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跟随兵车穿越青藏线 780名官兵长眠“天路”


 发布时间:2020-11-25 04:15:43

春节前夕,记者搭乘的南海舰队远海训练编队舰载直升机,稳稳降落在三沙市首府永兴岛某机场。“叔叔,我也是坐飞机来的。”刚刚走出停机坪,南海舰队某水警区四级军士长袁永仓的女儿袁文雅就挣脱父母的手,跑到记者面前聊了起来。小文雅的妈妈庞春娥解释说,前几天,她们母女二人与水警区另外34名军嫂第一次搭乘飞机上岛过年,女儿可高兴了。乘飞机上岛过年?面对记者疑问,前来迎接我们的该水警区政委郭建齐介绍说:“这是水警区和三沙市政府为解决军嫂上岛难题的务实举措。” 他指着远处的海面接着介绍说:“每年春节前后,受寒潮影响,三沙海域大部分时间都是大风浪天气。乘坐交通船上岛时间长、条件差,很多家属都不愿这个时候上岛。

” “其实,10多个小时航程还能忍受,就是顶不住那要命的晕船反应。”该水警区雨水班班长关延国的妻子陈细华告诉记者,前年春节,她带着刚满两岁的女儿满心欢喜地准备上岛过年。结果,交通艇在大风浪中航行了13个小时才到达码头,最后自己连胆汁都吐了出来。如今,在国庆、元旦、春节等时段,三沙市与三亚市之间开通了短途包机。司务长邹运飞的新婚妻子郏继梅,就是乘坐这趟航班飞上永兴岛的。这次乘飞机上岛,也让四级军士长左登胜的妻子吴丽娟感触良多。4年前,吴丽娟好不容易等到了一艘上岛的交通船,熬过10多个小时艰难航程,眼看着就要上岛了,可又因风浪太大靠不了码头,交通船只得掉头返回,急得她泪水涟涟。

“今年坐飞机上岛,不但速度快,坐着也舒服。从空中俯瞰西沙群岛,就像欣赏洒落在碧涛上的一串串珍珠,真令人难忘!”三沙建市后发生的新变化也让她感慨万千,“基础设施越来越配套,生态环境越来越优美,我来了都不想回去。”吴丽娟的话得到了军嫂们的一致赞同。离开永兴岛时,小文雅特意取出“全班第一”的奖状给记者看。这次坐飞机上岛,也让她实现了把奖状亲手交给爸爸的梦想。望着小文雅纯真的笑容,记者不禁感慨:随着三沙迈入“航空时代”,三沙军民一定会像小文雅一样,实现越来越多的梦想。(记者 钱晓虎 特约记者 高 毅)。

对于芮银超来说,那次排除武装直升机故障的经历,使他瞬间明白了几年来一直没想通的问题:搞机务维护,勇气、热情是一方面,但细心和用心才是重中之重。那年,陆航某旅列装6架引进型的武装直升机。试飞阶段,其中4架飞机自动驾驶仪出现故障。俄方专家现场检查了一番,不知原因所在。又从国内叫来几个经验丰富的武装直升机专家。其中有一个60多岁的老专家,戴着一副老花镜,检查了凡是与自动驾驶仪相关联的所有设备,还专门调整了控制部件、滤波器、补偿传感器,测量了电阻值。

一个星期过去了,还是没找到故障所在。开故障分析会议时,芮银超列席。那位老专家说:这是一起罕见的故障,应当是各部件之间的耦合出了问题。芮银超思忖了一会儿说,应当是液压鸵机出了问题。俄方专家笑说,这不可能!芮银超说,我们可以现场试验一下。实在找不出原因,会议决定,就用芮银超的办法试试。结果,换掉液压鸵机后,故障排除了。俄方专家惊讶不已,连说,真没想到,这么一个难题,被一个中国士兵破解了。芮银超的第一学历只是初中,参军到成都军区某陆航部队之后,虽然也参加过多次培训,但主要还是靠自己摸索。

刚入伍时候,他深知自己文化底子薄弱,凡事讨不得巧儿,必须用笨办法来弥补。自己掏钱,买了大量参考书;遇到不懂不会的,就标出来,再找专业主任、机务队长和其他战友请教。有些设备说明书上英文居多,自己看不懂,就查字典一个一个用汉字标出来。笨功夫也可以成为一项硬功夫,再加上他的耐心、细心、用心,使得他的业务技术突飞猛进,经过多次“实战”,芮银超开始独立执行任务。到雅安某地随机保障,到西藏保障新机试飞,去云南参加军事演习……每一次排除故障,都是芮银超首当其冲,并且“手到病除”。

2005年,芮银超面临走留问题。此时,有一家地方公司通过芮银超带过的一个徒弟找到他,开价35万年薪,还承诺给他配一台城市越野车。芮银超拒绝了。他这样说的时候,对方完全不理解。部队工资不高工作累,还两地分居,照顾不了孩子,图什么? 这时,总参陆航部组织人员编写武装直升机相关材料,抽调芮银超参加。芮银超到那里一看,除了他之外,其他人不是在机务保障岗位上工作了二三十年的老技师,就是相关学院的教师和教授,就他一个士官。芮银超开始还有点怯阵,可实际编修起来,陆航部的领导发现,芮银超几乎门门通,经验之丰富,分析之到位,出乎大家的意料。

最终决定,让芮银超担任编写组组长。这在陆航部及至全军历史上也是前所未闻的。回到老单位,正值老兵退伍,就在芮银超准备卸下领花帽徽的时候,一个好消息传来,总部特批了一个特级军士长名额,专门给芮银超。芮银超听到消息,喜极而泣。20多年了,芮银超一直在机场、演习、训练一线用心守护战鹰。当其他战友向他请教的时候,芮银超总是说:“搞机务这一行,首先是严谨,要下足硬功夫。技术好、经验足也只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要有一颗心,耐心、细心、用心,时刻要想着怎么样才能确保战机在万里长空自由飞翔,指哪打哪,这才是做机务保障工作的核心!” 心声 心呵护战鹰 ■芮银超 我永远忘不了,2008年“5·12”地震后,我从单位的招待所路过,老远就听到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

我知道,那是牺牲的飞行员邱光华的家属在哭。那一刻,我眼含热泪暗暗对自己说,一定要当一个好特设师,一个直升机全能“冠军”,再也不要有战友牺牲了。从那以后,我把飞机当成另一个自己,时刻用心体察,及时发现和排除故障。慢慢的,我的直觉越来越灵,似乎和武装直升机心神相通。别人觉得我们的工作辛苦,可对我而言,每天看着直升机完成任务安全返航,便是我最快乐的时光。(图片摄影:高效文)。

刘峰纲 记者 故障

上一篇: 焦裕禄为看戏群众让座:领导不应把好座位占了

下一篇: 中国陆军获“苏沃洛夫突击”接力赛团体第一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1284