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军区某汽车团五连二班 听声音排查汽车故障


 发布时间:2020-11-24 15:27:17

巡逻路上智斗群狼 新疆克孜勒苏军分区下士 王 强 元喆翰绘 元旦刚过,又是一个雪夜。我被班长从被窝叫了起来。冷风嗖嗖地钻进大衣领,叫人直打颤,山背后传来各种动物叫声,听得人真是瘆得慌。今夜,我们潜伏小分队要去一个点位巡逻,这也是我轮防到边防来的第一次执勤。我心里绷得紧紧的,脚底下的雪被冻酥了,踩在上面咔吧响,真担心这声音传到什么猛兽耳朵里,引来它们。前方就是“狼崖山”了,据说常有狼出没。我一声不吭地走着,班长张钰看出我紧张,顺手交给我一个背包说:“背着它,壮胆!”我打开背包一看,不过几根浸油的火把和一叠食品袋。突然,副班长何海强喊到:“前方山坡有狼。”我连忙抬头,看到对面十几对绿莹莹的光点快速冲过来。连长彭虎喊道:“是饿狼!”我一听有些慌,早听说雪后饿狼最疯狂! 一眨眼,绿光越来越大。

我数了数,应该是14只狼。这时候,连长说:“王强,快把包里火把给大家,狼怕火!”我嘴上答应,整个人却像被冻住不听使唤,班长一把抓过我的背包,把火把分给其他人。火把嗞嗞地烧起来,狼群开始骚动,嗷呜的吼声、哧哧的爪子抓地声连成一片,看样子狼害怕了,可又舍不得我们这道“美味”。“来,再加点料儿!”彭连长一说完,几位老兵拿出食品袋,吹满气,猛力一拍——“呯!呯!呯……”吓得旁边的我一哆嗦。饿狼好像比我更害怕,惊得呜呜呻吟。很快,有几只狼掉头跑了,剩下的也没坚持太久,一只只夹着尾巴溜了。穿过“狼崖山”,我们熄了火把,虽然有雪映着,但周围还是黑乎乎的。我紧紧跟在连长身后,小声问:“连长,刚才那么多狼,你不怕吗?” “我第一次遇到狼那会儿,也很紧张。”已经巡边7年的连长笑了笑说,“这几年,我都记不清与狼碰过多少次面,肯定也吃过小亏,但是吃一堑长一智,现在知道对付它们该用什么‘套路’了。

” 连长拍拍我肩膀,接着说:“你看,刚才连枪都没放,它们就溜了!这些你可学着点,以后得教会其他战友,一茬茬往下传。”想着刚才自己那窘样儿,我脸一下子红了。旁边的张班长接上了话茬:“你刚递补到一线巡逻,可要做好吃苦准备,把防区的路都走熟,哪里有雪崩,哪里有狼群,都得一清二楚。” 说着走着,海拔越来越高,天空又飘起了雪花,我有点高原反应。一口吞下军医给我的20粒丹参滴丸后,我赶忙追上队友,继续前行…… (刘 慎、孔祥萌整理)。

说起对班长赵子国的评价,武警重庆市总队后勤基地修理所下士刘文民脱口而出两个字:“服气!” 让刘文民服气一个人,不容易。大学汽修专业毕业的刘文民刚到部队时,见赵子国学历没自己高,汽修理论知识也没自己讲得系统,名气却挺大,而且是总队唯一的一级警士长,心底陡生几分不服气。刘文民的不服气,颠覆在一天中午去食堂的路上,一辆载重卡车从战士们身边轰隆隆开过。“报告!”赵子国得到带队值班员允许后,迅速追上去叫住卡车驾驶员:“同志,你的车水泵有问题!”对方下车一查,果然是水泵出了问题,如果再开一会儿发动机可能就要出现故障。他一脸惊奇:“神了!你没看车咋发现的?” 刘文民也是一头雾水:难道赵子国是听出来的?不可能!如果是汽油车还好说,可这是辆柴油车,噪音这么大,真能听出问题来?见大家一脸惊奇,一旁的四级警士长郭健讲了个自己亲眼见证的故事。部队首次赴高原执行任务,上百台车也像人一样出现了高原反应,跑起来没劲儿。海拔越来越高,车速也越来越慢。照此速度肯定不能准时到达,咋办?赵子国反复琢磨,向带队领导建议:把汽车空气滤清器取掉!这好比人摘掉了口罩,呼吸一下子畅快了,发动机立马就来了“精神”,部队如期抵达。

然而这种方式毕竟不是长久之计,赵子国一路走,一路寻思:增强汽车动力,得调整点火时间。那天,一到目的地,赵子国挨个车贴着发动机听声音,用了一整夜时间把所有车辆的点火时间调到了最佳状态。后面的路程,汽车的动力大增,回到营区,驾驶员们高兴得把赵子国抛起来。当兵25年,修车24载,个头不高、其貌不扬的赵子国两次被表彰为“武警部队优秀士官”,7次荣立三等功,所带班6次荣立集体三等功。赵子国修车令人服气,问及个中原因,他淡淡地说:“车行人走,让汽车平稳顺畅行驶是我的责任。” 这份责任总是洋溢在赵子国胸间,让他一刻不曾停歇。2005年,他创新油罐车加油装置,变单车加油为4台车同时加油,使油料保障方式实现了大的飞跃; 2007年,他成功改造了炊事拖车自动化装置,用机械作业取代人工作业,大大提升了操作效率…… (本报记者 李元珍 特约记者 陈万金) 相关报道: 解放军汽车兵成特等射手 驾车狙击7发全中(图)          武警部队“菜单式”培训 锻造汽车修理尖兵           解放军川藏兵站汽车连:破除“运输必死人”魔咒          济南军区狙击步枪比武:汽车兵打出第二名好成绩。

班长 杨芸 汽车

上一篇: 中国第二批赴马里维和部队五一假期坚守战位履行维和使命

下一篇: 埃及穆兄会成员承认不能将错误全归于军方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6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