 虽然闭关,李玉玲和先生将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她感叹,不能外出社交,精神生活更丰富,“人是有故事的动物,我喜欢看书。生活不完美,更要有乐观心态。” 她做早餐,先生煮咖啡,满室生香。

吃饭间隙,看一下新闻。吃完饭,李玉玲功课很多,看字画,读读书,喝喝茶,追追剧。这两个月,李玉玲和在美国加州奥克兰的女儿沟通的方式,自然而然变成视频聊天,母女一周聊几次。她也不定期和朋友煲电话粥。前不久,家中翻出了星球大战的玩具,李玉玲收拾干净,放在桌子上,打算给外孙。她念叨着,“等疫情结束,大家都出来活动,这玩具,我要当面送给外孙。” 500万不翼而飞!英国某女留学生回国隔离期间多次被骗 警方已介入 留守加拿大的留学生讲述:看到"欢迎回家"我眼睛就酸了 一位归国留学生的“纸短情长”。

南科大自创办以来,就处在社会舆论的争辩之中,对其力推的改革有各种评说,甚至有各种“宣布”朱清时和他的教育改革失败的论调……让每天生活在其中的学生来评价,南科大的改革“落地”落在哪里,改革的“里子”如何?……(详见本报今日3版至7版) 未来,我们可能会赋予朱清时先生以解放者的身份。虽然他创立之南科大在目前尚未取得最终的成功,但作为中国高等教育的模范,它的意义和影响,也许会在更广更深的范围里,得到绵久的传承。传承的只是一个观念。

这个观念秉承陈寅恪先生给王国维先生题写的碑文中的一句: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按照朱清时先生的当代表述,就是“追求学术至上,去掉行政化”。观念之简单明白,与复杂的现实教育体制差距甚大。所以,这个观念具有颠覆性。无论多少人表示不满,那都只是细节上的掂量,与朱清时先生关于教育改革的基本思想观念相比,完全不重要。2005年,钱学森面对时任总理温家宝,发出震撼一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的人才?”朱清时先生以及诸多类似他的教授、学者们,都给予了近似的回答。

但真正以行动来解决这个问题的,目前似乎只有朱清时一人。在“成果”还不够丰厚,“效用”还不够醒目的情况下,笔者对朱清时先生的赞美和支持,暂时只能立足于其基本观念。但这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一所高校,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乃至全人类,之所以发展,之所以前进,其根本在于观念的发展和前进。僵化落后的观念对人的制约甚至迫害,在史书中不胜枚举,近现代中国,体会尤深。而教育活动正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培养先进观念的主要基地,这个基地如果被另一种观念牢牢框住,而不能产生、培育和发展自己的观念,仅仅在固有的知识、技术层面摸爬滚打,它就是一群没有蓝图的建筑工。

朱清时先生就是奔着这个突破口而来。他坚持以“蓝图”,亦即一个正确而涉及长远的观念,来引领学生、教授以及负责高校管理的一切人员。他的希望似可比喻为:每个人都能盯住“蓝图”——可以是一幅“公共蓝图”,也可以是一幅“个人蓝图”——然后去追求,去奋斗。这可能是排除诸多干扰的唯一手段。没有干扰,才有学术自由。学术至上,必须有这个自由作前提。钱学森先生九年前那一问,充满困扰,是不自由的。但钱先生自己真的不知道答案吗? 因为这一问是对现行教育体制的质疑。

而无论钱学森先生还是朱清时先生,都对现当代世界先进教育体制,有充分的了解和把握,那是他们的亲身经历;他们只要做个结果的对比,就可以产生善意的怀疑,无须繁琐论证。所以,朱清时先生的“颠覆观念”,事实上是为了顺应,为了畅达,它其实根本没有颠覆有关学术追求的任何一方面,它颠覆的只是学术追求以外的一些富有禁锢效果的不良观念。所以,诸多海内外人才,不计个人利益地奔向朱清时。本报记者在采访中获悉,2011年南科大首次自主招生,全国有44个孩子放弃高考,以未来不要文凭的决心,去追随朱清时先生。

在笔者的理解中,他们追随的也不是朱清时本人,而是先生的观念。这只是同一种观念的融洽和融合而已。其中一位来自合肥的学生杨思源说:在南科大做第一届本科生,很辛苦也很幸福……想用实际行动来回应外界。一位没有“文凭”的南科大毕业生,却具有如许的信心和勇气,它们来自哪里?必然来自于朱先生所倡导的教育体制和教育方式给他带来的收获。类似这样的年轻人才,在获得了数门学问的深造之后,更秉承了朱清时先生有关教育的思想观念,他就是一个有“蓝图”的人。

而这份“蓝图”的意义,比他获得的知识技术的意义更大,因为它是方向,是引领,是道路的灵魂。道路不能解放人的创造力,它只是通达某地的工具;创造力在于方向,在于蓝图,在于先进的观念——它们的每一次发展与前进,都能赋予道路崭新的价值和意义。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自2000年设立以来,共有20位科学家获奖,其中就有15位是1951年前大学毕业的。这几个数据在表现什么?是表现道路,还是表现观念?如果请朱清时先生、钱学森先生来回答,可能都是后者。

(本报首席评论员 张小石)。

先生 侯仁之 北京大学

上一篇: 广西将在读博士生普通奖学金提高至1万元

下一篇: 四部门:中职农村贫困生和涉农专业学生免学费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1.88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